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去乡村讲真相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二零一八年底,二零一九年的明慧台历下来了,同修们都开始拿着台历出来讲真相救人。我不想落下,我是上班族,不能象同修阿姨那样每天去集市上或各种人多的地方讲真相救人,于是就利用上下班的时间,骑电动车,在路上遇到有缘人,给他们发送台历讲真相。

因我工作的单位刚刚搬迁到郊区,上班的路上能经过村庄,我就将每天早上从家里出发的时间提前半个小时,骑着电动车穿街转巷,给有缘人发台历。渐渐的天冷了,雪天也多起来了,我就买了车,开着车上下班,下班后,开车到工厂附近的村庄发资料、讲真相,一直延续到现在。

下面我将这几个月来,利用上下班时间开车讲真相的所见、所悟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我利用手机上的地图软件将工厂附近的村庄一个个的列出来,每天去一个村庄,在这个过程中,我象云游一样,走过一个又一个村庄,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

去掉怕心

去村里救人,首先面对的就是满天的摄像头,现在农村的街道上基本上都装了摄像头。我每次去讲真相的路上,先发出一念:让所有的监控设备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解体这些监控设备背后的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请师父加持让恶人坏人都看不见我,让有缘人出来接真相。

看见村里人,我就笑着迎上去,象老乡一样先拉近距离,再递上台历或者真相资料(有时会赠送对方刻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精美挂件)。一般对方都会接受,也有不接受的,在这个过程中,真真切切的意识到大法弟子的心能改变一切。

有一次我心理状态有点不稳,隐隐约约的总是能感觉到怕,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走進村庄,给一个大叔送了一本真相资料,他拿过来翻看,一声不吭,我不论说什么他都不说话。最后我要离开了,他看着我说:“现在正在抓的就是这个,你还敢出来发?”然后拿着资料走了。

我呆在原地,不敢动弹,因为我感觉到怕的物质笼罩着我,怕他举报我,我不断的发正念,否定清除怕的物质。等他走远了,我才开始往停车的地方走,边走边想:他会不会记下我的车牌号?边走边看他,发现他也在看我。

我转身向着背向车的方向走,想起师父的法:“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1]为什么今天我会碰到这样一个人?似乎就专门冲着我这个怕心来的,我怕什么,他就表现什么。

后来我听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中提到,众生都在等着他们的主和王救度,怎么会害他的主呢?我之所以如此的害怕是因为,我没有怀着一颗救人的心,而是以一种做事心,在完成任务式的做,用常人的思维在想这件事,把眼前的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将迫害的表象看的太实。

于是我延长了每天发正念的时间,清理自身怕的物质和阻碍众生得救的人的观念,众生明白的一面肯定在渴望他们的主救度他们,我更加注意清理我的空间场,讲真相前注意清除众生背后阻碍他听真相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

去掉党文化急躁心、功利心

一次遇到一个大叔带了一副有色太阳镜,我递给他一本台历,他接过来就匆匆走了,我心想得让他三退啊,想追上去接着跟他讲,但是他走的很快,似乎没有意愿接着听我讲。我没有再追,心想随其自然吧。

后来我再次去这个村子时,碰到一个大叔,我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他,定睛一看,这不是之前戴太阳镜的那个大叔吗?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我,说:“我看见你两回了,你们这么跑,有人给你发工资吗?”我说:“大叔,你看我们顾不上吃饭,利用下了班的时间来给您送资料,就是为了您的平安啊!”他若有所悟的看着我,我又问:“您入过党团队吗?”他说:“我是党员。我在街上经常接到你们的资料,根本就不看也不信。”我说:“大叔,也许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再见面了,但是我不想看到您错过机缘,今天把这个平安的秘诀告诉您,赶快退党保平安,我用个化名洪福给您退了吧!”他点了点头。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众生得救不容易啊!

以前我总是关注我的三退名单上有多少人名,今天退了几个,昨天退了几个,带着一种党文化的急躁心和功利心,还是为了完成任务,真正用心了吗?想起师父的法:“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2]

修出慈悲,为他的心

一次去一个村庄,将车停到一个摄像头的盲区后,我就开始拿着资料和挂件寻找有缘人,这村的人接受的还真不错,几乎没有反对的,我带的资料基本上快发完了。正当我回去找车时,发现有一辆黑色SUV正挡在我车头前面,我的车根本动不了。我心想,是不是师父让我接着再讲几个,把东西都发完吧。于是我又讲了几个,回去一看那个黑色汽车还在那,远远的看见有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年人在看我,我感到应该就是他的车。我心里纳闷,这两个人似乎在观察我。

我上前去问:“大哥,这是你的车吗?”他反问:“这是你的车?”我说是。他当时就双目圆睁大喊起来:“你没看见这是个过道吗?你把车停在这你还打算让别人过吗?”我心里一惊,赶快赔礼道歉:“大哥对不起,我是新手,没有经验。”“这根本就不是经验不经验的问题,我今天都不打算走了。”我心里又一惊,不停的道歉:“我错了,大哥。是我错了。”他看我诚心道歉,这才慢慢走到车前,跟他的父亲道别,将车开走了。我赶紧上车,临走还跟他父亲道歉,他父亲还在不断的指责,我赶快将车开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不断的找自己,做事不考虑别人,光想着别被监控照到,却没有为他人着想。师父提醒我们:“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3]

结语

几个月的时间,走过了几十个村子,有的村子,在整个过程中遇到的人,没有一个反对的,见一个退一个。有邀请我到家里吃饭的,有问寒问暖的,有提醒我要谨慎注意安全的,真心为这些明白真相的众生高兴;也有的村庄,有的人不接受真相,威胁要报警的、说各种讽刺话、下流话的,每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回来首先找找自己的执着心,挖出来自己的党文化、怨恨心、色欲心,一个一个的发正念清除。

一天我劝退了一个村的几个人后,准备离开,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向停车的地方走,猛一抬头,发现墙上写着两个大字:坚持。我心里暖暖的,立即意识到是师父在鼓励我。此刻,所有在乡村讲真相中遇到的沮丧、踟蹰、犹豫、怀疑和恐惧,一下子化为乌有,我知道我这条讲真相的路走对了,我要继续努力,救更多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