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师保护 修心去执再精進

更新: 2020年10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一日】“在这历经魔难的过程中,我能真切的感受到其中凝聚了师尊无量的慈悲保护与巨大的承受,我才能度过这场魔难!”再次读到大陆同修文章《危难之时师看护 信师信法神迹出》中最后的这段话,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感恩的泪水决堤似的流啊流。痛苦的往事不堪回首,实在不想再提起,一个多月都过去了,一直想写这篇交流文章,却有一种莫名的阻力使自己一直没能提起笔来。

两个多月前,开始出现左手不好使,拿不了东西,接着头疼的厉害,身体也出现状况,站不住,坐不稳,摔倒之后自己爬不起来,得别人帮助才能站起来。

一天早上,丈夫出小区门口买早餐,因为很快就回来,就没有喊在对面屋里睡觉的儿子来看着我。我自己起来上卫生间,结果摔倒在地上,自己挣扎着想起来,不但没起来,不知怎么把离地面约一米高的水龙头打开了,下面有一个水桶,我只顾自己往起爬,不知道水桶水已满,水流了出来,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在水中挣扎着了,直到丈夫回来把我抱起来,又从新换了衣服。左臂也抬不起来了,坐着坐着就朝左边倒下去,几天后发现左边肩膀摔脱臼了。也不记得当时是否喊师父帮自己,只觉的欲哭无泪。

因为头越来越疼,身体状态越来越差,自己的主意识越来越弱,正念也强不起来了,虽然心里知道自己是过关,也一直没去医院。我修大法二十多年来没吃一粒药,出现这个状态自己也不知问题出哪儿了。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到当地医院做了CT检查,虽然自己也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迫害,结果出来后,说是脑干上长了个放射形状的东西,必须马上接受治疗,否则有生命危险。又到省医院专科做检查,告诉必须马上手术。这期间家人做怎样的决定我已经不知道了,只是在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中与疼痛对抗。清醒时就学法,发正念,发正念时左手莲花掌伸不开,与同修一起学法,学着学着身子就倒了下去,同修就再把我扶起来接着学,有时学着法人就睡了,同修就轻轻拍拍我的腿,让我清醒清醒,再接着学。每天晚上必须丈夫或儿子轮流给我读师父的法,直到我睡着才停。有一天晚上丈夫和儿子都睡下了,我疼痛的睡不着,迷迷糊糊中动了一念:我修炼大法二十多年,弟子不怕死,也不执着圆满,如果师父让弟子走,弟子无憾。接着感觉到一种轻松的兴奋的舒服的感觉,这个好呀,人世间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不知是梦中还是昏迷中我眼前曾出现了这么一幕:师父双手将平躺着的我的身体轻轻的托了起来……每想起这一幕,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也许是师父看到弟子放下怕死和圆满的执着,又将弟子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谢谢师父救了弟子!后来才知道,如果必须手术的话家人决定就放弃,只做保守治疗。因为这种状态即使手术,成功的几率很渺茫(妹妹是医生)。北京当时因为疫情正在封城去不了。这不都是师父在安排吗?

可是旧势力不肯罢休,在亲情的诱惑威逼下,接受了针灸和用药,这是修炼以来最最痛心的了,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想写这篇交流文章的最大障碍。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给师父丢脸,给大法抹黑。这从中也暴露出求名的心,虽然心里也求师父把药物转化,不能在弟子身体内起作用,可是毕竟还是在亲情关摔了跟头。

本来因为头疼,每天都是迷迷糊糊的不清醒状态,突然有一天晚上不犯困,怎么也睡不着,一连三天都这样,白天晚上都不困,人还挺精神,头也不迷糊了,家人都感到很奇怪,自己因为悟性差竟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几天后才悟到是师父给自己清理大脑而出现的状态。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和帮助下,加大力度尽量的多学法多发正念,有同修来和同修一起学,没有同修来自己坚持学。终于闯过最艰难的二十多天,突破亲情关,停止用药。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开始靠着墙炼动功第一套和第三套,第二套功法炼半小时,几天后,第四套功法也炼下来了。丈夫怕我摔倒,就在我的对面和我一起炼动功。渐渐的我就自己独立炼功了,二十几天后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第二套功法恢复一小时。意识清醒后能在网上帮同修发三退名单,在师尊加持下,八月底之前完成自己的法会投稿,还承担本地部份大法弟子第十七届法会交流稿的修改并发往明慧网,现在每周参加小组学法,同时负责每周给周围七个同修下载《明慧周刊》广播,使自己有了大的突破。

痛定思痛,为什么修炼到最后还摔的这么惨重,差点被邪恶夺走生命?在学法中,在与同修交流中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首先,我认识到内心深处隐藏很深的怨恨心----对丈夫的怨恨。一直以来对丈夫的怨恨没有从根子上去掉,总认为丈夫对不起自己,辜负了自己,伤害了自己。明明知道是自己修炼中有漏,学人不学法,做事不理性太极端自私让邪恶钻了空子,丈夫如此表现,自己不但不在法上修自己,去除情魔,解体邪恶迫害,反而在内心增加很深的怨恨,甚至恨的失去理智。虽然表面上别人也看不出来,自己也一直在修去这个怨恨之心,但是都没能彻底认清并解体共产邪党恨、恶这些邪灵因素。师父曾点化多次也不悟,在这次魔难中,丈夫的付出和表现对我触动很大,一天天看着丈夫忙来忙去的身影,突然有一天脑中闪出一念:这个生命真的很纯正啊,内心深处顽石般的怨恨物质瞬间化为乌有,深深感到对不起丈夫,从此彻底改变对丈夫所有不好的看法。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将计就计给弟子化解了怨恨的顽石。这是导致这次魔难的主要根源之一,弟子感恩师父,因为只有师父啊,只有师父,为弟子化解魔难,为弟子付出承受。

再就是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导致自心生魔而不自知。长期以来,觉的自己法学的多学的好,正念强能承担一些大法项目,能做些救人的事,觉的自己很了不起,比别人都强,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求名心越发加重,都自心生魔还不警觉!还觉的自己不错呢,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由于干事心强学法状态不是很好,有同修提醒过,自己还不以为然,还是那么坚持自我,自以为是。认识到这些,从心底里发出:师父啊弟子知错了,弟子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真的知错了。这次魔难,弟子刻骨铭心,谨记在以后的修炼中真心修自己向内找,真修实修。感恩师父给弟子机会。

还有就是强烈的有求之心,这次魔难发生后,强烈的有求之心再次暴露无遗,求师父帮弟子减轻魔难,赶快走出魔难,不想再承受身体上的痛苦;求能有同修指出自己的人心执着,自己好尽快解脱邪恶迫害;求每天都有同修陪伴自己学法,发正念,给自己添正念、鼓励;求家人都能理解自己,关照自己,求得心理上、精神上的安慰。以前自己在这方面也摔过跟头,可修炼就是无求而自得!我更加认识到修炼是多么严肃!!

历经魔难浴火重生,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其中凝聚了师尊无量的慈悲保护与巨大的承受。

叩谢师尊再一次救了弟子!

感谢所有帮助我走过劫难的同修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