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回家的路

更新: 2019年09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清晨,我拿着真相资料走出房门。刚打开汽车门,背后一股阴气袭来,瞬间,我被“不速之客”零距离粘贴,感觉到急促的喘息声,夹杂着浓重的烟味儿,肚子一鼓一鼓的贴着我的后背,直觉告诉我:我又被警察蹲坑绑架了。

由于没有说出警察想要的同修的信息和所谓感兴趣的事,我被非法劳教。在经历了非人的迫害、奴役后,我靠着对师尊的坚信,心怀对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感恩,两年半后走出了罪恶的劳教所,又投入到修炼救人、讲真相的行列。

两个月后,劳教所解体。

一、在流离失所的路上

回家后,街道、居委会、片警以各种理由上门骚扰我,电话每三十分钟响一次,后来改成十五分钟响一次,吵的无法生活、修炼。接通后也不说话,就挂断,然后再打,我拆除了座机电话,从此以后,我不用手机,也不用电话,直到现在。

在一次所谓的“敏感日”,警察预谋绑架我。在师尊的点悟和呵护下,我发着正念,在蹲坑的警察眼皮底下离开了自己的家,再一次流离失所。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在乡下租住了一个小院儿,房东很好,没有跟我要身份证,每月正常交房租就行,我暂时有了自己一个临时的小家。

因为修炼的原因,我长的很年轻,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不能总在“家”里呆着,什么也不干会引起邻居怀疑、给房东找麻烦。我准备做点小生意。

我曾考有造型师证书,这回派上了用场。我开了个小小的美发室,因为手艺保证、收费低,所以口碑很好,解决了吃饭问题,相对也安全了,并为讲真相开辟了环境。有人的时候我就理发,与顾客聊天聊家常,把话题引导到法轮功真相上。乡下人很朴实,一讲就明白,都知道中共邪党的腐败、邪恶,我就告诉他们:是大法好、师尊好、法轮大法好!他们明白真相后很是感谢,有的村民大早起就来砸门:“还没起床哪,我给你送点刚摘的西红柿,放你门口了。”其实我是在屋里学法哪。送吃的、蔬菜、水果的街坊把东西放到门口也就走了,我可以正常学法、炼功、发正念。

对于修炼人最难的莫过于孤独、寂寞。没有人跟你交流修炼体会,没有同修,没有学法小组。我就心里求师尊恩赐弟子认识当地同修吧。

我的一个顾客是个回民,我给她讲法轮大法真相,她说:“你说的这个我知道,我丈夫有个开店的哥儿们,经常给他讲法轮大法真相,还让我们全家退党保平安,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是真的,那就退了吧。”

我问她:“是否可以带我见见这位开店的老板?”她同意了。她带我来到同修开的小店,生意兴隆。等同修忙完后,我们聊天,我的回民顾客就到门外去放哨,其实也没让她放哨,过后她说:“这环境,我也就能帮您做点这个。”真是众生明白真相后,本性的一面真的觉醒了。

我和店老板聊天,当他劝我三退保平安时,我告诉他:我们是同修。他也很高兴,自此我有了同修,有了亲人,可以经常一起交流、学法,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

后来我送给回民顾客一本《转法轮》,我问她敢看吗?她说:“为什么不敢看?看你就知道法轮大法好,你根本就不是理发的,肯定是遇到难处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你是个读书的城里人,骨子里的东西改不了,那就是本性,乡下人实在但不傻,全村都知道你是好人,就是没揭穿你罢了,我们没修炼法轮功,但知道因果报应,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的眼里噙着泪,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由于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做事,我的好人缘让村里的很多人愿意让我留下来,成为他们的亲人,前街的村队长就托房东给我介绍对像,一个不行两个,一个比一个年轻,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与真实的年龄相貌相差很大,显的年轻,没人相信我的真实年龄,我向内找自己的色心和安逸心,是什么心招来了色关哪?

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有对时间的执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环境宽松了,反而出来了安逸心、懈怠。有时想: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漫漫修炼路,何处是尽头。感觉自己有劲使不出来、憋屈,心想:也许是好事儿,我该提高了。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舞台,是神州大舞台啊!

不久,我在师尊的保护下,安全的离开了那个偏远的小村子,搬到了离家近的一个小城镇。这里不仅离我家近、离邪恶中心也不远。曾经听到这样的说法:“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流离失所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要走师尊安排的、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路,我要跟师尊回家。

新“家”虽然山清水秀、依山傍水,但是人烟稀少,我租住的是年久失修的鬼屋,就是房东父母去世前住的老宅,窗户都是木制方格的,没有窗户玻璃,糊着窗户纸,电视剧中看到的,拿舌头一舔,就能看到屋里的情景的那种。后来听说老屋闹鬼,因为房租低、省钱,我也就答应住上一个月,心想:修炼人有师尊保护,什么鬼魅魍魉都得消失遁形、差一步就得形神全灭。

