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骚扰时的一些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四月份有很多同修受到骚扰,我也是其中一个。那天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说:那些人要找你呢。结婚后我的户口没动,还在娘家,有时派出所会通过母亲联系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想:可能是自己这一阶段不精進了,得抓紧了。就没再想,对此事也没有认真的发过几回正念。

又过了二十多天,母亲又打电话来:“这些人逼着你爸让明天带着他们去你家。”虽然不是很害怕,但内心还是动了一下。正好身边有同修W,我俩交流,不能这样被动,被他们左右,要主动出击,变被动为主动。

下班后,我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他说:“我是新调来的,现在想给你们做个解脱,以免将来儿女考学时受限制,也是为了你好。”我说:“如果要为这事,那你们就别来了,来我也不会签,你们还白跑一趟。我在哪里都是个好人,也根本没有违法,你们用不着来。”他说:“你不签,我们也要去,你不愿让我们去你家,咱们约在外面见也行。”他们就是要见我。我本想答应见他们,可是又想这是不是在配合他们?于是我说:“不见。”

回家后,我把情况和同修Z说了一遍。Z说:“如果他们执意要见你,那也是躲不开的。其实站在救人的角度上看,见也无所谓,给他们一次得救的机会也挺好的。”我说:“如果见是对的,那我就见,可是这是不是在配合他们呢?”

Z走后,大姐来了,她得知始末后问我:“为什么不见?你怕吗?”我仔细的体会:“不见的根本原因是有那么一点怕心。”大姐问:“是谁在害怕呢?”我一下明白了:“是旧势力、是邪恶在怕,正法触及到它们,真正怕的是它们,只不过反应在我的思想中。见!”就在那一刻,我感觉身体里一下子消去了很多东西。

还不到五分钟,母亲又打来电话说:“你不要见他们,这些人可狠了。”我发觉邪恶在利用母亲的怕心来吓唬我,让我退缩。真退缩了那才是上当。

第二天,我给派出所打电话,他们说所长不在。我一共打了三次,每打一次都觉的突破了好多东西,越打内心越坦荡。最后一次打通了,所长说:“五一马上放假了,上班后再约。”我想这也好,给我些时间清理背后的邪恶因素。

这时有个同修提醒我:“遇到问题向内找找,看看三件事做得怎样,半夜发正念起来不?晨炼起来不?睡不睡回笼觉?”哈,这几个问题句句说到重点,全都是问题,自己太懒惰了,这几样都没做好啊。改!

到了星期一,他们上班了。我又给所长打电话,有几个同修也在我旁边陪着发正念。所长说:“今天没上班,等上班后再商量什么时候见你。”我说:“我可没时间总给你们打电话,我还得上班,也挺忙的。我手机也不经常开机。”他说:“没事,能找就找,找不着你就不找了。”我说:“那也不能再去找我爸。”他说:“那行那行。”他紧忙就挂了。

过了十天左右,母亲打电话来:“他们又来找你爸了,非要见你不可。”爸爸也打电话来问怎么办。我觉的常人在为我承担,他们很难,不能指望常人替我扛。我说:“爸,我找他们,以后你就不用管了。”

问题还没解决。我思想中偶尔返出这样的心:我原来做过取保候审,他们是不是想進一步迫害呀?但立刻意识到这不是我想的,是旧势力意图强加。我对旧势力说:你们怎么想也不好使,我师父不同意、不承认你们就不好使。

师父讲:“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1]

想到这,我觉的身体热得不行。

我又想: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他们是最可怜的。他们也是众生,当初也抱着对大法的正信下来的,旧势力的参与让他们成为迫害者,大法弟子是他们的希望,见吧。这是他们在争取得救的机会。

同修W说:“你也不用为了证实自己不怕而去见他们,他们不配。”我没说什么,心意已决,得救没有谁配谁不配,慈悲没有选择。直到见他们的前一刻,W还在说:“有同修建议你不要去。”我说:“邪恶是邪恶,人是人,还得分开对待。”其实同修W一直帮忙联系同修告诉那天为我发正念,包括上次打电话时几名陪着的同修也是她联系的,她也希望我能走出来面对,也说这都是好事,只不过有些担心我而已。

我把派出所的人约到我所住的城市,是下午两点多。上午时我一直在背法,能感受到师父和同修们的加持,这一上午整个身体被能量包围着。

到了约定地点,看到来了很多同修。派出所的人费了一些时间才找到约定地点,他们有的人嘴唇、嘴角都被风吹得干的绷皮了。我突然发现被操控的人也很不容易。我一边笑一边说:“我有什么不让你们放心的呀?还非见我不可。”他们说:“上边要求,我们也没办法。为了联系上你们这样的,我们前几天还去趟北京呢。必须找到。”

他们要给我录像,还说:“你可以什么都不说,我们只为了证明找到你了。三两分钟就行,不然交不上差。”我犹豫了一下:让录不对,属于配合,如果不录,他们来一天了,就为这事,僵在这会影响他们听真相的心情。考虑一下,我说:“好吧,那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们听听我的真心话吧。”

于是我就讲开了:“你们来做这些,我能理解你们,因为社会现在这种状态,大学生遍地都是,都没工作。象你们这样能有个正式工作很不容易,待遇上养老啊都有保证。你们都很珍惜 ,不想失去这份工作,我理解。可是我告诉你们,法轮功真的很好。教人向善。共产党搞无神论,不让人信神,人为所欲为,搞了那么多的运动,破坏了人的传统和道德,使人只看眼前,不考虑将来。现在的人没有了正义,没有正直可言。在我眼里,警察应该是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可是你们为了饭碗被这个党逼着迫害我们,我妈那么好的人,硬给送到监狱里关了四年,现在你们又把我们这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当成黑恶势力来打,你说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你说这个党不是在毁人吗?”

他们都没有反驳,一直在听。因为周围发正念的同修都是加持他们能明真相,所以场面非常祥和。综治办的人说:“你这样将来会影响孩子上学。”我说:“人各有命,每个人的仕途都是天定的,我只能给他们积德,告诉他们行善。”大姐和同修Z也在给另两个人讲真相。他们一直都很客气,直到上车离去。

等我回来,同修围过来说:“你咋能让他们录像呢?录像是为了人脸识别大数据迫害你用。”我也觉的没做好,没达到标准,想救他们,反倒让他们犯了罪。心情很沉重。这时过来一个同修说:“让它不好使,录不上不就得了吗?”

回家后我心里更觉的沉重,反倒没了正念。同修Z说:“如果你单纯的觉的没做好,不会这么沉重,你是有心了,是不是觉的录了像会被迫害?人脸识别大数据本身就是要否定的东西,你不要再引申联想了。一百个人做会做一百个样,听到什么也不要动心。而且事情过去就不要再想了。”

同修说的太对了。我怕丢名,怕大家会说我,有证实自己的心,还有怕被迫害……都说到我心里了。我想,听真相不犯罪。事已至此,录不上真的才是最好的,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他们不犯罪。

当晚,我接到电话,我在一家商场买的东西中奖了,中的是一百元加油卡。这些年买东西从没中过奖。我和姐姐都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让我们加油啊!

又过几天,见到一个同修,她说:我们那小组都帮你发正念呢,让警察录不上。我听了很感动,同修们真的不一样了,没人让我躲起来,都在给我添正念,都在默默配合。有师父,有大法,有同修,真是太幸福了!

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中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