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切来自法轮大法

更新: 2019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一九四三年春我出生时,我的父母已是四十五岁左右了。老年得女,自然欣喜。我有三个哥哥,最小的哥哥也比我大八岁,唯有我一个小妹。我直到两、三岁,不管大人有多忙,我都要背要抱的哭闹。不管给家人带来多大的麻烦,家人总是宠爱着我。

一、多病的身体

小时候,我身体特别不好,常常感冒、发烧、头昏、肚子疼,发过疟疾,时常长疮。有一次背上长了小碗大的疮,还有一次肚子疼了十几天。上小学时,突然有一天,我的右耳朵聋了,父亲带我到大医院检查,有十几个医生诊断,发现耳朵里面好好的,查不出病因。父亲带我到处求医,中医说是气虚耳聋,不知吃了多少中药,用了多少偏方,花了多少钱,但是我的右耳朵还是再也听不见了。

上中学时,第一个星期我就病了。一次校医说我象得了脑膜炎,被隔离治疗了两周。每次流行什么病,我都会染上,时常请病假。在年级里我年纪最小,体质最差,体重也最轻,唯有学习成绩最好。到高二开学不久,我病的不能上课了,被迫休学,感到很伤心。父亲带我到大医院检查,却查不出病因。看了很多医生,吃了无数的药,偏方也用了不少。十九岁时,我双腿关节疼痛,检查是风湿关节炎。

休学后的第三年,因我成绩优秀,我做了一个乡村小学的教师。工作上,我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得到了领导、家长和学生的好评,数次被评为优秀教师,曾被评为全县中小学十个优秀教师之一。

我生第一个孩子三天后就发高烧,大汗淋漓,心脏也受不了。医生上午开的药,下午病情就变了,医生只得重新开药。一个月子,天天喝中药,吃了不少药却没有诊断出究竟是什么病,象重感冒症状但又不是重感冒。

之后,断断续续的出现过类似的病症,来的突然,退的极慢,而且一次比一次经历的时间长。直到一九八九年元旦,我再次发病,才诊断为“风湿热”。因我第一次发病时没有根治,已经无法治愈了。到了一九九四年底,我再次发病,同时并发肠炎、胃炎、心肌炎、肩周炎、肾虚、美尼尔氏综合症、失眠等病症。

那时我瘦得皮包骨,一直卧床不起。病了一年后,单位只好叫我回去办退休手续,我都无法回去,最后单位帮我办了退休手续。丈夫为了给我治病,想尽了办法,我才能慢慢起床了,适当去外面活动。

这一病就是两年多,始终不见大的好转,我对治疗失去了信心。但是冥冥中,我总感觉老天爷在掌控着每个人的命运。我也很想解开人生迷津。

二、命运的转折

一九九七年七月初,老家的一个亲戚来看我,说:“我给你带来了一本宝书,你看看吧!”我接过一看,是《转法轮》。亲戚走后,我翻开《转法轮》读了几遍《论语》。第二天我读《转法轮》,每看十页左右,眼睛就刺痛的厉害,瞌睡也要来,眼睛几乎睁不开。我坚持每次都多看一点。看到第二讲的时候,我开始发烧,象得了重感冒一样,腰部及腰部以下的骨头都疼,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不管多难受,我都承受了。

我十几天才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读完后,我感到全身轻松,书中的高深法理震撼了我。我明白了我在人生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我第一次知道了做人不要为私为我,做事先考虑别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有师父了,我为找到师父而高兴。我决心修炼法轮功,可是我右膝关节曾经脱臼没能及时治愈而变形了,弯曲都困难,不能炼功,我就只有读书。当我读到第二遍时,右腿膝关节处肿了,肿的青紫青紫的。我明白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了。

我读第三遍《转法轮》的时候,右腿膝关节开始消肿了,青紫色在往脚下移,最后移到脚跟处消失了,我发现我的右腿能弯曲了。我还没有炼功,师父就把我的身体调整好了,我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大法给我带来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和喜悦,我于是开始学功、学法,渐渐的,我丢掉了老花眼镜,连小本的《转法轮》也能看清楚上面的字了。从炼了法轮功后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真的没有吃过一粒药,也没有再报过一分钱的药费,身体健康。

我回到了学校,高兴的说:“我炼法轮功了,不会生病了,也不会再吃药了,我保证不再报药费了。”校长说:“法轮功那么好,你把书拿来我看看吧。”于是校长不仅自己看了,还给他的家人也看了《转法轮》。

我炼功后,每周提水去五楼冲洗走廊和楼梯,一直到楼下。以前病的时候赶不了集镇,买东西都得托人代买。炼功后,不仅自己去赶集买东西,还帮邻居们买再带回来。我原来因为风湿热,夏天都不能碰冷水,吹风扇,不能穿短袖、裙子,不能吃冷食。炼功后,我把开水留给新学员,自己接自来水用。

现在我七十六岁了,家务事样样我都能做。我把好吃的留给丈夫,和从前病的时候完全换了一个人。从小我的亲人以我为中心,养成了自私自利、太多太强的依赖习惯。现在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修成师父要求的,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

我学法两年后,由于江泽民一伙的迫害,我被非法劳教。同住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吸毒人员和一个刚做了人流几天的人,因为有病不能沾冷水,我就把我的开水留给她们,我自己在寒冬腊月里,用冷水洗头洗澡。我把买的食物分给监舍的人吃,监舍的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我夫家有七弟兄,我们是老大。由于遭到迫害,我的退休金被单位停发了,长期依靠丈夫一个人的退休金过日子,日子过的并不宽裕。但是婆母在世时,我们每年给婆母的钱都是儿女们中最多的,过年主动承办一大家人的团年饭,婆母每年过生日也是我家主动承办。虽然我因为修炼遭到了迫害,但是婆母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原来认识我的人,现在看到我,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变的年轻了,健康了。我感恩师尊,感恩法轮大法让我身心受益。

