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是有师父管着的

更新: 2019年09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三岁,退休工人。我从小就喜欢听修炼的故事,也很爱看武侠小说,相信有神佛存在、人各有命之说,因为有佛性在,所以一经同修介绍,我便很自然的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修炼人是有师父管着的

二零零五年,我们从外地打工回家,发现以前厂里分住的房子里,所有的家具及生活用品让人偷窃一空,已经无法居住。因此一家四口就借住在表姐家。从此房子就成了我们的一块心病。

二零零六年时,表姐帮我们相中了一套二手房,要价五万五千元。我们在外打工的七年间刚好储存了这个数目,便将房子买下。

二零一七年下半年,由于城市改造工程,我所居住的房子需拆迁,而还建房遥遥无期,这意味着我们一家四口又无安身之地。想买套房子,但一时半刻上哪去找合适的房子呀?再难也得找,我家的房子评估之后,我们便四处打听房子的事,没有结果。

二零一八年元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表姐夫请朋友吃饭,席间,表姐夫托付朋友帮助我们打听房子。话音刚落,朋友脱口而出:将我的那套房子买去如何?他家在同一小区又购了一套电梯房,就将先前那套房出租了。表姐夫知道那套房子在市中心,四楼,周边环境挺好,就马上应允下来。

但之后朋友夫妇二人去了外地女儿家,一去就是几个月。而此时我面临房子能否到手、房价、过户缴税等事宜也没有谈及,加上当时因本市大面积拆迁,有人暗中炒作,房价可能会涨,不知卖方是否变卦。这时市拆迁办人员还一次一次上门动员配合拆迁等事情。但是我没有动心,相信修炼人只要自己做好了,一切师父有安排!我一如既往的做我所参与的救人项目。

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朋友从外地回家,表姐夫马上找他们商议购房的事宜,经协商包括评估、缴纳契税、过户和各种费用在内,一套一百三十四平米的房子,花六十万元可以买下来,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房价谈妥,可我们手中只有二十三万,差的一大笔款,在亲朋的帮助下马上全部凑齐,有关手续一天时间就办妥。我们将房子简单改装一下,便搬迁了。刚刚住進去,就来了通知:老房子要拆迁动工了。

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说我家运气怎么这么好!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管着我,使我才没有后顾之忧,全身心的投入证实法的事情中。

修炼人是有师父管着的,虽说丈夫不在家,家里的大事小情我都管理得井井有条。我时时提醒自己不能本末倒置,救人的项目我一如既往,从未落下。多道程序配合才能完成的救人项目,我负责第一道程序和最后的整理工作,是比较重要的环节。

那段时间是我家的非常时期。我要留心找房子的事;周末要给在几十里之外上高中的儿子送饭;虽然女儿出嫁了,但她一人在家开店,脱不开身,我还得每天给她送两顿饭;白天要负责提供项目中同修需要的打印资料,晚上要将做出来的成品進行整理包装。真的觉的时间十分紧张,巴不得一分钟当两分钟用。

记得有一个周末,那天我三点五十分晨炼后,发完六点的正念,我就出门打印资料去了,快十点时带回材料交给同修后,就开始做准备送给儿子的午饭。这时,丈夫老家的堂弟打来电话,说老家要修一条景观大道,我家的祖坟必须搬迁,让我回去看看。丈夫是独子,在外打工,他父母都不在世了,这事就责无旁贷的落在了我身上。我将午饭送给儿子,自己还未来的及吃饭,就骑着摩托车往老家赶,并带上饮料和香烟以备交给帮助搬迁的当地农民。回到老家我找到堂弟媳与之商量迁坟事宜。了解到当天可以立碑,我又让弟媳带我去找刻碑的,下午师傅就将碑刻好,我马上安排立碑,于傍晚时完工。当我赶回家时已是晚上八点,草草吃了点饭,马上动手整理白天同修做出的讲真相用的物品。

即使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从未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每天学法炼功不间断,四个整点发正念从未落下,还得抽出时间背法。

得法前我走路都是慢慢吞吞的,现在走路都带小跑,不论多忙多辛苦,我从来都是正念面对,没有怨言,时刻保持一个修炼人的心态,虽然睡很少的觉,但我精神状态极佳,脸色红润,心情愉悦。

相信大法 丈夫工作顺利

丈夫自工厂下岗后,从一九九九年时就一直在外打工,先在一家木业公司上班,从员工做到班长。我得法后他又从班长做到主管。我经常对丈夫讲:你不断的加薪,是你支持我修炼、相信大法得福报的结果。他也在亲戚面前说:我在外面这么顺利,是我妻子修大法修来的,要感谢大法师父。丈夫放假回家,感恩师父,买来水果,亲自在师父法像前敬上。

