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作品反映修炼状态

更新: 2020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负责设计神韵相关主题的产品有好些年了。我开始能够理解很多事情,包括合作以及我的个人修炼

道路

我得法的时候二十岁,之前我没有接触过计算机,对大法也完全不了解。我第一次需要使用计算机,是在我开始为德国大纪元工作的时候。

有同修问我是否愿意尝试设计类的工作。在初期参与这项工作时我感到非常的无助。现在,当我回看当时的设计工作,我感到很惭愧。但我也能明白这是必须经过的历程,也明白这是引导我走向设计元素的道路。

我开始训练我自己,开始与专业的平面设计师進行交流,去丰富设计的理念——这些建议非常简单且有效,即使过去了十五年仍记存在我的脑海里。我明白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们的学习能力比一般人要好。计算机的使用很快成为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能越来越好地掌握以及运用。

这一切显得如此地不可思议: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我依然不断的在提升着自己的能力。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学习到需要的技能。有一段时间我必须学习设计报纸的技能,随后这样的技能在杂志编辑的项目中被用到。我知道这是师父以及神明在我需要的时候所给予我的能力。

当我不在法上时,我会犯错误,或没有能够设计正念足的作品。太黑暗了,太现代了,太尖锐了—— 这些都是我常常能听到的充满批判性的评语。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总是接收到这些批判性的评价。慢慢的我明白这是我必须要面对的。我所学习的最好的平面设计作品,也不过是常人做的作品,而且是正在败坏的社会之中的作品,平面设计,如同一切别的艺术表达形式,其实都已经变异了。明白之后,我继续往下深挖:我的想法是不是真的这么黑暗以及现代。我察觉到自己没用正念進行创作,也没有用正念来面对日常的修炼。我没用大法来充实我自己,反而在工作中听常人的音乐,以常人为工作的模范,而不是以一名大法弟子的身份来工作生活。师父说:“所以搞出来的所谓艺术已经不是人的文化了。因为它不是在理智、清醒中搞出来的,不是人的正念、善念对艺术美的正确认识搞出的真正人类美好的东西。这样一来就是艺术在堕落。”[1]

我对学法没有很深的认识,而我也常常忙于各种项目,所以学法时常常被各种各样的思想念头干扰。我又如何让真正的我升上来呢。在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之后,我明白了学法的效果不在于我学了多少,而在于我如何修炼我自己。师父告诉我们:“可是无论是哪一行业,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个正的基础,你去创作什么作品,都是透着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会使人受益。一定是这样的。”[1]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所以有一天我能够为德国神韵设计材料。

难以置信的荣誉

当我被问到能否为神韵设计材料时,我犹豫了。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参与的设计元素,而他们已经有一定经验了,而我却毫无经验。一开始,我只负责设计一些小的广告方案,渐渐的开始参与越来越多。直到五年前,我开始接手负责整个的设计团队。当时我没有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却有一种自己是一名骑士的感觉。我感到能够被委任这么重大的任务是一份无上的荣耀。

我从前所学习到的一切现在都能派上用场:报纸以及杂志的设计技能都回到了我身上并得到更大的進步。困难的部份也开始了,因为我感到有责任达到神韵的要求。

我表现得象一名警察,提醒每一名协调人:请务必遵循规定!我开始变的强硬,也开始与内在的自己抗争。一边是协调人,一边是神韵办公室。我把他们当成相反的两面,认为他们遵循着完全不一样的工作理念。我夹在中间,尝试着向他们去解释各方的决定。 我感到非常的渺小,觉的被不公平的对待着,各种矛盾让我感到非常的疲惫。

当时在德国我们的工作并不好,也让所有的设计概念蒙上阴影,老实说当时的自己常常想放弃。而唯一让我坚持下去的原因是没有人可以接替我的工作:只是因为我找不到其它办法才只好继续承受着。

在这期间师父的讲法一直鼓励着我:“‘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2]

