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招来“病业”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是以法为师,还是用人心对待,正是对每个修炼人最直接的考验,在我修炼的过程中,充分的体现了这一点。一念之差,人神之别。

一、心不正招来“病业”魔难

二零一五年八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外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恶意报警,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在师父的保护和海外同修的营救下,我们四十八小时左右顺利回家了。

但我回家后就被家人看管住了,我丈夫二十四小时跟着我,我没有了自由,我被“软禁”了,我很难才能约见到同修,不能出去讲真相,我着急、怨恨、怕。

丈夫是个脾气十分暴躁、又万分胆小的人,我怕他发脾气会晕过去(以往生气就会晕倒),在这样的魔难中,被亲情、怨恨心、争斗心、怕心阻挡着。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大法书和电脑被抄走了,回家后,只有一个mp5,然而学法不象以前入心,总是杂念不少,发正念也少,因此学法得不到法,人心也去不掉,正念就起不来。正如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我当时就是这样的。

在这个时候,我实名诉江了,警察也多次到家里来敲门,虽然警察来时我不在家或者没有让警察進家,但是警察的到访却给家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丈夫更是怕的不得了,侄儿、女儿、兄长、妹妹都来劝我,要我不要那么自私,让我放弃修炼。在关键问题上,我守住正念,我明确的告诉了家里所有亲人,我是不会放弃修炼大法的。他们改变不了我跟着师父走的这一念,但是我也没有跳出情的框框。

由于警察到处找我,我丈夫和我一起被迫流离失所了,三年多时间在外面找房居住,直到二零一八年的九月,我才真正的看到自己完全不懂得怎么修炼,还不如一个新学员,不仅如此,简直就象常人一样。

有一天,突然我脑海中出来一个想法,要用我的医疗卡给先生开药,就去了医院。但是开药就得“看病”,“看病”就得讲“病情”,我怎么办呢?哦,我没有得法前,是有风湿性心脏病的,就这样说吧。师父说:“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1]。师父还说:“因为在他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一切物质,都随着他的念头演化,也叫随心而化。”[1]“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就我这一念,结果医生一检查,心脏病,而且还高血压200多。

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含糊,更来不得半点虚假。医生说你这个情况,身体处于灰色地带,我当时对于医生的这个回答没有概念。这时,师父看我不悟,又慈悲的点化我,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大家知道禅定这种修炼方法,静止在那里,心跳的速度都要减缓,血液循环等一切都会减缓。”[1]是啊,师父点化了,我不能怕。

医生马上把我转到急诊科,医生检查完心脏病,也没有开药,高血压给了药,心血管科的医生告诉要我去找心脏外科医生做手术,还告诉我他介绍的是这个医院第一流的医生。我想,我是不会去找外科医生的,我是修炼人,是大法弟子,我怎么能去做手术呢。

但是我还是没有真正悟到师父点给我的法的真正内涵,我表面上不怕,其实在深处已经怕了。我被这个“怕”带动着,动摇了,我心想把高血压降下来,心脏问题我按师父说的做。在修炼上打着折扣,我就象师父说的那种人:“有的时候那个旧势力就看你,到底你动摇不动摇?它看你的思想,来弄你。最后你动摇了,它就得手了。”[2]

结果,我吃了降压药,那个旧势力得手了,于是血压每天都高、低乱变,有时候很高,有时候又低,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好。我问自己:我还是大法弟子吗?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我们一开始修炼,师父就帮我们清理了身体,我问自己,真的信师信法了吗?没有,没有就要赶快回到法中来,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二、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关

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3]学了师父这段法,我才悟到了,既然“消业”是旧势力干的,而旧势力干的事师父都是否定的、不承认的,我做弟子的更不能承认,必需否定它,排斥它。我要跟师父回家!

我真正的定下来,静心学法,要在法中洗净自己。有师父在,有法在,怕啥。我每天学法三讲,还学师父的各地讲法,而且,几乎每次学法中,师父都在法中告诉我,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加强炼功。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尽管我不争气,师父还是看护着我,而且师父几乎在每一讲中,都把法理点给我,我哭了。

我去找同修,同修听了我的情况后,说:你看你,怎么我的头脑里感觉你就是想着“病”?不行,不承认它!我说,我明天要外出,离开同修很远,我见不到同修怎么办?同修说,没事,今天就好了,没有那回事了!我悟到了师父是借同修的口点化我呢,我的正念也升起来了。同修们围成一圈,帮我发正念,马上我感觉到了慈悲祥和的能量,非常舒服的感觉,我好了!

我回家后,完全停止了吃药,当天晚上发完正念一小时,师父又帮我清理身体,我的心跳的非常非常厉害,心都要跳出来一样,头晕的特别难受,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时真的难以承受,我在思想中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否定它、排斥它,我不停的背法,我要拉着师父的手跟师父回家,师父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4]

我不敢放松自己,保持主意识强,背法、发正念、背法、发正念、背法、发正念,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头脑保持清醒,在思想中一直保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直这样坚持坚持,到凌晨,我有点承受不住了,我坐不了,试着站起来,站不起来,我知道如果是常人就没命了。我豁出去了,就听师父讲法,不想“病”,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师父,一切由师父做主。

我这时候只能半躺下来,但是我主意识清楚,我不能离开师父,不能离开大法,听师父讲法,一直听,一直听到早上四点多,睡着了。

五点多,我被先生叫起来,要出发了,要坐飞机去很远的地方。我十分难受,感觉起不来,怎么办?要坚定正念,起来!不能这样,要起来!等我坚持起床后,我突然感觉我好了很多,但是我不敢放松自己,起来了,我还是一直清醒的背法。出发了,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艰难的行走,不能让同行的先生看出我难受。在旅途中,我一直听着师父的讲法。到目地地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那些“病”的症状没有了,我可以正常的学法,发正念。感恩师尊慈悲救度!谢谢同修帮助!

以上是由于自心生魔,招来“病业”魔难和闯过关的情况。

我这篇心得体会已经拖了一年多了,一直写不出来,每次想好了标题,打好了腹稿,但是一提笔,就大脑空空,什么也没有,写不出来,总感觉自己很多时候不在法上,不知道怎么向师父汇报,怎么与同修交流。这次终于写出来了,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也悟到了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师父多次点化我:“了却人心恶自败”[5]。我悟到不论遇到什么魔难,都要拿起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去执着,多学法,正念正行。

个人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