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走正了 家人也变了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我一九九六年把胳膊摔了,手臂不能动,当时很痛苦。妹妹来我家,说有个功法很好,能祛病健身,让人做好人,问我要不要学?我想能祛病健身那当然学了。妹妹开始给我念书,可是她一念书我就感觉特别困,而且从来没有那么困过,自己也觉的不好意思。后来发现我的头晕伴头痛好了,原来是师父在给我调整大脑,真神奇。

学了大法没有多久,我的胳膊好了,能动能抬,还能自己梳辫子了。我可开心啦!那段时间我学法很精進,还在自己家组织了一个炼功点,好多人都来我家学法炼功。丈夫有个哑巴舅舅,没有人要他,我和丈夫就接过来赡养,对他很好。别人知道了都说他可有福啊,赶上这么好的人管。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家的炼功点就取消了。丈夫是村干部,比较受关注,他自己吓得不敢炼了,没想到不久他就突然去世了。这对我的打击很大,我不愿再住在那个充满回忆的大院,于是就离开了老家。跟儿女住了一段时间后,经人介绍我又成立了新家,我跟着后老伴到了城里。正好妹妹也在这个县城,就这样在妹妹的鼓励下,我又从新走回了修炼

可是上天又一次捉弄我,后老伴也因病去世了,我又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当时我在这个城市认识了很多同修,已经形成了集体学法和讲真相的环境。我就不愿再去儿子和女儿家住了。可是我在县城里没有自己的房子,于是我就住到也在这个城里的父亲家里。

说是父亲家,其实是弟弟家。因为弟弟和弟媳住在另一个城市,母亲过世后父亲就一直居住在这里。平时弟弟很忙没有时间照顾,我去照顾父亲以后,弟弟就轻松多了。我想,能在这一边尽孝、一边替弟弟分担、又能干三件事,也挺好,也许这就是我的归宿吧。可是现实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

父亲九十岁了,一直重男轻女,把儿子当自己人,闺女当外人。从来都是使唤闺女、不使唤儿子,疼儿子不疼闺女。老父亲腿脚不太好,需要用药泡脚,走路需要扶轮椅。照顾老人,事情很繁琐从早晨起来开始,洗衣、做饭、熬药、洗脚、倒尿盆……所有的活都得干。有的时候感觉很累的时候,刚要喘口气,父亲就说还有什么什么活没干呢,我就马上起身去干。因为父亲下面的儿孙比较多,三天两头来人,所以几乎每天都要做大餐,准备一大家子的饭菜。每次我大哥、大嫂和孙子们来了,老人家就开始一人几百上千的撒钱(老人有工资)。但是却从来不提给闺女或者外孙钱。不仅如此,父亲总是在兄弟面前说我这不好、那不好,不想让他们感激我,怕他们给我钱。慢慢的我心里有点不平衡了,我在这服侍的尽心尽力,一点回报都没有,还老说我坏话,心里开始有点怨气。

没想到,弟媳也对我不满,嫌我住了她家的房子,还经常跟别人冷嘲热讽的说,“嫁出去的闺女跑到老爹这挣钱来了!”弟弟告诉她,二姐过来照顾老人不要钱。弟媳就不提钱的事了,但是还是气不顺,每次来都黑着脸。有一次,她发现我换了一个新窗帘,突然暴跳如雷,说:“这是我给儿子买的,作纪念的窗帘,谁让换的!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了?!”完全不顾忌我这当姐的颜面。受弟媳的影响,侄媳妇(弟弟的儿媳妇)来了,我给她开门,就像没看到我一样,不叫我。我做一大桌子饭菜款待她,从来到走,一句话都不和我说。我嘴上不提,心里还是不舒服。

后来,因为我在这照顾老父亲,父亲很粘人,一听说我要走就不高兴,所以我很少给儿子、闺女看孩子。这样,儿媳、女儿和姑爷也开始对我不满。儿媳直接跟我吵起来了,连自己的亲女儿都说:“你不给我们看孩子,以后等你老了好意思让我们养老吗?”

我每天都感觉身心疲惫,满身的委屈、不平衡、怨恨,修心也修的很痛苦。我很想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找到很多不好的心,但刚压下去又返上来。

有一天,我在痛苦中叫着自己的名字问:“某某,你是来过常人生活来的,还是来修炼的!”我感到那滋味剜心透骨。我说:“我是来修炼的,我是来助师正法的,不是来挣钱的,不是来听好听的!”就这发自真心的一念,瞬间一点怨恨、不平衡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看我真心想改,把不好的心给我拿去了。那种心里的通透难以言表,非常舒服。

后来,父亲还和我说:“养闺女不如养儿。”但是我再听到,一点也不生气了,突然感觉老父亲很可怜,这么大岁数还迷在常人中,“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1]从那开始,我的脸色也变的红润了。以前打坐疼,现在也不疼了,还很舒服,坐一个小时还想坐。

自己走正了,环境也发生了变化。老父亲是离休干部,受邪党的欺骗,以前反对我修炼。每次我一提大法,他就很反感。他不舒服的时候,我和他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是不念。后来,我真心和他说:“爸,您也看到了,您这些孙辈,才四十来岁,哪一个没病的?我之前身体什么样您知道,现在您和我住了这么久,您也看到我现在身体有多好。身体好了不比什么都强么?”老父亲这次没有反驳。

有一天他和我说:“其实我已经念了,我也受益了,我只是怕别人知道,我不敢说。”

老父亲喜欢看抗战片,以前家里还挂着毛魔的日历。之前每次我说邪党不好,他就不爱听。后来我给他讲真相他也听了。我说江魔如果不镇压法轮功,那么多人修炼,道德回升,那多好啊。老父亲听到这也跟着说:“江这个坏东西,干这个坏事!”我以前没上过学,有一次读《赠世人》有不认识的字去问父亲。父亲看了师父的这首诗后,感慨的说:“真好啊,写的真好啊!”父亲越来越认可大法了。

侄女看到我说:“你看我姑身体多好,指甲比我的都红。”大嫂也说:“现在什么人不争啊,你看你姑就不争。”家人由开始的不理解,都在慢慢的发生转变。现在每到发正念的时候,父亲都会过来提醒我:“到点了,你先去忙吧。”我再出去学法、讲真相,父亲也支持。

跌跌撞撞,一路跟着师父走到了现在,时常感慨师父的慈悲,一路的看护。我觉的自己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这也督促着我以后要更加精進。借这次法会和同修交流,希望大家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