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反迫害和救人

更新: 2019年07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五、六个警察非法入户,我在家中被绑架。

在没出示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他们非法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后。我本人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因所谓的证据不足,我被取保候审。经历了一年多的正邪大战,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不断的点悟下,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善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讲大法真相以救人为基点,解体了邪恶对我的这场迫害,最后以检察院退案,公安局放人而终结。

现把这次经历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向内找,在大法中归正自己,邪恶自灭

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后,脑子想:“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开始静下心查找自己,有哪些人心被邪恶钻空子了。

1、在被绑架前不久,有同修告诉我说:“某某某说你修炼出问题了等等。”我一听就着急了,心想这可不是小事,就想找那位同修问明白,可我又不认识她。她凭什么说我哪有问题呢?最后没找到她。现在我静下心来想一想,当时我为什么那么着急,急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心?那就是怕自己犯错和怕修不好的心,深挖下去,为什么怕?不就是保护自己的心吗?再深挖下去,就是怕被迫害的心。师父一再告诫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2]。其实就是怕被迫害的心招来的魔难。

2、还有一念不正。因当我看到全国范围内邪恶的“敲门行动”后,心想我怎么对付他们。看了师父讲法后自己又悟到应该用常人的法律反迫害,当时脑中闪出一影像:我在法庭和邪党法官们讲法律,讲大法真相。还觉的念挺正。其实是基点错了,没有用大法来衡量。师父讲过许多关于不承认旧势力迫害的法,我却没有及时否定,就被邪恶加强和扩大而钻了空子。这就是求被迫害的心惹的祸。

3、保护同修,从表面上看没错,可是任何事都得用法去衡量。当我被绑架时,我想:一会儿有几个同修要来我家,我和警察讲常人法律发正念的同时,又怕同修被碰上,就想把恶人引开,我喊着“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被绑架到警车,被带到公安局关進看守所。到看守所后一听到开门声,就想:可别是同修被抓。审我时,他们总是围绕着:谁给你的资料,男的女的,胖的瘦的,重复问。我明白了、认识到这一念是在证实自我,真正能保护同修的是师父,师父说了算,你一个修炼人有何德何能,自己都保护不了,妄谈保护别人。

4、大法书籍等被恶人抢走,我心里很难受。虽然发正念,可由于心性没到位,很无奈,心里很纠结。后来和同修交流,同修说:如果是我,我就发出一念,我的东西谁都不许动,也动不了。师父讲:“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3]如果把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当作自己的生命,邪恶敢动吗?念到功到。听了这话我很惭愧,这是境界。我向内找,根子问题是信师信法打折扣。对法没有那么珍惜,没有实修造成了损失,留下了遗憾。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除此之外还有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亲情、同修情等不好的人心。

针对这些人心发正念清理自己:这些人心都不是我,我不要它,把它清理掉。然后,立掌清理加强和扩大这些不好人心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二、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恶,正念救人

从看守所回来,主办案子的警察仍抓住这件事不放,扬言至少判我七年。当时我不为所动,因为我没有把真相资料当作犯罪的证据,它是救人的法器。师父讲:“传真相是神的安排”[4]、“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5],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对像。我本着这个原则,总结一下围绕着案件的问答。

警察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

答:从低层次上说是为了祛病健身,从高层次上讲他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修佛的,得正果,功成圆满(我意在破除他们搞政治的邪说)。

问:资料是你做的吗?

这个问题不回答。我反问他们:做资料违法吗?因为我知道只要你回答就在配合邪恶,你说出同修就形成犯罪链条,给邪恶判你的借口。

问:家中存些资料干什么?向别人宣传或散发过吗?

我不正面回答。而反问他们:《宪法 》第36条不是讲信仰自由吗?资料内容是教人向善,做好人违法吗?它给谁造成伤害了?谁看到它致残了?谁看到它疯了?没有。那是在救人。因为《两高解释》是违法违宪的,它没有立法和解释权。而在邪党两高文件里就规定:只要是你制作的,只要你宣传散发了就判你。但是我不怕邪恶怎么规定,因为他们说了不算,我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关键是不能让同修被牵连被迫害,也不能因为我而害了所有涉及我案子的人,他们也是被救度的人。师父说:“救人是目地。”[6]

问: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吗?为什么不签字,不承认资料是你的呢?

