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实修自己

更新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我是“七·二零”之前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弟子,在二十年的修炼中,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路走过来,下面是我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帮助邪悟者从新走回修炼路

二零一七年,我所在区学法点有人大面积传播一篇乱法的东西,把师父的正法口诀全改了,另编了一套,叫同修们不要看明慧网,整个晚上打坐不睡觉,说什么现在要救度的是另外空间的负面生命。结果很多同修被迷惑的追随去了。

看到这个情况,想到正法都走到最后了,亿万年的等待,眼见着许多同修将被毁在里面,我心急如焚。特别是有的学法点儿本来同修就不多,若邪悟了,就意味着这个点儿将不复存在。就意味着救度这一方生命的使命没人来承担了。

我立即找负责人和几位同修商量如何说服邪悟者,最后定下由我牵头这项工作。因此事涉及两个区,而我所在区是市、区党政两级行政和两级公检法组织的驻地,也是另外空间邪恶集中的地方。压力大、情况急,我区也涉及了一个学法小组的几个人,当天把各个学法小组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了一次法会,進行交流。我们绝不能让邪恶在此得逞,一定要找回邪悟者。

统一认识后,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和几个同修开始了找回邪悟者的艰难的修炼路。这项工作一是:线路长,跨了两个区,有的同修还住在山里,下车还要走两三里地;二是人数多,涉及到五十多人。我们先摸底掌握了这些人的联系电话,然后开始了逐一登门拜访。拜访中,对路途远,交通不便的,我们不吃早饭就上路。有时为了抢在邪悟者出门前赶到,常常出了这家赶那家,连午饭时间都错过。而邪悟者对我们的态度却是让人寒心的,有拒绝见面的,有干脆朝我们发火的,还有躲起来不见的,还有直接撵我们走的,还有表面应付,其实心里另有一套的,这些都没动摇我们找回邪悟者的决心。

为了对同修负责,特别是要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知难而上,对躲起来的,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找,最多的跑了七、八次,直到找到她们为止。对不承认邪悟的,我们始终心平气和的与他们在法上切磋,帮助他们在法理上悟。

那时旧势力也加剧对我身体的迫害,阻碍我救同修。那段时间,我只要一说去找同修,马上头部就像被紧箍咒紧紧箍住一样,脑子感觉被挤压扁了,思维都非常困难,非常难受。这两个月里我还一直咳,迫害中,我吃不下饭,嗓子老有东西卡着,每天早上都会咳出血来,嗓子嘶哑的话都说不出来。有时当自己觉的很累很累时,也想放弃,但一想到只要是师父要的,我就一定要做到,再苦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想到我的生命就是师父给的,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说不落下一个同修,我就一个不落下。

我求师父加持我,想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失去一个同修将是多大的损失啊?特别是我们的同修在修炼中已经做出了那么多证实法的事,闯过了那么多的关,能眼看着同修的修炼前功尽弃吗?我们决不放弃一个同修。

那些日子,我天天咳一声说一句,我和其他同修常常和邪悟者交流到很晚,晚上十点多钟回家是常有的事。在做邪悟者工作的同时,我们还和邪悟者抢时间,杜绝乱法者扩张势力。因乱法的也是在拉人的,他们开着车积极四处活动联络同修,扩散他们的邪悟资料,把同修们往邪路上领。我们就提前去各学法小组打招呼,让他们提高警惕,不信邪、不招邪,不上当,不给它们市场。许多收到邪悟资料的同修也做到了不传、不看、不收。有效杜绝了邪悟传播的市场。终于在我们的努力下,L区的五十多名邪悟者绝大部份走回来了。