三、大法洪传,众生得福

我炼功后,很多认识我的人,看到我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先后有很多人来找我学法炼功,很快我家就成了一个炼功点。一天,有个同修的姐姐回娘家探亲,来我家学法炼功,一進门看到我家墙壁上象星星一样在闪光。她学会功法后,又带了一个人来。那人说,他是上庙的,那个寺院的长老说:他的主告诉他,学法轮功才能圆满,叫这个人专程到我这里来请法轮功的书。我给了他一本《转法轮》和《法轮功》。

不久,他带着礼物来学炼功动作,回去时,我让他把礼物带走,告诉他师父讲了:“你们传功的时候是不求名不求利的,义务为大家服务。我们全国各地的学员都是这样做的,各地辅导员也都是这样以身作则的。来学我们的功,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的。”[1]

后来,炼功点的人越来越多,两间屋子都坐不下了,学校领导让我们晚上去教室学法,早上到街上炼功。

我丈夫单位的人,看到我身心的巨大变化,也有人来学法炼功,丈夫的宿舍晚上也成了学法点,早上到礼堂去炼功。我们经常利用赶集的时间到街上向民众洪法,展示功法动作。

为了洪法,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我把家里仅有的钱买了一个放像机。利用暑假期间,我去邻镇的一个学校租教室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教功录像。九天的学习班结束后,我去找校长给租教室的租金,校长说:“你们法轮功是弘扬传统美德,是正的,我们这里的人受了益,你们是在做好事,我们不收钱。”

我娘家和夫家先后有八人走入了修炼,他们都说法轮功真好,不但身体健康了,还尽做好事。我丈夫也说,法轮功有益无害。

四、讲清真相 正念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一伙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与迫害。派出所的人三天两头来找我交出炼功点的人员名单,我一个都不交。于是经常把我劫持去派出所,后来又把我非法送進劳教所劳教。

当时我是本市第一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于是劳教所的所长、政委、指导员以及警察分别来找我谈话。我给他们讲了:我炼法轮功前后的身心变化,如何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江泽民是出于小人妒嫉,怕好人多了,他的地位不稳才发动了这场迫害。他们看我的档案很好,行为习惯好,说话和善又在理,与他们以往接触的劳教人员完全不一样。警察对我说:“我都快被你同化了。”“你的脸白里透红与众不同,你肯定是晚上炼功了。”我向她微笑。政委多次与我谈心。有个警察明白真相后对我说:“谁欺负你,你给我讲。”有个警察说:“你给我当孃孃当之无愧,我给你当侄女理所当然。”

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劳教所里的其他劳教人员,我也善待她们。她们都亲热的称我为阿姨,晚上喜欢到我床边坐,听我讲故事,说我的床是炼功床,感到很舒服。我背师父的《洪吟》给她们听,教她们背《洪吟》中的《做人》。她们中的好些人要做我干女儿。当我回家时,她们为我送行,每人都唱了一首歌。我也自编了一首《佛光普照世界》和《心灵的纯净》两首歌,唱给大家听。大家拍手叫好,叫我把歌词留给了她们。

有两个邪悟的人被利用来专门做所谓“转化”,她们先后来找我,我觉的她们对大法犯了罪,太可怜了。我背师父的经文给她们听,并教会了她们背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警言〉。师父威力无边的法打入了她们的心灵,解体了她们身上的邪灵因素,她们清醒了,正念出来了,她们去向领导说:“我转化是错的,我不转化了,我要坚修法轮大法。”我在心里深深感谢师尊的慈悲伟大,把误入歧途的生命挽救回来了。

我回家后,开始每天学法、背法、炼功。一段时间后,我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到目前为止,我劝退了三万人左右。

我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所长明白真相后,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我给社区综治办的人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还帮家里的父母也做了三退。我也给清洁工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她把客人带来找我听真相。有一次,她说:“你再给我个护身符吧。”我问她:“我给你的护身符呢?”她说她把护身符给别人了,告诉别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她文化不高,她看到我给别人发《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她也要了一本。我送她一个装有真相录音的播放器,她听后说,那个讲的太对了,太好了。

我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我对专门管我的人讲真相。她说她是教心理学的,我和她谈了一天。她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还说要把我的情况反映出去。第二天我回家时,她来为我送行。

我被强行住医院时,我对医院的领导和医生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本没病,是他们迫害我,把我劫持到医院来的。接着,我向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医生问领导:她的病历表怎么填?领导说:照实填吧。医生每天来查房,只是检查,开药,并不强迫我吃药,也不输药水。派出所与综治办的人和我同住,我天天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从不逼我吃药,有时还带我到院子里走走。他们中多数人做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我给管我的所长和警察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都做了三退。那所长告诉我:他原是派出所的,去搜过法轮功的书。他看过《转法轮》这本书,真的是好书,炼法轮功的真的是好人。我在监舍讲真相,她们明白真相后,其中有一半的人做了三退。还有人是没加入什么,但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其实,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点悟着我。法轮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我想要把《转法轮》背下来。开始,我一段一段的、一字不错的背。现在一小节一小节的背,共背了二十七遍。其实,我背《转法轮》时,是慈悲的师父不断开启我的智慧,不断显现出法中内涵,让我背下来的。

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