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护我走出死关

更新: 2020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谁今生能够得到大法,谁就是无比幸运的生命。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1]

我于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炼。由于没上几年学,文化程度有限,对法理解不深,只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在师尊的慈悲加持和保护下走过了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在邪恶铺天盖地的造势并一次次的利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下,我没有妥协过。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

二十年来,我被绑架过四次,在我强大的正念抵制下,无论是暴力洗脑还是劳教(一年零十六天),邪恶都未达到目地,我都堂堂正正回到家。

给女儿班主任的一封信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女儿学校强制学生购买一本诬陷、攻击法轮大法的邪书毒害学生,还要收三元五角书费。我和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认为把书买回来后烧掉,我认为不能买,这钱不能交。于是我就没给孩子钱。结果老师问女儿为什么不交钱,孩子一直不说话。小同学们以为我家里困难没给她钱,就纷纷为女儿捐钱,女儿拿回家后哭着和我说同学给的钱在课桌上堆了一大堆。这让我也很感动。于是我就给班主任写了一封信。

我首先感谢老师和同学对孩子的关心,唯有这样道德高尚的老师才能教出这样纯真善良的好学生,接着就给她讲真相,不是交不起那三元五角钱,而是因为那本书不能买,因为那里面的内容纯属造假,是故意毒害人的,它只能欺骗那些对法轮功不了解的人。然后我又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显现在我身上的超常及家庭生活方面的变化。我告诉老师,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我说法轮功书上清楚的写着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最后我说:希望田老师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找一本《转法轮》看一看,了解一下,对她绝对有好处,千万不要错过机会。我让女儿把这些钱送回学校,并告诉老师这钱我们不能要,麻烦老师帮忙退还给同学们,并代我谢谢那些善良的孩子们。

女儿放学回家和我说,班主任接过信都不着急上课了,把信看完后,还对全班同学说:“欣欣的家长给我写了信,等下课前我给你们念念这封信。”

我想这位老师看明白了,为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

昏迷八天 起死回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邪恶闯入我家,连续打了我几十个耳光,给我铐上手铐把我从三楼拽下去,送到洗脑班,又有十几个人手拿着各种棍棒对我一阵乱打,乱踹,直到我昏迷过去。后来有点意识时我隐约听到有人说:“她是装的,把铁棍烧红了烫她!”他的话音未落,我就又失去了知觉。不知道昏过去多少次,也不知道打了我多长时间,醒来后,洗脑班的主任说,知道你来了几天了吗?后来才知道我已经昏迷八天了。

在昏迷过程中,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我却便血不止,他们就把我送去医院检查,发现腰部脱臼,左侧肋骨折了两处,因便血严重,医院不收,建议送北京治疗。那时他们想尽了办法:找来了一个叫魂的先生,叫一次十块钱,此人说摸我的头顶时有一股气流在攻他的手,觉的奇怪,很害怕,就不来了;又找来一个江湖骗子,用一碗米粒叫魂,折腾了几天,也无用。

实在没有办法了,洗脑班的主任就派了两个打我最狠的人给我念《转法轮》。不知念了多久,昏迷中的我听到声音了,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我听有人在读《转法轮》第三讲中的最后一个题目:“法轮大法学员怎么样传功”,读的很认真,有时读错了,还有人纠正他。我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这时我还听到那人说了一句:“看看法轮大法学员是怎么传功的。”当我听到他把“狭隘”念成了“狭益”时,就不自觉的说了一句,“念错了。”这把他俩吓了一跳,可都非常激动,大声喊:“醒了!醒了!”

来了许多人,洗脑班的主任也来了,赶紧问我:“饿不饿,你知道你来了几天了吗?”我听的出来,他是真诚的。我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这些人都不敢看我,他们都很害怕,其中一人说:“我没打你。”其他人也跟着说自己没打过我……

那个主任说:“你想要什么,这回都给你。”我说我什么都不要,就要《转法轮》。他马上说“可以,可以,可以。”当时就去给我拿来了三本书,一本《转法轮》,一本《精進要旨》,一本《美国讲法》。

是师父在鼓励我多学法,感谢师父的慈悲。

过了几天,“六一零”的主任来查看洗脑班的情况,一進关我的房间就看到了我身边的大法书,气的疯狂的责骂洗脑班的主任,并说这是什么地方,这个时候给她看这书!并命令把书收回去。洗脑班主任说:“谁愿意收谁收,谁收了,出了事谁负责。” “六一零”主任走了以后,那个主任还继续让那两个人给我念书,最后还说了一句:“你要真的好了,我就炼。”

一个月到了,我的身体恢复了很多,他们就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家。后来得知那个洗脑班主任不长时间就离开了那个邪恶的黑窝。

到家后我就加强学法炼功,糟糕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知道没有师父替弟子承受,我是不会活着出来的,谢谢师父又帮我过了一次生死关。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时而会遇到不明真相的威胁要举报和谩骂,我都不动心,在师父的保护下都有惊无险的躲了过来。弟子会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跪拜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