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大关

更新: 2020年10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那天,我去了一个离家十多里的小村子讲大法真相。年纪大的人好讲,给护身符也要,年轻的小媳妇都看手机,不听真相,给护身符也不要,一个劲儿的摆手让我走,不知道她是明白真相还是不相信。

那天我开的是三轮电动车。这时迎面一阵清凉风拂过,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回去讲真相把人救下来。我已走出一多半的路,没想回去。

这时没注意路上一条小黄花蛇,我车已到了它跟前,刹不住车,看它往西爬要过道。我从东边绕过去,绕到沟边了,又往正道上拐,心里不稳怕压着它,又是下坡车速快了些,对面来了一辆面包车。眼看着我的车对着面包车撞过去,我赶紧又往回拐,没撞着面包车,我自己的车翻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从地上坐起来,眼看着面包车开走了。眼前出现了妹妹抱着孙女,丈夫也搭车赶到。我问你们都来干什么来了?妹妹说:别人打电话说你翻车了,怎么翻的?但当时我记不起来了。

他们把我拉到医院去检查,骨伤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只受了点皮外伤,头部缝了几针,右脚缝了几针,最严重的是左小腿不会走路,破了好几处,脚趾、脚心都是青黑色的。

检查完就回家了。丈夫可忙坏了,找大夫给我打点滴、吃消炎药。点滴扎了好几天,又吃消炎药,眼看着腿越肿越粗,肉皮通红。腿呀都要肿爆了,这下我可重视了,明白我是修炼人不能打针了。可丈夫不同意,用绳子捆上也得扎,药也得吃,腿肿的那样,将来怎么办?!

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的一句话:“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真把自己视为炼功人,谁还敢动我呢?第二天,大夫拎着对好的药扎点滴来了,说是我妹妹给她打电话,让给我扎针,因为我们是亲戚,我知道这都是我丈夫安排的,让小儿子把着我的手,大夫绑皮管。我坚定的说:“我是炼功人,我不打针。”小儿子走开了,大夫也上一边坐着去了。我知道这是法的威力,是师父救了我。

丈夫進来了说:你不扎我扎。因他那几天肚子疼,也打了几个点滴。我说:你扎起正面作用,我扎起负面作用。

这样风波停了,我不吃药扎针了,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邪恶的旧势力不甘心失败,利用丈夫又给在外地工作的大儿子、儿媳妇、孙女打电话,劝我扎针吃药。我和他们说:让你爹说良心话,我已经停药两天了,腿已经消下去很多了,脚已经消完了。天天炼功,日日见好,只腿肚子还有个肿包。

丈夫又给我三妹妹打电话。夫妻俩开车接我去医院,我坚定的说:哪也不去,我有师父管我,谢谢你们,不用管我了。三妹不高兴,也不放心的走了。下午大包就出头了,淌脓水、血水。

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家人、邻居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

在修炼过程中,遇到难向内找自己。

第一、找到自己对车有执着。第二、自己心性有漏,争斗、妒嫉,没有慈悲的去对待别人。师父点悟,说我不受辱,眼里不容沙子,象地雷一踩就炸,象火柴一划就着。也没好好的找一找自己,在法中归正,总认为自己有理,其实讲的都是人的理,没有按“真、善、忍”法理去修自己,不要再给旧势力留空子可钻。

谢谢恩师对弟子的保护,感恩师尊为弟子的承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