答:我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7]我这样做是为了救你们。

三、用大法归正自己,善用常人法律,讲大法真相救人

在一年来的反迫害救人的正邪大战中,经历了几个回合,换了几个书记员,在学法修心中师父不断的点悟我,看护着我。我得以進一步明白常人法律和大法法理,让他们都明白了真相。

一年后的一次询问中,他们还是问我同样上述问题。

我开始就说: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我一律不予回答。(因为师父让我明白了,只要你回答就是配合。)我反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法律依据入室抄家并绑架我?他们说根据刑法300条。

我问:内容是什么?答: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我问:邪教是指谁?请出示法律条文。他找了半天也没找着。最后他说:一九九九年民政部和公安部的联合通知:关于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的通知。

我问:这个通知能代表法律吗?这两个单位有立法权吗?它不是违法违宪的吗?他说:有内部文件。(指两高解释)

我说:内部文件是法律吗?那不是以权代法吗?我有法律依据证明邪教不是指法轮功。第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发布《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和公通字(2005)39号的14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第二,2014年6月2号《法制晚报》重新认定的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第三、就是两高解释中也没有法轮功字样。第四,2011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关于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中,其中第99条和100条明确废止了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的文件。综上所述,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因为“法无明文不为罪”。真正违法违宪的是你们。

四、对办案的警察没有怨恨心,只看他善的一面,不看他恶的一面。

在我的层次上理解,我所说的善的一面是指佛性的一面,讲真相启迪他的善心。为什么不看他恶的一面?因为师父开示我们:“我们看到那些个对大法态度不好的,对大法弟子很凶恶的,那这样的人其实他也很可怜,他其实也是被中共造谣的谎言给毒害了,所以他才那么干的。”[8]“恶人的表现,那是邪恶在后面撑着干的。”[9]他们把我从看守所接回来,主办我案子的警察由于中邪党的毒太深,表现的很邪恶。扬言说:我就不信把你扔不進去(指监狱)。还说我是本市的大案要案等等。不放我回家,连夜审讯。并声称如不签字交代的话,就再送進看守所。

在审讯时,我就是不配合。这时没电了,他只好放我回家。

我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大法弟子,孩子们对举报我的人和他都恨透了。可是从大法中我明白,是被另外空间旧势力、烂鬼和共产邪灵操纵干的。师父说:“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10]“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10]回家后,我把他主元神调过来,叫醒他的主元神。然后清理操纵他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每天三十分钟,持续十天。他的态度随之发生很大变化。他再审我时,我真诚的对他讲:“我不恨你,这是你的工作,我们是有缘的,也可能我前生前世欠下你什么,这次我还了。”我又说:“把一个做好人的人,一个老人,一个修大法的人抓起来迫害,你的良心哪去了?你想到没有,她的亲人多痛苦?我前生前世欠你的,这世都要还。而你抓的是好人,是修大法的人,而且听你说给扔進去的不仅一个。你得造多大业,有多大的罪?而且完全是违法违宪的。你怎么办?”当时我心很酸都要流泪了。他脑袋耷拉下来,说:“我遭报吧!”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接着又和他讲法轮功真相。他明白了,不干了。我知道因为我心性达到法对我所在层次的标准要求,在另外空间,师父替我承受了,替我把债还了。

谢谢师尊对弟子的保护,表现在人这一层就是警察从此对本案放手了。

五、无怨无恨,用慈悲心善待举报我的人

在看守所里,听刚被绑架来的同修说:“某某某把你出卖了。”我当时的第一念是:“她得造多大的业啊,她将来怎么办?太可怜可悲了。”我有时想:“我哪做的不对了?可我不太了解她。”当时我想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该还的就还,对我来说是好事。所以我出来后发一念,我应该亲自找到她,告诉她,我不怨也不恨她。因为我这一念,师父就安排我见到了她。她和我说,警察怎么威胁她,怎么恐吓和逼迫她,又骗她。她在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把我说出来,痛哭流涕。我告诉她:我不恨也不怨你。咱俩前生前世结的可能是恶缘,师父说:“大家知道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什么理啊?就是我们所讲的善恶轮报,就说你做了任何不好的事情你得还。好事结善缘,恶事结恶缘,目地是为了了结。”[11]我前世欠你的,这次还了。咱们不是人与人的事,是另外空间邪恶操纵利用人心干的,被邪恶钻空子了,这回咱俩谁也不欠谁的。都是好事。什么都不想,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她很受感动。又走入大法修炼。

结束语

经历了一年多的正邪大战,反迫害的过程,每一步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和点悟下,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闯过来的。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怀〉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为你们歌唱〉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8]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11]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