十多年了,期间丈夫在同行业中跳过几次槽,一次比一次职务高,一次比一次工资多,现在他已做到了厂长的职务。其实在二零一七年,我家老房子评估时,丈夫的工资突然由月薪一万加到了一万五。二零一八年底时,经人介绍,一木业公司老总看中了丈夫的技术和管理水平,最主要的是看中了他的人品。丈夫工作兢兢业业,为人忠厚,于是将他挖了过去,条件是年薪二十四万,另补助六万,每年还有百分之八的红利可得。按这样算下来,我购房余下的欠款,有望在二零一九年半年的时间全部还清。

从听到房屋拆迁到找房、购房、装修、搬迁,在常人看起来很艰难的一件事,我们前后才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而且一切顺利。这些都说明,大法弟子是幸运的,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是有福份的。

亲戚称赞我家女儿教育的好

我一开始得法,便用师父的法严格要求自己,以“真、善、忍”归正自己的言行。我有一双儿女,在世风日下的今天,我没有放松对孩子的传统教育。

女儿是九零后,学的是法律专科。她生性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我看在眼里,心想,大法弟子的孩子不能象常人那样,要归正她。我经常教育女儿:凡事要做到“忍”,不能说自己没有理而非要强词夺理;对人要善,你虽然没修炼,也要尽量去按“真、善、忍”标准做人。经常教育加上我对孩子的潜移默化,现在女儿改变了很多。一次她对我说 :“妈,我现在最大的改变是能做到忍,在店里我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不论别人说什么难听的话,我都能坦然以对。”女儿变的有礼貌,不焦躁,善解人意。

二零一六年正月,楼下的叶奶奶给我女儿介绍对像,她对我说:我们这块有两个女孩,我就看重你们家人好,一般我不轻易开这个口。经她介绍,俩孩子通过电话,视频聊天進行接触,相互了解过后彼此都觉的还满意。后经两家家长同意,定下孩子的婚事。

女婿的母亲去世早,他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孩子的婚事临近,亲家那边却没有一个张罗事的人。因我丈夫在外打工,亲家公就来找我商量孩子婚礼事宜,问需要多少彩礼、要添置些什么家具家电、或还有什么其它需要准备的。如今的社会,谁家要是嫁女儿,动辄就要十万、二十万的。我是个修炼人,不能和世人一样随波逐流,大法弟子应是超凡脱俗的。我对亲家说:彩礼我们一分不要,家具、家电能用就先用着,不能为了结婚而欠债,影响孩子将来的生活。见我如此表态,亲家公高兴的说:“就依你的意见办,亲家母不在了,那就麻烦你多操操心吧!”

我们当地有句俗语叫“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但我没有这个心,师父教导我们事事替别人着想。男方家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新房的客厅里没有空调,我就花了近万元买了一台立式新款空调作为女儿陪嫁。床上用品全部是我拿钱给打理,最后我们还拿出十万元给女儿陪嫁“压袋”,并嘱咐女儿嫁过去以后拿出这笔钱帮助他家还房贷。

另外,帮亲家订酒席、请婚庆公司、做窗帘、纱门、纱窗等诸多比较麻烦的事情我都给他办理了。其中连有的费用都是我给出的,我不和亲家计较这些。

为了节约,我把以前的旧窗帘拆下来安装在夏季被太阳暴晒的阳台上,再把卫生间的旧窗帘拆下来装在阳台的侧面,合理利用,既美观又不浪费。对男方家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不分里外的做好。男方父子回家后,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感到既意外、又满意。

最满意的是他家迎娶了一个好媳妇。婚后我女儿尊敬长辈、文明礼貌、乖巧懂事、善解人意。亲家公父子一南一北常年在外打工,一家人离多聚少,女儿平时就住在我家。她公公要回家时,女儿就提前将公公的床铺好,打扫卫生、安排生活,为了照顾老人,女儿那段时间就回家居住。她公公外出打工临走时,女儿给他买好吃的、喝的让他带着,平时电话里三天两头的嘘寒问暖。一次,亲家公在外面感到身体不适便回家住院。我女儿从四楼扶着他一步一步的下楼去医院,在医院陪着他做完各种检查,安顿好公公她才去上班。亲家公有两个女儿都嫁在外地,平时难得一回,更不用说照顾他,我女儿对他尽孝,使他感到儿媳比女儿还亲。

提及我女儿,亲家所有亲朋都夸赞她,尤其是女婿的姐夫,是会计师,他对我女儿夸了又夸,称赞我把孩子教育的好,说这样的女孩现在社会上不多见,象是受过书香门第教育的,并诚恳的再三邀请我们一家,有空一定要去他家做客。

其实这一切都缘于大法师父,缘于大法,师父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是大法弟子,这是按照大法法理指导自己修炼,教育孩子的结果。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