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破除旧势力迫害的经历

更新: 2019年08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我在面对面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被劫持到了当地派出所。我不停的给警察讲真相,看管我的几个警察愉快的听着我讲真相,场面很是轻松快乐,我们就象老朋友一样。一会儿,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让把我关起来。他们把我关起来了,我还不断的给他们讲着真相。

后来开始提审我,他们让我坐犯人坐的椅子,我拒绝了,我说:“那是犯人坐的椅子,我不坐,我是有信仰的人,不是犯人。”他们强制让我坐在了椅子上,我问他们:“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家里孩子还小,我必须马上回家。”他们说:“走完程序就让你回家。”

他们问我:“要不要聘请律师?”我说:“我没有犯罪,我是做好人的,谈不上聘请不聘请律师。”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突然我的大脑中打入了“零口供”的意念,我就不再说话了。他们强迫我回答他们的问题时,我就只说不知道,不清楚几个字。

我又问他们我什么时候回家,那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实话告诉你,你想回家,你想的倒美。”我否定了他的说法,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只走大法师父安排的路。”

他们审讯完了,让我看审讯内容并签字,我看了一下,上面如实的记录了我对所有审讯内容都做了“不知道”“不清楚”的回答。他们让我签字,我拒绝了。

他们问我,让不让我丈夫过来给我送饭,我拒绝了,因为我的丈夫没有修炼,我不愿让他看到我这样,对大法产生误解,而且我不愿让他用常人的方式把我救出去,我要自己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堂堂正正的回家,而且必须马上回家。

他们又把我关了起来,并让一个人看管我。我开始坐下来发正念,解体派出所空间场内的邪恶,全面否定旧势力对我迫害的安排,我必须马上回家。

时间一点点的在过去,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还没有回去,丈夫该有多着急。而且我被关在这里,谁也不知道,我要求看管我的警察通知我的丈夫,他拒绝了,我问他:“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他说:“不知道。”

我开始求师父,我想:“我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不能让旧势力抓住我的漏洞加害这些警察,我有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必须马上回家,弟子能力不够,正念不足的地方,请师父加持我,我一定要马上回家。”

我又想:“我是不应该被迫害的,旧势力没有资格迫害我。”

刚想到这里,突然外面喊让放了我。我被放了出来。

他们要用警车送我回去,并上我的家里搜查一下,我拒绝了,我说这样影响不好。他们提议让丈夫过来,我同意了,他们又把我关了起来,等我丈夫,我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父不要让任何人动我的大法书,我丈夫是一个好人,不能让旧势力利用他对大法犯罪,这些警察们也是好人,不能让旧势力利用对大法犯罪,谁也不能动我家里的大法书。

他们让我丈夫领着上我家里非法搜查了一下,保险柜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他们却没动我放大法书的柜子。我感谢师父的加持。他们拿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什么都没搜出来,又归还了我(可见装全盘加密系统是何等的重要,注意安全是何等的重要)。我的钱包等东西他们也都归还了我,我打开钱包,发现里面除了钱没了,其它的东西都还在。

回顾被绑架的整个过程,开始我给了一个年轻女子一份真相期刊,便向前面走去,可我回过头去,看到那个年轻女子走向了警察岗亭,我没有正念否定,思想中想,他是不是去举报我了,结果就是发生了举报的事。警察找我,我起了怕心,向前面跑去,结果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假如我心态坦然,不跑,他们也不会发现我。是我的人心造成了我的被劫持,是我对不起那个年轻的女孩,是我的人心让旧势力利用了她来迫害我,我求师父让她遇到比我修的好的同修,给不明真相的她讲明真相,使她得救。

我被绑架后,面对那么多警察,没有了怕心,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而且我不停的发正念。我没有想过我要被迫害,我一直在想我要立即回家。旧势力没有迫害我的理由,如果我有错,我会在大法修炼中归正,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发自内心的祈求师父加持,我不要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我完全没有了自己受不受迫害的想法,完全站在了对方的立场上为对方考虑,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谢谢师父解体了这场迫害。

我还有许多地方做的不足,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