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闯出邪恶的监狱的

更新: 2018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二十一年走到今天,全凭师父的呵护。这里交流的是我是怎样闯出邪恶的监狱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十点,我在同修家串门,正好碰上去绑架同修的警察,把我也给绑架了,送到看守所。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送到医院体检,血压123-230,派出所的警察叫我输液,我不输,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把我送到看守所。警察骗他们说没体检,先收了。我大声说体检了,我高血压,他们不让我说话,看守所就收了。

第二天,大冷天叫我洗澡,叫穿号服,我不穿,送到过渡号。吃早饭后,两个副所长来看我,大家都在看电视,我在盘腿打坐。号长想把我腿搬下来,我大声严厉的说:不许动我!号长想打我,我说:你敢动!当着所长的面,你敢打我!他没敢动。所长问我情况,我想到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不配合,不报名,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心里想着坚持七天,给同修转移我家里大法资料的时间,使大法不受损失。

三天后,家里人找来了,派出所签了拘留证,叫我签名,我不签,他们就叫家人签。看守所所长找我谈话,跟我拉近乎,叫我写“认识”,我告诉他法轮功是合法的。每天叫写东西,我不写,他就自问自答写了个东西给我看,我说我没说这些话,不签,他说那就给你加刑,我说你说了不算。他气的撕了,就走了。

第二次在办公室谈,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一亿人在炼。你们到香港澳门去看看,大街上就有人公开炼。一国两制也不可能在大陆是坏的,到香港就成好的了。有一旁听的警察诬蔑师父。我严厉的说不许诬蔑我师父,我师父是来度人的,好的很!是你快得癌症了。他说我咒他。后来全所都传开了,说某某警察快得癌症了。

过年后,我就开始炼功,進来人,我就给他讲真相,七、八个人都明白真相三退了。第一次非法开庭时,我把三退名单写在起诉书上,很巧妙的给了同修。第一次非法开庭,我自己辩护,判我七年半,我不服,上诉。中院答复:这次开庭是非法的,不符合法律程序,退回重申。

第二次非法开庭还请了律师,还是判七年半,我不服,继续上诉,三个月后,中院回复维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元月,我被劫持到省男子监狱。当天,监区负责人找我谈话,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七十六岁。问我“转不转化”?我说:肯定不“转化”,我们都在做好人,往哪转?他说:你是不是想坐牢坐满七年半?我说:你说了不算。随便你,你们不是有好多刑具吗?尤其对待大法弟子,不是有很多邪恶的招吗?他说:算了,你走吧,走吧。

下午两点半,号长、帮教、包夹犯人都来了。因我啥都没有,他们就从生活上关心我,想感化我,他们认为進来头七天是黄金时间,这几天不转化就不好办了。第二天,帮教就来转化我。说了很多监狱的邪恶手段,不听就关小号,把你关到没有摄像头的房间里,打你、骂你。我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什么没见过,文化大革命、军管、打人、骂人。他们看威胁不成,就软下来了,说:随大流吧,“转化”后,可以减三次刑,住个四、五年就出去了。我说我不在乎。

帮教自称是炼法轮功的,我就给他们讲:师父度我们多不容易,在轮回转生中多次找到我们,吃了不少苦,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把身体洗净,还给我们下上金光闪闪的法轮,我们在史前跟师父签了约,是带有使命的。你们出了事,不是找自己哪没做好,而是被邪恶“转化”,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你们对的起师父吗?你们摔倒了,不赶快爬起来,继续往前走,还来“转化”我,你们是助纣为虐呀,你们还有未来吗?不危险吗?快清醒吧。他们说他们后悔了,现在咱们开始学法吧。我说:你怎么会有大法书?他说警察可以上明慧网,从网上下载来的。我说咱们一人一段轮流念,他不让,说他念。我说,从你们那出的东西,我都不听,都不是师父真正的法。我看看那本书,是把师父各地讲法重新编排打印成九监区汇编,都是假的。我说:你们敢改师父法,一定会遭报的。

他们没办法,就全天监视我,把我吃、喝、拉、撒、睡的情况如实汇报,每天量两次血压,低压110-120,高压190-210。他们拿我没办法,就开始严管我,白天不许放风,不许到澡堂洗澡,不许下楼晾衣服,不准购物。我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招都没用,我的警惕性是很高的。你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转化”我,你们好挣分,减刑,我不会上当的。我既然来了,就要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我每天发正念,背论语、洪吟及其他经文。发正念非常管用,每人发一本绿皮的书,全是诬蔑法轮功的,用来洗脑的,我不要,后来,其他人的也收回了。

