奔波营救我的校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丈夫進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被绑架,我早晨正准备上班,被警察骗到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三十一天。

东北的冬天特别冷,那年更冷。B校长领着村校长还有从吉林赶来的哥哥和弟弟到拘留所接我,原定是拘留十五天,后又加十五天。他们只好返回去,象镜子一样滑的冰雪路,一千多里的行程,一路的艰辛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

拘留期满,B校长、村校长和从吉林赶来的哥弟早早的等候在拘留所门卫,快十一点我才被放出来。

驱车来到本地一家饭店,哥弟想感谢B校长和村校长的全力帮助,在这一个月的奔波中让他们受累了。用餐中,B校长给我剥了一只大虾,双手送到我面前说:“二姐,老弟给你剥一只大虾,我二十八岁当校长,五年了,从来没被人象狗一样撵过来撵过去,看看老弟的眼睛。”说着摘下眼镜,三十三岁的堂堂男子汉委屈的眼泪已经从眼角流下来。

回吉林的路上弟弟开车,哥哥讲述着这一个月B校长的故事。他不知跑了多少趟教育局说了多少好话、顶住了多大的压力,才保住了我的公职,还不辞辛苦的几次到拘留所看我,被警察象狗一样的撵来撵去。三十天到期不放人,推说明天到期。三十一天他们早早的来接我,等到十点还不见放人。B校长越等越气,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破口大骂。当时在场的警察一愣,质问:“某某某是谁(我的名字)?”“某某某!我二 姐!”B校长毫不畏惧,还故意把“姐”字加重加长(我在家排行老二)。警察不再敢怠慢,马上打电话汇报上级,而那些上级都回家准备过年了。

因为我被拘留,株连到单位B校长和村校长,他们的年末奖金被扣发了。若干年后,当我又因为发《九评》被人构陷时,市610王姓负责人拍板判我三年,点名就叫我進(监狱)去,我又被绑架到派出所,B校长马上打电话给他在派出所的同学说:“你赶紧给我捞人。”期间的情况我一点不知道,而这位校长从没在我面前提过这些事,多少年后我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

九九年这位校长在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中,他没有恐惧,是他挺起胸膛站在我的前面为我遮风挡雨,我除了感谢还有感动,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个这样的男子汉为中华民族筑起了正义之墙,那真是感天地泣鬼神。

风雨中守候在我身边的校长

由于并校后遗留的问题,下设村校没有新一年级班主任。本来对并校就意见很大的农村家长会借此机会上访闹到教育局,麻烦事就会落在新任校长身上,新上任的A校长心急如焚。A校长找到我,他是听原来校长的推荐认为我是最佳人选。原来的校长明白真相,对我很了解,也曾几次全力的抵制邪党对我的迫害,她常常对其他同事说某老师(指我)很善良、很正直。

那天找我谈话,A校长的语气是在恳求,透过他戴的眼镜,我看到他那焦急求助的目光,那情景好象只有我能帮他渡过此关。我马上想到了师父讲过的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 我平静的笑了笑说:“我去。”A校长听到我的话如释重负,一个劲的说:“谢谢大姐!谢谢!”

当过小学教师的人都知道,新生一年级开始第一个月最累,更何况我到了快退休的年龄,按惯例是要分配清闲的工作或可以找种种借口请假不上班。我乐呵呵的接受,大法师父教育我要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接任后,A校长每次乘车去偏远的村校,都要走進教室看看我,关切的告诉我:“千万别累着,累了就歇歇,要注意身体。”我是修大法后才有今天的健康身体。没修炼的时候我患有心脏病、脑神经病、混合痔、乳腺增生、腰脱、眼干舌干等多种疾病,如果没有修大法,我能不能活到今天都是未知数,更谈不上胜任这份工作。