紧接着我和负责人重新指定了小组协调人,学法小组迅速的恢复了学法,资料点也开始正常运作了,同修们开始重新跟上正法進程,救度众生的各项工作又正常展开了。与此同时,我所在区,新搬来一个刚从邪悟中走回来的独身同修,这个同修病业状态十分严重,精神严重抑郁,心心念念自杀,一同修直接将她领到我家,当时我们许多同修正在学法,有的同修便责备领人来的同修不注意安全,什么人都往这里领。我则坚信,师父连特务都度,我还顾忌什么?我热情接待这个同修,增加她的信心,针对她的病业,我组织同修们去她家里发正念,同修们都热情相助,还帮她找了同修做伴,与她吃住在一起,我还为她专设了学法点儿,让她参加集体学法,使这位同修精神和身体状态越来越好,并很快投入到做三件事中来。身体变化非常大,这位同修后来说:邪悟死路一条,回归大法重获新生。

为了同修能在法上提高认识,我们还组织重新归队的同修召开了一次交流会。交流中,他们反思走过的路,都说看了邪悟的东西后,身体都出现了不正常现象,他们中有肚子疼的、有头疼的、有喘不上气的、还有忽忽悠悠起空感觉等各种不正常状态,而乱法的人告诉他们说这是提高层次的表现,按这种不正常状态走下去是多么危险啊。反省中,他们痛哭流涕,深刻认识到所走的弯路,差点被旧势力拖走的危险。之后他们全都写出“严正声明”,从新走回修炼。

在帮助邪悟者的同时,我也承受了一次次的魔炼。其中一邪悟者带着常人的狡猾心,此前已经邪悟过一次了,一有风吹草动就又邪悟。这次又是表面嘻嘻哈哈的什么都应着,其实心根本没动,口口声声说跟着师父走,实际另搞一套,一谈师父是怎么讲的,邪悟是怎么做的时,她就胡搅,说什么都一样啊等等,怎么可能一样呢?

看她这个样子,那时晚上我难过的整夜睡不着觉。你可以躲我,骂我,可以谈,可这种狡辩狡猾却让我有劲使不出,根本无法与之交流。当时我心里那个怨恨心、急于求成的心、不耐烦的心、不平衡的心,甚至再也不想见她的心都出来了,但一想到师父的承受,我就意识到这些心必须要修去,我求师父帮我清理这些心,我也发正念清除,就这样在找回邪悟者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的修自己。在邪悟者们从新走回来后,一天早晨我在剧烈的咳嗽中吐出一块桂圆大小烂肉似的血块,身体一下子轻松起来,我知道我也过了一个关。

二、设身处地为同修

接同修住我家帮助同修过病业关对我来说是经常的事。同修C过病业关时,肚子疼的死去活来,几天几夜不吃饭,不睡觉,满床乱滚的折腾,我就把同修接来在我家住着,组织其他同修连续几天几夜帮她发正念,并帮她向内找执著心,直到她闯过病业关。

同修D过病业关时,嘴角流口水,一条腿不好使,还经常尿到裤子里,不能自理。因我白天事多不在家,我就白天搬她到同修家住,晚上再搬到我家,尿到裤子里了,我就帮她洗。我们十几个同修一起给她发正念,晚上陪她炼功。几个同修把她架起来扶着她炼。人多没地方睡,晚上我们就睡在地上,与她在法上交流,学法,让她向内找,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求师父加持,这样十几天她闯过了病业关,又走入了救度众生的行列。

只要有同修过病业关,我就组织同修一起去发正念,有效窒息了邪恶,加强了同修正念,帮助许多同修度过了病业关。同修不断向内找的过程,也是不断提高修炼层次的过程,我们形成一个整体,信师信法,共同精進。

在这一过程中,我也遇到很多过心性关的事。有个同修多次过病业关,每次我都组织同修去帮助发正念,但病业不断有反复。一次同修家属又叫我去帮忙,那时恰好赶上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开庭,我正组织同修们到现场近距离发正念,加持被非法庭审的同修,就没能及时组织人去病业同修那里,结果这个同修家属就不高兴了,对我发火了说:“你们不用来了。”听了口气这么重的话,我有点受不了了,心想过去只要有事一叫就到,现在赶上这么忙,又是这么大的事,就这么一次,你至于火成这样?但我知道,遇到事必须向内找,我使劲挖自己的心,找到了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没有设身处地为同修家属着想的心。同修病业重,身体上精神上肯定都不好过,我怎么能要求同修家属对我做到和颜悦色呢?找到这颗心,我就清除,就这样不断的修自己,自己也不断的提高上来。

