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静心学法与静心炼功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一、静心学法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切记,绝不能只把法当作常人或出家人的学问研究,而不实修。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1]

刚得法时,我并没有真正领会这段法的内涵,什么是真正的修炼?虽然师父讲的很明确,很直白,但仍看不到法理,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只知道每天学法、炼功就是修炼。

回想当年每当捧起《转法轮》这部宝书就犯困,为了突破困的干扰,我就诵读;还困,我就站着读;再困,我就跪着读,直到突破了困的状态。可是突破困后又来了新的干扰,一学法脑袋里就往出返这个念头、那个念头,纵有千万个念头,从法中我认识到,这是我生生世世的业力积攒所至,那个业力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一定会变着法的干扰,要么你被它拉下来,要么你战胜它,要么就是战胜不了它而长期被它干扰着,我选择战胜它。

为了不被念头干扰,我采取的办法是快学或快读,不给念头可钻的空隙,多少年来我都固守着这一观念与做法。M同修曾经指出过说我学法速度太快,让我慢一些。我却一直强调我虽然学的快,读的快,但我从来不丢字、落字。心想:我法理很清晰,提高得很快。自满的心理在心中悄然膨胀却不自知。不明白自己的提高、升华是师父的无偿给予。

师父告诫我们:“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2]我感到师父说的就是我,这让我认识到人的办法在一定成度上能起作用,但并不能真正消除业力,所以很多时候学法还是被念头干扰。即使读法时思想中都会有这个念头那个念头袭来,最严重时是同修在读法,我在听,可听的时候脑中也有念头在返。我想只要是干扰学法的就起到了魔的作用,那这个“念头”本身不就是魔吗?用人的办法怎么能消去修炼中的业力呢?怎么能除掉这个魔性呢?又怎么使人的本质升华到佛性呢?要想在修炼中提高、升华,唯一的办法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而我尽管学了有两百多遍,却始终没有明白法的真谛,心性没有得到真正的升华,千奇百怪的念头和各种执著都有。

在二零一三年时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一艘白色的大法船来接我,我高兴的喊道:“法船来了!”突然发现我两只手各拎着一个装满东西的黑色大手拎兜,还有一条我喜欢的纱巾露在外边,我想把东西送回楼上,就在我一转身的时候我一下悟到,我去送东西那法船不就开了吗?瞬间就把东西扔下上了法船。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不悟在点化我,让我尽快放下人的执著,任何的人心都带不到天国。我不禁问自己你还抱着各种执著心不放,怎么能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呢?又怎么能到达师父要的圆满的标准呢?

我发现我虽然把师父告诉我们如何修炼、提高的法背了下来,也记在心里,而在真正的实修当中却不能“事事对照”[4],有时连师父讲的法的表面涵义都没有做到,还让师父操心,真的是汗颜、惭愧。我也知道修炼中的差距也不是用“汗颜、惭愧”几个字就能弥补的。这二十多年来尽管有提高、有升华,我深知那都是师父的无偿给予,都包含着师父的无量付出!我意识到我必须突破现状,尽快提高上来。唯有多学法,还要保证学法的质量,不能总是靠师父为我消业,为我付出。当我主观上有了这个愿望时,师父的法理就显现给我。

一次学法时学到:“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3]这时我清晰的知道应当如何做。也又一次体悟到不被念头干扰时心中的那份清凉、寂静与被法同化的那种祥和。试想常人都能做到的,而我是修炼人,学的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大法,更应当端坐,双手端起宝书与眉同齐,敬师敬法真正体现在每一个细小的行为上。

形式上做到还不够,还要在内心做到。再学法时我不再快学或是快读,注重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到每一个字都专注。我时刻记着师父要求的“学法得法”[5]。每次学法时我都看住自己的思想告诫自己:主意识要强,你在学法,不要被干扰,任何念头都不允许干扰。从学三五行就闪出一个念头到学十几行闪出一个念头,到后来的一两页出一个念头。如今我基本能做到不被念头干扰而静心学法。我悟到师父讲的:“心性多高,功多高。”[3]法的内涵之威力。

