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在营救同修中救度众生

更新: 2020年01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师父明示:“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1]

在近期营救本地同修中,我对师父这段法有所领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同修被绑架

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家住江汉平原一个县城。今年七月十一日夜晚,我地一男同修L(以下简称L)骑摩托车在乡镇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第二天下午,同修知道此事后,就找我去拘留所核实被绑架同修是否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因为当时已经下班了,我就决定第二天上午上班时去。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钟我去了,因是周六,拘留所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铁栏门也是锁着的。我就站在门边求师父:师父,今天怎么没人呢?快来一个人吧,我现在必须摸清情况啊。这时从外面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身着T恤衫,五十多岁的样子。他把车子往门边一支,就拿钥匙来开门。我心里一阵高兴,连忙与他友好的打招呼:您上班来了,请您帮忙打听一个人,一个叫某某某的,在里面没有?他友善的答应了一声“好”,就進去了。

我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那男子出来,我就求师父:师父,我今天一定要等到他,同修们都在等着可靠信息曝光和营救呢。我想他的摩托车都停在外面,他肯定会出来的,我就耐心的等待。过了几分钟,那男子出来了,他告诉我,有这个人,在拘留所里面,所长说了,星期一来见人。

情况落实了,我就回去告诉同修们。周六正好是大家在一起读《明慧周刊》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就开始投入营救中了。有的通知L的家人要人,有的发正念,有的准备营救不干胶和真相资料等等。

我把师父的《别哀》这首诗词用好的面巾纸抄上后,准备给L送進去。我在家里找了两件儿子的新T恤衫,是白色的,因衣服没有口袋,我就将抄有经文的纸紧贴在衣服内面。我与一同修带着衣服来到看守所,把衣服交给了值班人员。值班人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警,她拧着衣服不停的抖来抖去,我们就发出强大正念,一定要将师父的法传递给L,很神奇,抄经文的纸没掉出来,安全送進去了。

二、到绑架同修的派出所去要人

表面看来,邪恶这次来势凶猛,开始非法拘留十五天,只十三天就非法转为刑拘了,很快又被检察院批捕了。我们的营救也要抓紧,过程中主要是让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非法抓捕L的派出所离县城有一百多里地,一天我们连司机共五个同修开着我的私家车,带着乡亲们要求放人的联名信及给相关警察写的劝善信,陪L的母亲去派出所要人。L的母亲身体很虚弱,佝偻着身体,走路不很方便,我搀扶着老人与另一位女同修三人走進派出所,其他三位同修在外面发正念。

我们直接找到了全程参与迫害的派出所指导员,他姓C,同修面带笑容对他说:“C指导员,您好!我们有件事请您帮个忙。”他问什么事?同修直接说:“想请您帮忙放人,炼法轮功的某某某被您的派出所抓了,他信仰真善忍,处处与人为善,是邻里公认的好人,并没有违法,请您放他回家。”说着,就把联名信递给他看。他一边看一边与我们对话,态度还算平和。

C指导员看完信后说,写的好嘛,但看得出他很心虚害怕,坐立不安的样子,站起来就要走。同修就稳住他说:您先别走了,耽误您一点时间,听我们给您讲,就平和而威严的给他讲真相,他害怕了,推脱说人已不在我们这里了,送到检察院去了,不归我们管了。

见我们还在讲,他就打电话叫门房给他拿警服来。我当时还想:你不是穿着警服吗?但又一想以为他有点冷,要穿外套。结果门卫拿来记录仪交给他,他就将记录仪放在办公桌上,正对着同修的母亲,他自己则拿手机左点右点的,我和同修知道是在摄像。同修转过去发正念,让他收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收起来了。同修又给他讲了一会儿真相,希望他尽快放人。他推说我们管不了了,你们找检察院要去。

