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年大法弟子:感谢师父的保护

更新: 2020年10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年弟子,今年八十五岁。我的老伴是文化大革命中被邪党迫害致死的。我有五个女儿,自从我岁数大了后,她们就不让我自己生活了,我就在五个姑娘家轮番住,但大多数时间是在二姑娘三姑娘家住。

一、病业假相 脑血栓

一次,我在三姑娘家,姑娘姑爷去沈阳了。我自己在家,就感觉到嘴、手、脚都不听使唤了。但我心里可不糊涂,我就给大姑娘(同修)打电话。我自己也马上发正念:这不是我,谁也不配迫害我的肉身。大姑娘也就十多分钟就到了,我俩就一起发正念。三十分钟后我们就一起下楼吃饭了。邪恶的迫害被解体了。

二、大火烧身 幸得师父救度

三年前的一天,我还是在三姑娘家。姑娘、姑爷也是没在家,我就自己去做饭。刚一打开煤气阀门,就听噗的一声,大火四起。我当时一下就想起:“师父救我。”随后一分钟不到,大火就全灭了。

我立即给四姑娘打电话,等她到我这一看,我的头发烧的焦煳一片,羊毛衫也烧焦了多处。我就大哭,四姑娘说:“哭什么,没出大事就万幸了,头发焦了能再长,羊毛衫我可以给你再买两件。”我说:我后怕呀!今天要不是师父管我,我说不定啥样了呢!八十三岁说不定就没命了呢!这栋楼说不定就葬身火海了呢!

我连连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替我们这栋楼的所有生命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

三、蛇盘疮

一次,我感觉腰部火烧火燎的,肉特别的痛。我就与我三姑娘说了,她说:你这是怎的了?上医院看看吧!我说:不去,没什么事。但是我想,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蛇盘疮的感觉。随即正念就来了:我说你个小蛇脑袋,都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快去死吧!果真它就没了,这种症状就消失了。晚上三姑娘问我好了没?我说:好了!没事了。我姑娘也说太神奇了,你一句话它就没了?我说那你就看看吧!一看真的什么症状都没了。这说明师父都给大法弟子神通了,就看你用不用。正念正行,一用就好使,邪恶马上就消失。

四、两次摔跤 向内找化解矛盾

我三姑娘家是六楼。一次,姑娘请我去饭店吃饭,当到一楼时,走着走着,好像有人绊我一下,一下摔个大跤,摔的大腿不敢动了。我当时一念:“没事儿!”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就真的没事了,照样去饭店吃饭。

又隔两天,大姑娘也请我们去饭店吃饭。刚到一楼又是摔了个跟头,这回摔的更厉害,把嘴摔肿了,直流血。

这下我想,我得找找自己了。一下想起跟二姑爷吵嘴的事,哎,真是自己没做好啊!事情是这样的。一天,二姑爷说:“妈,借我三万元钱吧。”他要交保险。我说我钱谁也不借,我现在五个姑娘,我不能开这个例子。姑爷说他急用,不交这钱就完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说那也不行。他就开始骂我,一口一个妈妈的。我就和他对着骂开了。这回为什么把嘴摔肿了?摔流血了?我想是我不对啊,他是常人,我是修炼人,我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啊!我要和他一样,我不就是个常人了吗!想到这,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不对了,我不能骂他。”这不是师父利用他来给我提高心性吗?师父说:“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1]噢,我明白了。悟到做到,我便主动跟二姑爷说话,结果肿的一指头厚的嘴,一天就好了。

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要不学大法,我不得和二姑爷没完没了呀。是大法改变了我。大法真神奇,我这变了,二姑爷也跟着变。他说:“妈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对,不应该骂你。”“妈,你打我吧!你出出气吧!”我说没事,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讲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二姑爷说:“妈,你真不生气?哎呀!这大法多好,我以为这回你可饶不了我了,你们师父真好。妈,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我就是你亲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待你老人家。”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在大法的洪恩感召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与二姑爷的矛盾化解了。

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只有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