有些协调人想改设计方案:换个不一样的图像,不一样的颜色或者不一样的字体。我甚至有一次在广告中放了八个不同的字体。我尝试解释这是很不常见的或者是很不专业的设计,但并没有成功。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叛逆者,这也是另一个同修很早之前跟我说过的话:“我没办法跟你工作,因为你总是反对所有的事情而且很叛逆”。这评语沉重地打击了我。前协调人说我应该向韩信多学习,从两腿之间爬过去,因为负责任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从这一次的矛盾中我学到了很多,并得到了一个舍弃我骄傲的机会。尽管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反对着,我也做到了协调人所希望我做到的事情。 突然之间我就看见了:我看见了我能够承受这一切,而且我也能够去掉我的骄傲,但这并不是发自真心的,因为这不是纯粹的配合。我只是简单地参与且忍受了,只是做了协调人想要我做的事情而已,但我内心深处还是在抗拒着。我的身体状态总是不好,常常都会头痛。

广告的不成功也使矛盾冲突更加复杂。我并没有很诚实或很坦然的阐述我的观点,只是简单的继续着。我以为这就是师父想要的合作模式。

但这并不是师父想要的。我需要负起更多的责任以及付出更多去让广告成功。我被完全的带進了这场自己没能理智对待的小型战争中。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也能够承受这一切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开始明朗化了起来,而这种“这不是对的”的压抑感受,正在顽固地包裹着我的灵魂。

我问:信任在哪里?设计师,你为什么不听我们的?但我其实更应该问的是:我怎样才能够让他们认识到这些问题?我怎么才能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方向让广告能让更多的人看见?

我一直都确信所有从神韵办公室出来的都是正确的,并且符合相应的格式。

我意识到我必须要放弃我的执着心,而不是被人类的琐事困住。从我自身来说,我的配合都是很表面的,并没有完全的真心实意以及开明。我只想到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师父的诗《洪吟三》〈谁是谁非〉总是这些时候出现在我眼前:

谁是谁非
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对细节的专注

但其中一个批判性的评价需要较长的时间去改变:太粗糙。我一开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一个同修对我说:“你对细节不够专注。”我开始思考:这是什么意思?我明明是既投入又用心。但在心中渐渐意识到一些问题,过了一会儿我了解到,这不仅仅反映在我的设计成品上,更反映了我的修炼状况以及日常生活。

比如说,在我的家里,我没有很认真的打扫卫生。当与他人交流时,我没有很注意我的言词,所以导致了很多的误解。最后,当我要创作时,我没有专注于细节,而这些在神韵材料的专业成度来看尤为重要。

我开始有意识的专注起来,而不是简单的过一遍事情。我意识到我过去总是比别人动作快,是一种隐藏起来的好胜心,名利心。事前把事情都先想好要比冲动的做事情更重要。自从我察觉到这一点之后,我开始变的更多的替别人着想,在配合上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但这是必须的。这开始让所有的事情更好的持续進行并减少错误。

当我两年前第一次参与神韵会议的时候,总设计师聊到设计的时候,我觉的自己听得云里雾里。他指出了我们设计的弱点并且解释了什么是可以使用的什么是不恰当的。

我感到自己在椅子上陷得越来越深,并感到深深的愧疚。我感到非常的焦虑因为“该做好的”并没有做到,并觉的我单方面地做了很多的错事。总设计师的解释让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设计方案的错误,并让我上了很好的一课。从一个修炼人角度来讲,我经常向外找,太想找出协调人的想法或做法是错误的,而不是真正的配合以及协助。

师父说:“你们做出那东西,既没有艺术欣赏力也没有对传统艺术色彩的概念,很多我看上去都很土气,所以影响神韵声誉呀。”[3]

我们设计了很多师父要求的广告。很多很多的广告方案没有达到标准。我意识到遵照师父话并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是多么重要。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我的心平静下来了,设计的质量也得到了提升,我们神韵票的销售也一年比一年高。

我谢谢你们的信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