我们出来时,门卫因为也看了联名信,可能善心有所启迪,他就主动对我们说:你们赶快找检察院去,他们三次退侦我们就去接人。

出来后,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我们就向右拐与另三名同修汇合了。因为我们看到派出所里面院墙的公示栏上有警察的照片等信息。我们当时不便拍照,这时就让外面发正念的同修進去拍。俩同修带着拍照手机去了,到派出所门口时,看见有辆警车刚刚進去,就站在对面等警车出来再進去。我们等了一会,看同修还没進去,就知道有不便处,我就又一个人转回去到派出所,给门卫讲真相,说您是个善良人,您就帮忙出出主意想想办法,看看怎样能把人要回来。他讲了几句,就進屋去,我也跟着進去,目地是拖住他,让同修顺利進去拍照。我把他稳在屋里时,同修很快進去拍下了照片,她出来时,我还没看见呢。与门卫讲了一会儿真相,我估计应该拍完了,等我再出来时,站在远一点的同修就向我打手势,说完成了。

三、将营救资料及时递送到检察院

这次拍下的信息有警察的照片、职务以及电话,是我们营救同修的很有价值的信息。当时赶回县城时已是十一点半了,我就决定当时就给检察院把信件送过去,因为明天是周六,一拖又是几天了。 我一提议,同修都赞成。但给检察院递资料还需要同修回去拿,这时两个同修就下车去拿资料和复印签名信,我们就将L的母亲送回去,又带上L的姐姐,让她去检察院递信。

同修拿着资料赶来时,已是十一点四十分了,这时就听同修说了声:十二点下班,快去!我们飞车赶去,進门房时,我们直接往里走,门卫问找谁?我说,要下班了,有急事,L的姐姐用她的身份证登了记,说我弟弟炼法轮功被抓了,案子到了检察院,我们是来要求放人的。这时,就有人指点我们找到接待处,把联名信和劝善信交给了接待处值班警察,请他们转给刑控科。一个皮肤较黑的检察官说:“法轮功啊,晓得晓得,国外有很多人炼呢。”他们一边自己看信,一边回答说:“放心吧,我们会转交给他们的。”办完这一切,出检察院门房时,已是十二点了。

下午还要给国保副大队送去,L的姐姐说:你们辛苦了,下午我一个人给国保送去就行了,你们就不用去了。她下午经历一番周折,送到国保副大队长某某某(此人是本迫害案经办人)办公室,他本人不在,他对面办公桌上的警察代收了,该警察表示一定负责转交。

四、再次到检察院递送营救信

过了几天,有同修帮L的母亲准备了一封以母亲的身份要求放人的营救信,需要送给L所在社区及检察院。我又与另一名同修陪同L的母亲到社区,那天社区C主任到外地办事去了,我们讲了一会儿真相就出来了,准备第二天再去。因为社区还没送到,当时就不打算去检察院了,我就把信带回家了。回家后,我把这封营救信认真看了一遍,当时边看边止不住流泪,我感受到信中慈悲的话语一定能启迪警察的善心,就一心想尽快递给检察院官员,让他们看了得救,这一念非常纯正,没有一丝的杂念。

我家离检察院很近,走到马路对面再一拐弯就到了,总共只有几百米远。我就一人拿着信直接進了检察院,门卫问干什么?我就亮出信件说:“就是来递这个的。”门卫“哦”了一声,并没有提要登记的事,平时進去都要登记的。我就直接走了進去,交给接待处,慈悲而带有威严的说:“某某某(同修的名字)就炼法轮功发信仰资料,还把案子搞到检察院来了,还判刑哪!”检察院官员一听同修的名字,就说:哦,知道知道。又解释说: “说判刑是恐吓你们的,这个案子还没碰头呢,怎么就说判刑呢?还没到这个程序,放心回去吧,回去等通知,有事会通知你们。”检察官们接过信就看,开始俩人一起看,看完后,另一个人就拿去看了。

同修还在被非法关押中,我们还要继续做好该做的,同修们交流切磋达成共识,要利用营救同修的契机救度公检法司人员,救度众生。

经历了这一切,我感到每一次机会都是师父赐予弟子的殊荣,师父是让我从中放下自我,修去私心,升华上来。回忆在这个过程中每迈出一步都是出自纯正的本愿,没有人的思想和杂念,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能够在其中得到锤炼,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