三、在实修中,过好自己的家庭关

长期以来因忙于大法的事,生活上对自己的孩子关心太少,在家中我对儿女一直家长作风,霸道,自我,我还一直都没意识到,只会指使孩子帮我做大法的事,没有体谅孩子的感受。去年我给儿子装修准备结婚的房子,儿子在看着装修,他一再喊我去看看装修的怎么样,我实在腾不出时间,就应付他说:“儿子你好好装修,妈给你钱。”儿子说:“妈,我没有爸爸了,我不是要钱,就是想让你去看看。”我才意识到孩子也是渴望得到母亲关心的。可我实在腾不出时间啊。一天我又让他开车送“病业”同修回家,孩子常帮我做大法的事。在路上,我又开始指挥他该怎么走路,儿子几天的怨气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同修是你爹还是你妈?你对他们都好,就对我和我姐不好。”我不但不悟,还气的打了他两下。孩子为此积怨于我。事后我认识到,原来我在家中一直没有做到像个修炼人的样,放弃了家庭修炼这个环境,这是多大的漏啊。于是我给儿子道歉:“儿子,妈妈不好,对不起,昨天我错了。”这时儿子很快消了气说:“妈,你干大法事,太忙了,我不该和你犟嘴。”接着又说:“妈,大法是好的,就是你没做好。”这时我悟到,在孩子的这个问题上,我从未用法来衡量,就觉的孩子是我的,只管听我的话就行了,根本没把孩子们也当作众生来对待,我给孩子道了歉,这次关看似过去了,实际还是有敷衍的心。一天同修找我有事,我刚要出门,儿子说:“妈,我的脚又开始疼了。”我立刻不耐烦的说:“这都多少年了叫你学法!叫你学法!你就不听!如果早修炼了,哪有这档子事?”随后就跟儿子吵了起来,这时女儿过来了说:“妈,你若拿出对同修一半的耐心对我们,你就算是个好妈了。”这几句话真是敲打的我警醒起来,是啊,说到底,我还是习惯把孩子们当指使,简单粗暴的要求他们做这样、做那样,就没静下心来和孩子好好交流,看看孩子们没有走入修炼的障碍到底在哪?我找到了自己凌驾晚辈之上的心、对孩子要求低的心,觉的孩子只要支持大法,帮做大法事就行,忽略了孩子们修炼机会。想到这儿,我非常内疚,师父说:“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1]。我的这俩个孩子不就是师父说的这帮孩子吗?我彻底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静下心来找自己,我整天忙大法事,忙救人,忙到半夜还在外面发资料,就怕家里人占用我的一点时间,往深挖挖,我做得好,我协调的好,我修炼的好,全是一个“我”字,为“我”。可是孩子难道不是你的众生吗?不是该得法的生命吗,扪心自问,你是真修还是假修,这么多年忽略了孩子,俩个孩子迟迟不能走入大法中,都是因为我这个自私的人心在这挡着,孩子在我身上没看到我修炼后的美好,旧宇宙的理就是为私为我的,天天否定旧势力,我这还不是在走旧势力的路吗,真正意识到后,圆容好家庭,修去为私为我的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合理安排与孩子相处的时间,是我应该好好做起的啊。我开始为孩子分担家务,做饭,不象以前那样当甩手掌柜的了。从修自己做起,我发现再做起大法事来,事半功倍。俩孩子也相继走進大法中来了。

我能在大法中一步步走到今天,全靠师父对弟子的加持和保护,弟子对师父无限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只能在正法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做的更好,更多的救人,不负师父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