临时班主任告一段落回到幼儿园,没想到赶上幼儿园评星级标准园、回迁、招新生,工作量是原来的几倍。有的教师看到我那么辛苦心疼的劝我说“请病假”,纷纷替我抱打不平。我照样是乐呵呵的尽职尽责。他们哪里知道师父要求弟子要做到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的好人。备检期间,园长累倒两次,哭了好几次。A校长多次关切的说:“累了就歇歇,评不上没事。”后来标准检查验收,领导知道我们只有两个人时,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并对同事说:“看看我们四、五个人还喊累,看看人家。”

经评查我们幼儿园达到星级标准,在我快退休时,园长几次说道:“没有某老师就没有幼儿园的今天,再也找不到配合这么好的人了。”几次在园长面前,我一提要走,她就眼含热泪迅速离开我,后来我不再提此事。我们后来分别时流泪、拥抱,再流泪。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近七时半,那天是周一,下了一天的雨。我们正在班上准备接小朋友入园,A校长领着一位身材细高、穿着便衣的中年男子,他没出示任何证件,非要让我去派出所一趟,协助调查一件事,我几次拒绝、不去(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他们也是用这样的骗人说词把我找去,最后将我非法拘留三十一天)。僵持了十多分钟后,A校长说:“我陪某老师去,但有一个要求,怎么去的,怎么给送回来。”那名便衣警察答应了。

到了派出所,在局长的侮辱声中,他们强行在老虎凳上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拉扯中我的小手指被手铐夹出血。所谓的“原因”是我丈夫与朋友去北京办事,他们窃听了我丈夫的手机通话后,就在本镇紧锣密鼓的上演了一出围捕所谓法轮功上访的联合截访行动的闹剧。

A校长目睹了局长暴力执法的全过程。在我被非法扣押的六个小时中,A校长始终在派出所守候。下午一时半,派出所用车送我和A校长回校,路上他一个劲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想而知他是多么担心,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我一个弱女子所承受的无辜迫害。在他的面前,警察都下得了手,在无人处那些酷刑会更残酷、更令人发指。因为过了午饭的时间,他打电话告诉食堂负责人给我热饭,并说他请客。那天他吃了很少的饭菜,我明白他完全是为了安慰我才勉强咽下几口饭。他心痛自责,心里很不好受,让我受那么大的委屈伤害。我平时饭量很小,那顿饭我故意多吃点好让他放心。说心里话,我十分感谢他在风雨中的陪伴,在那特殊时期他还能真诚的守候期盼与我共同平安归来。

当年八月我正式退休,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边双手合十,一边说:“某老师,功德圆满!”当我再次表示对他的感谢时,他平静的说你在这个位置上,你也会这么做。临走时我把宝书《转法轮》留给他做纪念,他愉快的接受了。

事后,我给那位局长写了封劝善信,亲自送到派出所,以一个大姐姐关心小弟弟的口气写的。修炼没有敌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他们用善的、正的力量在抵制这场迫害

尽管中共撒弥天大谎欺骗世人,让人们仇恨法轮功修炼者。但谎言被一个个揭穿,觉醒的世人在用他们善的正的力量抵制这场迫害。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到了中午小警察叫我与他一同吃饭,我说不饿。他眼睛看着我说:走、走、走,去吃饭,不去不行。吃饭时叫我多吃点,还关切的说:要吃饱啊!另一个小警察听到我没事时,跑下来赶紧把他的手机给我,让我给校长打电话报平安。

当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人报警时,那位小警察在电话里漫不经心的说:没有时间出警。与警察唠嗑,他说:我们对你们还行(言外之意我们都不管你们啦)。警察走访到大法弟子家,要等到下午三点以后,進门还说:你们学完了(学法小组三点结束)。

遇有特殊情况时,副镇长打电话告诉把家里东西收拾收拾;同事在我有危险时赶紧帮助处理敏感东西。

大法弟子们在传播着善的种子,这些善的种子正在我们身边悄然绽放,一朵、百朵、千朵万朵在佛光的普照下竞相怒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