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相币传递真相

更新: 2020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我自己在做好其它项目之余,利用生活购物之机,用真相币传递救人真相。用心去做,尽心尽力的做。

一、十几年如一日坚持使用真相币

我从不嫌弃用真相币这事太小不值得做,也不怕多用真相币会招来麻烦。我认为,每一张真相币在另外空间,都是帮我们除邪灭恶的勇士,是我们救人的好帮手。真相币上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有能量的、威力无比的,它们给世人带去真相,带去希望,带去福音。一张张真相币,就是一份份真相资料,一剂剂救人的良药。用心去做,让更多人得救,同样是神圣使命的一部份。所以十几年来,不管买什么东西,我一直使用真相币,从一元、五元到五十、一百的(五十、一百元的自己手写),都用。

二、零散纸币的兑换、收集

考虑到去银行换新纸币的数量有限,为减少做真相币同修的负担,节省他们的时间,所以我尽量自己去市场兑换零散纸币,然后清洗、整理好,再去同修那换回打印好的真相币。

每次出去之前,先准备好大量的真相币;然后就一心考虑:买什么东西?怎么样付钱,可以使花出去的真相币多,但真正用掉的钱少、换回来的零钞多?如买一个汽水馍要一元,付二十元,找回十九元零钱;去超市买一袋早餐饼干要四元,付一百元,找回九十六元;买一把白菜要两元,付五十元,找回四十八元……付出去的一百、五十、二十的,可都是真相币呀。每出去一趟,看着大把大把的零钞装满小包,心里那个乐啊,没法形容,笑声自己从心里往外飞,走路都象是要飞起来一样。其中找回来的硬币,都攒在一小罐里,以备真相币短缺时救急;或攒满一罐拿市场上换成纸币,大家都抢着要。

三、零散纸币的清洗、整理

每次买东西时,如果对方找回的钱太脏太旧,我都非常有礼貌的请求他再换一张新一点的、干净一点的,只要诚恳有礼貌,一般人家都换。

回家后,细心整理散钞,一张一张,理顺理平,再冲洗,去污,然后边吸水边压平,直至完全干透,光洁一新,就收起来,清点好,再去同修那儿换成真相币。

冲洗时要小心,我一般不在水中浸泡,纸币吃水太多会变软,容易破,也不容易干。把水龙头打开,放细小的水流,拿着纸币,一张张从水流中过一趟就行。然后在一平整的桌面上,把淋过水的纸币,一张一张的用手纸擦拭,纸币的每一个地方都擦到。这样,在擦去污渍的同时又吸走了一部份水分。我私下里称为“给钱洗脸、擦脸”。有时也跟钱说几句话:“钱呀,我都给你们洗干净了脸,再拿去打印成真相币,你们可得用心救人啊!”

给钱吸水、压平也很简单。用一个硬纸盒,把擦过脸的纸币一张张铺放在盒面上,叠着铺放,但每张都留约半厘米宽的“头”在外面以方便吸水;然后用一个纸板(如买上衣时衬垫在衣服里的纸板)盖住,再放一个装有物品有一定重量的纸盒压在上面就行了。过大半天或一天后,换一次盖钱的纸板。一般一两天钱就干透了,可以收起来。

四、大大方方、和颜悦色使用真相币

使用真相币就怕胆胆怯怯、畏首畏尾。想一想,我们是在救人呢!怕什么呢?付钱时,大大方方的把钱拿出来,递给对方。如果是面值较大一点的钱,对方往往会反复验查真伪;这时,发一正念:不许任何人对大法犯罪,让他快点把钱收下来。偶尔也有人说:“你这又是法轮功的钱。”我和颜悦色的说:“别人换给我的,说用法轮功的钱积德积福;你也多用吧,用了会生意兴隆、家富人旺的。”这时对方往往都会收下。

一次,我拿出一沓一元的真相币共一百多元,付西瓜钱。卖主是位三十来岁的女子,她说:“看你这钱又干净又整齐,我就喜欢这样的钱。把你这钱都换给我吧。”我说:“好,你回去好好看看上面的字。”像这样主动索要一元、五元真相币零钱的事时有发生。