内在的升华反映到人的表面上那就是师父说的:“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3]真的是这样。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在讲真相时很多人都问我是八零后还是九零后,当我告诉他们我的实际年龄时他们都很诧异,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大法自然就年轻。

二、静心炼功

炼静功时多数时候能静得下来,但炼动功时却很难進入静的状态,思想常常象千里马一样跑的很远很远,而自己完全不觉,也就一直放任。

一年前一次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6]法,默念功诀“身神合一”[6]时,猛然顿悟修炼大法的殊胜、壮观!我体悟到也只有修炼人能有此殊荣。

之后我不禁问自己:那一刻为什么会有如此感悟?忽然想到炼动功时我很少静下来,很多时候都有这个念头、那个念头返出来,已经形成自然了,根本没有做到“身神合一”,或者没有完全做到,也从没有想过要纠正、改变。多数时候是随着念头去想,思想严重溜号。看外在形式上是在“炼功”,是,也能达到一定的效果,我理解,之所以能达到一定的效果,那完全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无偿给予。作为修炼人自身并没有达到师父讲的“身神合一”法的标准。

当我意识到“身神合一”是师父开示的一层法理时,我想到以前我在炼动功时没有达到“身神合一”,常常被念头干扰,不仅得不到这一层法的内涵,本体也没有达到完全同化法。总是思想溜号,东想、西想,从人的角度说这都是不正确的,从修炼角度说就是炼邪法。再严重点说:那就是对师对法的亵渎。

记得几年前炼动功最严重的一次溜号、走神,是一次半个小时的抱轮。从头前抱轮脑袋就开始构思一篇文章,直到四个轮抱完。当时并没有认识到有什么不妥,把师父的告诫“最好是什么都不想”[3]早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有一次我炼动功進入静的状态时再一次体悟到修大法的殊胜、壮观!就如同我刚得法时第一次炼功时那样。我才意识到在这二十多年的炼功中能有几次达到这种静的状态呢?多数时间都是被杂念干扰,想东、想西,不炼功还没啥可想的,只要一炼动功就出现。为什么?我不仅一次的问过自己,师父的告诫为什么就记不住呢?我仔细的回想,想捋出一条思路来。后来我发现是没有了刚得法时的那种虔诚、敬仰、谦卑与喜悦。每天都在炼,外在形式上没有变化,而思想深处却发生了极大的、很微妙却朦胧的细微改变,那就是太熟悉了,法得的太容易了,不费力不花钱,完全是师父无偿赐予。每天形成机械式的动作,代替了修炼中的炼功;只是手法相似,而内涵变异了。而更有甚者,有时象完成任务一样,每天两小时的静功,一小时的动功;很多时候早已失去了炼功的内涵——博大而殊胜。后来我悟到这也是很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距离师父要求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4]差得太远、太远,所以才有炼功而不得功,长期处于一个层次当中之状态。

师父说“做到是修”[4]。反复几次我找回了失去的虔诚、谦卑与严谨,首先从敬师敬法开始做起。每炼动功时我告诉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修的是全宇宙最大的法,不允许有任何念头干扰,无论是什么念头都不许干扰,也不允许构思什么文章。炼功就是炼功,用纯净心态炼好每一节动作。我悟到每一节动作都是师父讲的一段法,不仅仅是具有法的威力,且都具有法的内涵。只有静心炼每一节动作,不被任何念头干扰,才能体悟出每一节动作所表达的法的内涵。当我再炼动功做到身神合一的时候,法的无边内涵和法的强大威力就在我的身体中体现出来。我感悟“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升华真的不难!难就难在我们的执著心不放。

通过一段时间的静心学法与静心炼功,我体悟到能做到静心学法,法就显现出功的威力。能做到静心炼功,同样功也显现出法的内涵。师父讲:“能静的下来就是功”[3]。我对此有了些体悟。

一点浅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修炼〉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