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币的一点浅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做真相币这个项目。刚一接触那一把把新旧掺杂的钱币时,觉的又脏又有味,只能是硬着头皮在阳台上开着窗户马马虎虎的做。心想这小小的纸币“无手千手过,无腿走万家”,不知粘着多少病毒病菌和污垢。其中又破又旧的纸币,被分拣出来就象往外拣垃圾一样,拣出来之后还得一张一张的修补熨平。

刚开始,拣出来的破损币占百分之十左右,后来,越是怕脏怕味,拣出来的越多,有时竟达到百分之二十五以上。甚至有的时候,心不在焉,手指竟然能被纸币划破。尤其是在熨平的过程中,高温下散发出的味道更是奇特难闻,打印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不是卡纸就是堵墨,情绪越来越烦躁,越干心越凉,越干越不愿意干。怎么办?放弃吧。再找个干净的项目做。脑子里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可是转念又一想,别人做就不脏了吗?都怕脏就都不做了吗?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多学法,遇事要向内找,我就停下来反复学法向内找自己。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有哪些人心。

如,嫌脏怕味怕吃苦的心,对大法不坚信怕影响自己身体健康的心,做大法工作不严肃不认真、糊弄事的心,硬着头皮做是为了给自己积功德怕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心,等等。归根结底都是怕心私心,唯独没有大法弟子该有的善心、慈悲心。真相币项目既然是师父肯定的,那肯定就有大法的威力,有救人的力量。再想想我们修炼前业力满身,人心凡重。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为我们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把大法传给我们,给了我们那么多那么多,师父嫌弃我们了吗?没有。不但没有,反而非常珍惜我们。至于说病菌,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的是正法,是有强大的能量的。不但有师父的法身看护,还有其他的护法,身体里还有许许多多的生命体。每个细胞都储存着高能量的物质,不好的物质根本就上不到身上来,怎么还能害怕纸币上的病毒病菌呢?大法弟子的正念哪去了?

法理上明白了,思想上想清楚了,基点也就摆正了,做起事情来就不一样了。再看钱币也不那么脏了,闻起来也不那么难闻了。我就从阳台上搬到房间里做了。奇怪的是,我发现分拣出来的破损币越来越少,分拣越来越快,越干越顺手,越干越愿意干。打印起来也顺畅了。有时听着打印机那欢快的节奏就象唱歌一样美妙动听。面对着一捆捆经过整修打印好的钱币,就要踏上救人的征程,心中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我想万物皆有灵,它们不也是一个个生命吗?它们来到大法弟子家中,几经修整,改头换面,然后带上真相信息走遍千家万户去救度世人,不也是救人的法器吗?我和它们能接上这个缘份共同救人,这是多大的缘份、何等的荣幸啊?我怎么能嫌弃它们呢?大法弟子不是讲善讲慈悲吗?我善待它们了吗?我的慈悲心哪去了?如今,对于钱币的味道不但闻不到了,而且还时常闻到一股股好象从远方飘来的清香的味道,有点儿像敬佛时燃烧的藏香或檀香的味道,但又比那更细腻更深远,玄妙无比。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可能是在这一点上我悟对了。

修补钱币是一个需要既认真又仔细的工作,由此我想到我们当地人做针线活儿时,把穿针叫做认针(认真的谐音)。在认针的时候,那个心理状态是什么样呢?能不精力集中吗?能不全神灌注吗?胡思乱想时心不在针线上,那线头能糊弄進去吗?由此我还想到师父要我们认认真真学法,发正念精力要集中,我究竟做到了多少?三件事是何等的严肃啊?怎么能马马虎虎呢?这件事情看起来是我们在做,在另外空间里不知道有多少生命在帮着做呢。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怎么能不认真做呢?

这几年做真相币的过程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也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师父讲过相由心生的法理,我悟到在做大法的事情时,修炼人只要是心在法上,修炼人的自身与周围的环境都在随着心性的提高在发生着变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创世主的智慧在不同的层次中都能体现出来,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工作中的一切成效都来源于修炼人的正悟,都来源于宇宙中这至高无上的大法。

由于层次所限,以上所悟只是个人的一点浅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