当然,也遇到过不愿收真相币的人。一次去购物中心买衣服,小票都开了,收银员坚决不收两张百元真相币。我笑着说:“很多人告诉我,用这有字的钱可以给后辈积福;既然你不收,我身上又没带多的钱,那对不起了。”收好钱,笑着离开。象这种时候,早点离开,不宜呆太长时间。凡是拒绝收真相币的人,我都不买他的东西;换个地方再买。

更有一次买苹果,摊主是位四十来岁的男子,一见钱上有真相内容,立刻凶神恶煞般嚷嚷起来,他一嚷立即招来围观人。我看阵势不好,心里发着正念,平静而严肃的对他说:“你不收这钱就算了,你有收什么样的钱的权利,我有用什么样的钱的自由。一大早刚开张的生意,你这样不礼貌,大声嚷嚷,还怎么做生意呢?”说完,趁他一时语塞,拿上钱转身就走。使用真相币时,不管对方态度怎样恶劣,绝对不跟他发生正面冲突;理智、平静、快速的把事情处理好,迅速离开。

五、疫情中,加大用真相币传播真相的力度

武汉肺炎封城,购物都是超市配送、孩子们微信支付。心里那个急呀。一解封,赶快准备大量的真相币出去用。因为真相币既不会被扔被撕,而且流通周转快,每张真相币都是救人的使者啊!疫情还在蔓延,快快把真相告诉世人,更大面积的把真相传播开去,这是当务之急。

这时我对真相币充满感激,甚至产生一种敬意和神圣感。也跟真相币沟通:一定尽全力发挥救人的最大作用。五元、十元的,往往不再去换找零钞,而是五十八十、一百两百的往外付。出去时发正念,一路发正念,付款过程中一直在发正念,所以一直都很顺利。如买自封袋(装真相资料用)一百多元,全是五元的真相币,店主看都是五元的,很高兴。买牛肉,付的几百元全是十元的真相币;砍牛肉的说“钱上都是法轮功印的字”;可收银员却喜得不得了,说:“我正愁着上哪去换零钱呢。”

一次次在心里谢谢师父。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只要我们走的正,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弟子身边,保护着、帮助着、成全着弟子!谢谢师父苦度众生!

五元、十元的都用出去了,所以这段时间,一般都用手写百元真相币到超市去找换零钱(这里不主张同修都这样做,因人制宜,安全第一。百元钞票的背面中上部份有一椭圆形花环,那儿适合用红色笔写真相短语,字数多点的写在外环,字数少的写在内环,也呈椭圆形为好。不显眼,不凌乱;如有类似的百元真相币模板打印上去,效果应该更好,可能还会有人把它当作钱上本来就印的有这字呢。)

六、大法弟子的钱都是大法资源,不宜给后人留攒太多

也许有人说,你有钱,才那么大方、大手大脚的。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主要在于对钱持什么态度。

一般来说,靠退休金生活的人,如果是同一地区同一阶层或是同一行业,退休工资的差距不是很大;不是生意人,靠工资生活,钱是固定的,都从社会保障局那儿过。但我认为,大法弟子的工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大法资源。我们知道,修炼人的一生,都是被安排好的,工资是我们在世间生活的物质保障。工资用来养活家人,是一种职责,一种义务,是应该的;但超出“必需”的不必要支出,家人用多了,会不会造成他们的罪过?我们已经把孩子抚养成人,供他们上学,帮他们自立,助他们成家,甚至很多父母一直还在替他们料理家务、照看孩子,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如果还一心一意想着把钱都留攒给后辈,如果后辈有出息,给钱多了,会损其志;如果后辈没出息,给钱多了,会增其过。所以,在后辈需要时,我们可以全力帮他;在他们都已独立、自立时,我们不必为他们留攒太多的钱。在保障自己的生活必需和攒点钱备日后不时之需外,如果有多的,为正法用,为救人用,何乐而不为!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看法,不可一概而论,更不可强求他人。

七、抓紧最后时间,全力做好每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全力救人

因为心性不到位,人心太多,助师正法路上,我们已经留下太多的遗憾和悔恨。无论我们做多少、付出多少,都报答不了师父亿万年来、生生世世的慈悲苦度。眼看着那么多不接受真相的人将为邪党殉葬,我们要加快脚步去救他们啊,虽然要什么由人自己选择决定,但我们必须全力去做,哪怕看似微不足道,只要能救人,就全力做好它。

衷心感谢师父对弟子的一路教诲、一路保护、一路成全!愿更多生命接受大法、得到救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