晚上,我在灯下学法、炼功,早晨照样骑着自行车出去到镇上赶集理发。

这个自行车要交代一下它的来历。我在村里住的时候有个邻居大妈,对我特别好,吃的、用的什么都送,过年的时候给我包羊肉馅饺子陪着我过年,我给她讲过法轮功真相,还送给她一张神韵光盘,后来她对我越来越好,给我做新围裙,虽然是女性,在家时家里有保姆做饭,我不会做饭,但是,大妈不仅教会我做饭,而且儿子儿媳不在家时,她就把我拉到她家请我吃当地特色小吃。

她儿子算是街上一霸,看他妈妈对我这么好,对我很尊重。后来他家买了汽车,大妈看我出来進去(讲真相)总是行脚,就和儿子商量把家里的自行车送给我,儿子同意了,而且告诉母亲不许收钱,就是诚心诚意送给我。我收下了这个证实法的法器,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奔驰”。

我骑着“奔驰”来到镇上,也是给这里的百姓理发,曾经遇到一个阿姨,知道我经常来,收费低,给残疾人理发不要钱,他们说我心眼好,就邀请我到她家给他九十多岁的父亲理发,老人走不动了,我就在收工后,跟着去了她家。

虽然是城镇,生活真是清苦,家里什么摆设也没有,老人穿的衣服很脏很旧,躺在床上,满屋屎尿味道,我没有嫌弃,老人高兴的从炕上坐起来了,他的女儿说是奇迹,老人早就卧床不起很多年了。

我心里明白:老人明白的一面也许在给师尊行礼哪,师尊时刻保护着弟子,也是师尊让我来看这个为了听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了这么久了的老人。慈悲伟大的师尊惦记着所有的天下苍生。

理发完毕,他女儿要给我钱,我没要,说:“谢谢您给我这样一个机会,给您九十多岁的老父亲理发,这是我们的缘份与福气,尊老爱幼是中华传统美德,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外公也活到九十七岁,不容易,积德行善才能得到神的恩赐,谢谢我师父吧。”这时只见老人双手合十,我明白他收到了大法弟子给他的信息,在谢师尊的法身哪,我们都笑了。

这个镇上也有一个黑道老大,生意很大、很有钱,听说有这么一位不收老人、残疾人钱的理发员,就叫他妻子叫我晚上去他家给他理发。我没有害怕,因为知道有师尊法身保护、心中装着大法,不会有事儿就去了。

他看到我后,沏茶倒水,突然问了一句:“你是理发的吗?”我笑着说:“是啊!”他说:“我见得多了,哪有做生意不要钱的,除非你是……”他停顿的看着我,我平静的看着他,“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你不怕?”我说:“将来会变成神话传说,你是好人,好人有好报。”我们心照不宣笑了。

做好头发造型,他妻子说不好看,没有街上的发廊剪出的新潮,他说:“我乐意,就这个好。”

离开前他说:“以后街面儿有事儿找我,别客气,缺钱直接说,不用还。”我说:“谢谢您的好意,有事儿也都是好事儿。”他和妻子把我送到门外,他家的大狼狗狂吠着,听到他冲着狗喊:“叫什么叫,看不出是好人呀!”

入秋了,有一天晚上,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打开灯看到门后墙上有一只毒蝎子,卷着尾巴,好吓人,我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毒蝎子。我想跑,跑哪里去哪?想喊人,附近哪有人哪?我想起师尊,就跟师尊说:“师尊,蝎子是害人的,如果是害我的,请师尊加持弟子,让它一脚毙命,如果是听真相的,就让它现在走。”

我试着与蝎子沟通,它不走,我知道是来害我的,我就卯足了劲,一闭眼,穿上旅游鞋,一脚蹬了出去。就听“噗”的一声,一股黑血从墙上流了下来,蝎子皮粘到我的旅游鞋上,我把鞋甩出门外,一夜没睡,等到天亮,看着墙上的一汪黑血,我准备搬家,回到市中心,我的家。

二、回家

我回到了城里,开始了正常的修炼,做好三件事。

二零一五年底,我参加了实名诉江,那一刻,感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体轻飘飘的,好象脱掉了一张人皮,短暂的失去意识,不知自己在哪了,后来心里问师尊:“师尊,这是在哪啊?我要跟师尊回家。”大脑恢复了意识:“在邮局,刚邮寄完诉江状。”

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知道还有誓约要兑现,还有未完成的修炼路要走,不管前面道路如何崎岖,我有师父啊,我不怕,我有世上最伟大慈悲的师尊。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混同于常人。修炼真的很不容易,走过了二十年的修炼路,又快到中秋节了,街上都有卖月饼的了,想念师尊,想了二十年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您辛苦了,弟子无以言表对师尊的感恩,只有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跟师尊回家。

此时脑海中回荡着同修写的一首歌《纯真》,这声音来自天籁,好似师尊的呼唤,泛起层层涟漪,穿越层层空间,震撼着弟子的心灵,提醒着弟子寻找回家的路:

粉妆玉琢女儿身
笑也纯来哭也真
莫忘今世法缘重
家在仙宫不在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