师父说:“而那些个没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来的,就看着他们的神一面的身体一层一层的往下化掉。”[2]半年的时间,我把帮教也转过来了。他问我他现在该怎么办?我说你把我讲真相证实法的话都如实汇报上去,就行了。他说会不会加重迫害你?我说不会。每周四汇报,这也等于给警察讲了真相,其他帮教也在听。

七月份,狱方拿我没办法,说停止“转化”,注意观察身体状况。我不吃药,他们就偷偷的往我茶水里放药,两次都是我上厕所时,被我发现了。有一次帮教问我修炼前有什么病,我说有肺结核、肝炎,全好了。第二天就叫我去医院检查。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如果他们要迫害我,就显假相。结果啥病没有,他们放心了。

后来只要来人,我就讲真相、劝三退,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要保护大法弟子。是炼法轮功的,以前监狱的所谓“转化率”几乎百分之百,现在几乎没几个转化的,他们猜是我在起作用,就把我调到老年区。那里有一个同修,被非法判十二年。我告诉他一定要坚定。他说,没做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家。后来他写了严正声明,交给狱方。

还有一个学员,在看守所得了尿结石,尿不出来,進来后,输液好了,他就转化了,还做所谓的“帮教”。他有文凭,有写作能力,在诬蔑大会上,不敬师父,影响很坏。接触我后,明白了,知道错了,就写了严正声明,就把他弄到严管区了。有一个狱警也明白了,委托我出来给他写声明。狱方怀疑是我干的,就又把我弄到严管区了。

我每天还是背法、发正念,大声讲真相,他们拿我没办法,打又不能打,医生说血压太高,如果血管破裂,会出人命或是瘫痪。他们不敢动我。我想,外面的弟子都在加持我们,我就象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在邪恶最集中的地方发正念。我闭着眼睛坐那发正念,一发就是两三个小时,他们觉着不对劲,就叫我坐好。我说:我坐的不好吗?象你们翘着二郎腿才叫好吗?他们拿我没办法。

有一天,我想把邪恶都集中到我这儿,发正念清除,请师父加持,我觉的我有能力。结果胃突然疼了。早上我躺着,他们发现我不对劲,我说我没事,想躺一会。他们叫我上医院,我不去,两个包夹想架我,警察不让,怕出事,就打120,来了两个医生。说只是检查一下,给我戴上脚镣、手铐就去医院了。我又在心里跟师父说:如果有任务需要我出去,就演化病业假相,如果这里还有我没完成的事,那就一切正常,我会继续做好。检查结果是:胆结石、心脏病,血压130-210。

医生说年龄太大,血压太高,胆结石不能开刀,只能保守治疗。叫我住院,输液。结果监狱长、邪教办、狱正科都来了,说:你现在具备保外就医的条件了,“转化”吧,就能出去了。我说: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没病,都是邪恶搞的鬼,我不会转化,我要堂堂正正出去。他们就把我儿子、儿媳找来做我的工作,我也没动心。

我强烈要求出院,出院后,两个女儿从外地也来了,还是叫“转化”,全监区的帮教都来了,说必须转化,否则没法交代。我不动心。我说我在这挺好的,吃的饱、睡的香,还有这么多人关心我,住院还有几个人站岗呢。既然来了,我就要发挥我的光,起到我的作用。你们收到的真相电话也应该明白了,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现在弥补还来的及。我白天晚上发正念,他们想叫我赶快出去,就让一个最邪恶的包夹把我摁到沙发上,捂住头,拿着我的手,强行签字,我喊师父救我,他们欺负我,不算数,我不承认。

就这样,他们又把我送到省司法局鉴定中心,检查身体,去了四个人,监区书记两人,医生都去了。我又跟师父说:如果该我出去,就演化假相,否则就一切正常。血压是120-230。还做了各种检查,费用花了两万元,他们真是拿老百姓的钱不当回事。

过了一个月后,通知我可以出去了。队长又让我写“四书”,我不写。他自己写了个东西叫我抄,说什么出去后不接触×教。我说:法轮功不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他说算了、算了,出去吧。就这样,我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堂堂正正的出狱了。听说第二天,他们把我的材料交到市司法局,从此再也没人骚扰过我。

我之所以能做到这些,都是因我坚持学法,对大法的坚定,对师父的信任,打下的基础,更重要的是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就在我身边。

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