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过病业大关

更新: 2020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二年我开始修炼大法后,从一个非常自私、道德低下的人逐渐变成一个好人,身体也变的非常健康,可以说大法让我脱胎换骨了。

我从小胆小、听话,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就读重点学校。八岁时因为父亲出轨,父母离异。因母亲没有能力带我,我是跟着父亲和继母长大的,他们后来有了一个女儿。他们一直对我母亲没有带我耿耿于怀,所以跟着父亲的十一年里我受尽折磨,这种折磨是精神上的折磨。表面上我没有受到打骂等虐待,实际上受到的伤害更甚。

可以说那时的我,俨然一只脚已经迈向地狱。这时转机出现了,二零零五年母亲喜得大法,我因为担心她,把《转法轮》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看了一遍,看完后便放心了。这也为我日后得法奠定了基础。之后在梦里遇到危险,我知道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教亲戚念九字真言。

转眼到了二零一二年,我的人生仿佛走到了尽头,眼前的魔难让人面对不了了。这时我想到了大法,潜意识里知道只有师父能救我。我跟母亲说我要修炼,她很快托同修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那时周末我读大法书,平时利用上下班时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得法之初,一改之前的苦闷,感觉生活又有了生机。

二零一六年年初,思想业猛烈的往外涌,自己知道要做好人,可是邪念不断往出涌,压都压不住,这时真感觉生死关来临。我知道只有师父能帮我,就大量的学法。当时我和妈妈住在公司宿舍,妈妈因为和宿舍保安讲真相被告了,这时领导找到我,说只要以后不讲真相还可以在宿舍住,我拒绝了。我们找到一处市中心的房子就搬了出去。

这时我身体消业很猛烈,往往周末大量学法后状态好了些,上班后就又不行了,当时的状态已经不大适合上班,就向公司提出了辞职。上班的最后三天,感觉已经撑不下去了,左脚走路很痛。最后一天下班回家,平时走十分钟的路程那天走了半个多小时。

消业开始后,右脚脚背靠近小腿处起初破了点皮,后来伤口越来越大,并结了痂,不时有液体排出,慢慢的排泄物伴有恶臭味。清洗伤口时,发现痂里面都烂了,把痂弄掉后,右脚脚背现出了一个大洞,从这个洞里可以看到里面的肉和一条筋,右小腿和右脚都肿了。左脚沉重很痛,人也很虚弱。

这种情况下,我妈让我把情况告诉了爸爸。他来了,说我得了败血症什么的不去医院就要截肢,我很坚定的告诉他我不去医院。当时伤口用纱布和胶带贴着,我很害怕他会揭下纱布看伤口,他什么也没看抱怨几句就走了。

在消业最猛烈的那几天,右腿肿得无法双盘,炼法轮桩法时有点站不住。我想应该要双盘炼功,这样坚持了一周后,伤口神奇般的变小了,差不多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露在外面的筋也长到肉里去了。慢慢的左脚不疼了。

我坚持每天炼功,学三讲法,每天上午出去配合同修讲真相(同修讲,我跟着发正念、记名字)。情况好转后,我又坚持每天炼两遍功。这样坚持了九个月之后,右腿消肿,右脚的伤口收了很多,过程中排出了很多有毒的液体,当时穿的鞋子的真皮内胆靠近脚背处都是黑色的。右脚伤口收口时,长出了很多白色的筋,一个洞长一条筋,长好后另一个地方又出现一个洞长一条筋,这时我才知道,那时脚上的筋都断了,原来看到的白色断头就是脚筋啊。我妈帮我洗脚时我问过她,她怕我害怕没跟我说。脚筋断了却一直能走路,是师父呵护着弟子啊!

这次是师父从深层帮我净化身体,现在的我皮肤细嫩,身体变健康了很多,可以说师父把一个烂苹果变成了好苹果。

这个过程中,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妈妈同修的照顾,感谢学法小组同修和一起讲真相的同修。那时我走路很慢,同修一次次的等我,并一次次的鼓励我。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