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奖学金风波

更新: 2020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已经和妈妈一起修炼大法将近十六年了。修炼大法使我受益良多,这十六年中我再也没有因为生病吃过一次药,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同时,在社会道德败坏时,也是大法让我有了做人的准则与参照。让我明白在社会的大染缸中逆流而上,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二零一八年时,我正在读大四。一天晚上,班委到我宿舍,要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大三时的智育分数达到了可以拿学院里的一等奖并且可以拥有申请校奖学金的机会,但坏消息是我的德育分数不够,我需要一份某单位的实习证明或者志愿服务的证明,这样德育分数再加五分就可以获得学院里的一等奖学金和申请校奖学金的机会了。

这时班长也来了,班长和班委都非常激动,她们认为这不仅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同时因为前三年间我们班的院一等奖学金都被其它班的人占了名额,这次要是我们班有人拿了这个奖,她们也觉的是为我们班扬眉吐气了。

我当时听了后心中汹涌澎湃,光学院里的一等奖都有几千块,更别提学校的奖学金了,我只需要找爸爸或者是亲戚随便开一张假证明,我的德育分数马上就可以升上去了。但是我明白自己是修炼人,在大学三年中,我并没有去实习或者参加社会志愿服务,如果办了假的实习证明或者志愿服务证明,这不是造假吗?这和师尊要求的“真、善、忍”中的“真”简直就是背道而驰。但是没有证明,我不仅院一等奖、校奖学金得不到,甚至连学院里的三等奖都很悬。

班长、班委和我的室友都觉的我配拿到这笔钱,并且很多人每年都为了奖学金挤破脑袋的制造假证明来提高德育分,然而苦于智育分数不够而得不到奖学金,我既然智育分数达标了那一切都好说了。她们轮番劝我,班长对我说:“做人不要太轴了(木头脑袋)。”我心里想:真是难啊,我不造个假连同学都不能理解了。这时,我有点动摇了。

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明确的告诉我造假是不对的,就算别人可以作假,而我们是修大法的,我们要修“真”。妈妈说:“这个德育分的一部份不就是要看人的品德吗?在德育分数上造假,这不是最大的讽刺吗?”妈妈的话瞬间使我清醒了很多,是呀,我怎么能随波逐流呢?我的德育分不够,不就是没有达到评选标准吗?为什么被同学一说,就感觉那笔钱已经成为自己的了?

室友小声对班委说:“她和她妈一样(傻)。”虽然她们这样说,但是我心里清楚,师尊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知道我的选择是对的,我没有因为利益而忘记做人的准则。

拒绝造假后,我感谢了班长与班委的建议,但同时我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尘埃落定后,我反而轻松了,我为我的选择而高兴。

周末回到家,班长给我打了通电话。她说她把我的情况给辅导员说了一下,最后辅导员给我加了五分,并且通知我做好申请校奖学金的准备。我非常激动,最后德育的这五分在我看来是这次奖学金中最好的礼物。我意识到如果这五分是造假得到的,那就好比种了一棵歪脖子树,它永远不可能长成参天大树。用不良的手段得到了这次的奖学金,那这个奖励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鼓励我的造假行为吗?为了钱让自己留下污点是多么不值得的事情啊!当我拿到院一等奖学金和校奖学金时,我终于体会到了问心无愧的快乐与坦荡。

回想自己大学四年的时光,正是因为我按照“真、善、忍”的特性不断改变自己,我才会认真的完成我的学业。因为我知道不能作假,我才不会去逃课、作弊与抄袭,我才能在班上保持数一数二的成绩,我的智育分数才会排名第一。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予我的最好的奖励。

回想自己十几年的修炼路程,虽然身在社会中,不良风气与陋习容易使人迷失与麻木。但是大法时刻都在净化着我的心灵。让我在迷茫时懂得了做人的标准、有了明辨是非善恶的能力、使我明白了生命真正的意义;因为在大法中,我才能够渐渐变的理性与从容;是大法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让我的人生不再是恶性循环,而是不断的充满阳光与希望。这一切都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感谢师尊给予我的一切!谢谢师尊!谢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