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妻子过程中救度公检法司人员

更新: 2019年1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二零一六年,妻子给六一零人员讲真相遭公安绑架,在看守所洗脑班她不配合迫害,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被戴镣铐折磨。在六一零操纵下,不通知家属,公检法三家捏造罪名,在看守所门口说是开庭。四个便衣就一句话:“认不认罪?不认罪就判刑。”不足二十分钟,庭审结束,不签字照样被枉判四年,罚金五千元。

看守所以各种手段阻止妻子上诉,不许别人帮写,不告诉家人,写好还得抄九份。妻子戴着镣铐夜以继日的写诉状。她晚上值夜班晕倒,昏迷不醒,监狱门诊说随时有生命危险,到定点医院也说有生命危险,这才通知我写封信给妻子。

师父说:“尤其是在这场迫害中,你不能够升起正念来,反而增加了无数的仇恨。中共邪党是很坏,不久就一定要淘汰它。可是哪,你们知道什么是坏人、好人吗?你心里装的是恨、是恶,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生命?”[1]“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

我静下心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加持我写好真相信。让每个字都带着大法弟子的善念、慈悲的能量,而且在写信中我常默念:“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3]在师父的加持下,信好象都是现成的,十来分钟,一挥而就。我深知,此信看守所警察首先过目,于是我求师父加持让这封信具有慈悲的穿透力。

大法慈悲的能量使我身心祥和,觉得一切不正的都在善解。我来到医院,两个武警端着冲锋枪列立门口,杀气腾腾,十分恐怖。我若无其事的走進去,相互介绍后,气氛有所缓和,还都说那信写的好。

我看到妻子戴着镣铐,面容憔悴。她说:“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这是宪法赋予每个人的权利,践踏法律的不是我而是他们,我原有健康的身体,把我迫害成这样了,我没有病,我不挂针!”我说:“不管怎样说,你晕倒了,还便血,送到医院来,站在他们角度看,不能说是错的。站到你的角度当然有你的道理,我也不会勉强你。”她说:“我的上诉还没写好呢!有人还不让我写!”我说:“上诉是你的权利!”有个队长说:“没关系,一会儿叫他(指我)代你写,写好我给你拿去。”

我说:“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法制晚报》登载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限制了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公民的合法权利,那才是破坏了法律的实施。”这时队长说:“我以前是学法律的,迫害法轮功是不合法的,真的没有依据。”我们又谈了许多法轮功的事。他说:“我也看明慧网,你说的我都知道。”武警和另三个人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们的态度都在发生着变化,有时也给武警解答些问题。我偶尔出去办事时也有人问,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澄清事实,也有骂邪党的“真是祸国殃民”,还讲退了几个人。

后来,妻子再次被送医院,看守所要求取保候审,因为有污蔑大法的词语,我们都不签字。第二天,队长开车带我去办取保,我不愿去,因为涉及到不能签字的问题。他一定要我去。

一路上,我给他讲真相。他说:“这些年,光危重病人我都救活二十几个。”我说:“看你就很善良,人在公门好修行,积德容易,会有善报的,能保护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的事。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更好的人。江泽民一伙不择手段的迫害,用所谓的《刑法》三百条及两高司法解释栽赃。但是,每当律师们质问法官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时,所有法官都无言以对。历史上迫害佛法都没有善终的,人不治天治。从2012年到现在,光贪官抓一百多万。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他们从来都不会想到秦城监狱是关他们的,这就叫人不治天治,现世现报。对神佛的迫害,天惩随时都可能降临。但是,危难关头,每个人都给一次选择未来的机会,三退保平安,真名化名都行,神佛看人心,你这么善良,又能辨别是非,神度善良人,我用某某名字帮你三退吧?”

他激动的说:“太谢谢你了!”我说:“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救人的是大法师父,你要感谢大法师父。”他激动的说:“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我说:“你得救了,我真心的为你祝贺!”

在这个过程中,另一个队长也做了三退,还有一个队长没来的及,在简短的时间里,他告诉我:“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别把我捅到明慧网上。”我说:“你能几次站到公正角度说话是很了不起的,应该受到赞赏,我真为你明辨是非高兴。”

公检法相关人员在六一零操纵下,非法判同修四年刑,我找他们一律不见,在同修们配合下,给各涉案人员、市委、政法委、检察院、高院、高检寄真相信、劝善信、上诉状。

诉状到中院,代理法官就一句话:“认罪可以开脱,不认罪就维持原判,没有第二个条件。”我说:“根据判决,一个家庭主妇哪来的权利破坏法律实施?她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公民有信仰自由,你想想又是谁破坏了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的实施哪!”他支支吾吾的要赶我们走。我们说:“上诉到你这里了,上诉人的合法权利是什么?”法官说:“只有认罪这一条路,你有异议,可以写好书面递上来。”我说:“直接递给你吗?”他说:“是的。”我说:“正好,我这里写好了,有家属意见书,有《法制晚报 》登出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他接过去看,只是应付推诿。后来,中院维持原判,把虚弱的同修骗去看守所,送到女子监狱。

在反迫害的过程中,无论县级法院、中级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在特定情况下,我都给他们寄过真相信、劝善信,讲过真相,递过家属意见书,也当面质问过他们。我面对公安局的队长和几个警察说:最高两院关于办理邪教犯罪案件的解释有违宪违法,超越解释许可权,偷换概念等三项错误。“两高”对所谓邪教问题的解释,扩大了刑法的范围,涉及到了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人身自由的限制,以司法解释之名行立法或立法解释之实,明显越权。那么两高的解释明显犯了偷换概念的低级错误。你们绑架法轮功学员,说低了,你们是不明真相,说高了你们是助纣为虐。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中,取消了旧条款中的“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不追究警察责任”的免责条款,撤销了警察职务犯罪的保护伞。识时务者为俊杰,多为自己和家人的长远平安想想,不要把执法变成犯罪,愿你们有个好的未来。队长也说:是呀,是呀。

师父说:“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5]。无论人明白多少,大法的慈悲,对每个人都会给你选择未来的机会;大法弟子没有仇恨,不参与政治,只是用纯真善良唤回生命的本性。人仅存那点善良是否还能复苏,命运还把握在自己手中,就象一堆余灰中哪怕还有一点火星存在我们都不要放弃,要用我们修炼人的慈悲与耐心让它从新燃起来。

法轮功学员修的是慈悲,只要良知尚存,有一线希望,都希望公、检、法、司人员有个好的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