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 走过病业魔难

更新: 2020年10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今年三月,武汉肺炎还很严重,我做三件事也没放松,有一天,早上炼功,身体左边腰部、臀部、左大腿后侧到小腿都很疼痛。当时我也没去想它,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几天后,疼痛加剧,无法坐下,只能站立,严重干扰了我的生活与做三件事。

到五月份,痛的我难以忍受,不管怎么疼痛,救度众生的事从不懈怠,师父说:“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1]。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尊敬的师父啊,我实在受不了了,请师父救救我吧……我望着师父,师父看着我,既慈悲而又无可奈何,再一看,师父表情既威严又带着期待的目光,似乎还含着泪花……我心里很难过,责怪自己,这么点小事还求师父,自己忍忍吧。

救世人是我们来世的使命,更是自己的责任。我恍然大悟,师父已经明确告诉我该怎么做了,我谢过恩师,站起身来,做我应该做的事。

一、信师信法 我没有病

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2]

我明白了,我是炼功人,从师父把大法赐予我那一刻起,师父就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我不是常人了,我是个真正修炼的人了。修炼人哪有病啊?如果承认了它,你不是去求它了吗?我不是病。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有师父保护,有师父管,谁敢动我!?

我问自己:你是真正的修炼人吗?我答道:我是真正的修炼人!我又问自己:你真信师父吗?我答道:我真信师父,百分之百信师父!好象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身体疼痛不是病。我问:是什么?是业力,是假相。我大声喊出来:我没有病,我不是病,是假相,是业力。我有师父管,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外界因素不配干扰我,我不承认你!我要解体你!

二、在病魔干扰中实修自己

子女不在我身边,我独居,不管腰腿怎么疼痛,我没告诉他们,他们是常人,要是知道了,麻烦事可多了,我不能给大法抹黑。

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从表面到微观,直到生命的本源,我已经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了,直到现在,师父还在给我不断的清理身体,清理身体,用高能量物质灌透我的全身。我没有病,就连“病”这个概念都不存在了,那是我生生世世自己造成的业力,犯下的罪过,这些巨业比山高,师父都承受了,就剩这么一点点儿把它们分在我修炼的各个层次中,让我悟道、让我消业、让我摔跟头、让我提高、师父真是用心良苦,为了弟子修炼,操碎了心!谢谢恩师!

我没有聆听过师父亲自讲法,天目也没开,但我有幸得到了师父赐予我无边的大法《转法轮》这本天书,书里写着人来世的目地,不是为了当人,如何做好人,如何修炼,无数天机都告诉我们了……作为一个真正修炼人,就是来吃苦的,不然自己欠的业债怎么还啊?怎么能走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终点啊?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说:“师父再说一句,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不能自己找干扰,走好最后所剩不多的路吧。”[3]

师父的谆谆教诲,茅塞顿开,我牢记在心。不管左边身体怎么折腾我,我该做的事一点也没落下。同修们需要的真相资料、小册子、救人的光盘、真相币、我自己发放的资料,我都一一做好,供大家救人使用。目前,这些东西是救人至关重要的法器,缺一不可。从买各种耗材到机器维修(机器大的维修,找技术同修);从上网下载到打印各种资料,光盘、真相币,都由我做好,亲自交到同修手中,这样做安全系数高。

我从二零零五年与同修配合做资料,到二零一零年,转入家庭资料点,共做资料项目,十五年了,家庭资料点已十年了。家庭资料点,我都个人运作,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当然,我所做的事,不是我有什么了不起,像我这样笨拙的老太太,连鼠标都不会拿的人,什么字母读什么音,一窍不通,怎么能做出这么高科技的东西来呢?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2]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做的!自己只是这样去做了,而真正做事的是师父。我更感谢师父对众生无量的洪恩!

当同修把“三退”名单交给我时,我要一一核对,重名、错字、别字、都要改好,尽量不给退党网站同修增添麻烦。不管人数多少,几十、几百,人数多时要核对一个错误名字,需要很长时间,即使夜深了,我也不能敷衍,从无怨言。想到第一线讲真相的同修,他们不仅劳累奔波,冒着生命危险,放弃个人的一切名利,为的就是多救众生,交到我手里,在我这儿是最后一道工序,我必须做好,才对的起他们的辛劳,人命关天,更要对的起三退的有缘人,他们都盼着得救呢。

三、在学法中提高心性

我这次的魔难,来势汹汹,感觉身体分成了两半——左边身体又痛又乏力,右边身体与正常人一样。尽管这样,我不声张,不外传,修炼是修自己,谁也代替不了,自己造的罪业自己偿还。但对我做三件事造成了一定的难度,怎么办呢?上文谈到,我求师父:我把一切全交给师父了,请师父安排,请师父为我做主……师父见我救人心切,师父帮助我做到如下:

1.盘腿学法、背法,不管时间长短,全身轻松,一点不痛。

2.打印资料,打印真相币,刻光盘等时,也不痛。

3.买耗材,送资料和自己发资料,救世人讲真相时,一点不痛。

4.炼功,早上与同修同步炼功两小时,发正念三十分钟,再炼一小时第二套功法抱轮,其余三个整点各发三十分钟正念,没有疼痛的感觉,抱轮还觉的挺舒服。

5.做家务、睡觉、吃饭等时都痛,坐不下,有时,用右臀部只能坐一小会儿,睡觉时左侧、右侧、平躺、反正就是痛;做家务、做饭、洗衣……只能向右侧倾斜着,尽量把左边身子的重量倾向右边身子,再干活。随它疼痛,我不理它,不在乎。我倒觉的这是好事,欠人家的债,就该偿还,自己欠的业债,比山还高,师父已给消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那么一点儿,让自己吃一点苦,遭一点罪,把业债偿还清白,按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勇往直前。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深刻教训,从今以后,一点坏事都不能干,做个真修弟子,切莫懈怠,别依赖外界因素或宽松环境,求一时的舒服,忘了自己的使命,错过自己该提高的机会。

我从新调整了学法时间:每天自学《转法轮》四到五讲,并重视质量,每学一讲,想想自己在法中悟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自己做的事好与坏,用法的标准要求来衡量。每学完一遍《转法轮》,就背一遍,读法的目地是为背法做铺垫,特别注意师父的法中相似的地方,在背法时注意不要背成一样了。我反复读,反复背,原来没理解的法的意思(表面文字的涵义)也能理解一些了。

在读法、背法中,我找到了很多执著心,如:为私为我、怕心、懒惰心、依赖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妒嫉心等,找到这些不好的东西,抓住它、不要它、去掉它、解体它、在法中归正自己,同化大法。

法学多了,脑袋里全装的是法,把别的乱七八糟的杂念全挤出去了,什么电影、电视,吃喝、玩乐,一切不正的东西在我这儿呆不了。

在集体学法也一样,我跟同修说:我跟你们不一样,为什么?因为我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是用来修炼的,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我可得跑步才行啊!回家,我还得学两讲法。如果遇到别的事,耽误了学法时间,第二天必须补上,作为一个修炼人,学法是第一重要,有法作指导,才不会迷失方向。

四、转变观念 病魔全消

转眼已到六月,有一天,我又该给同修送资料了,我晨炼完了,想歇会儿,可腰、腿不干,疼痛照旧,心想:这可由不得你再干扰,我自己说了算。我站起身来,坚定正念,郑重宣布:主元神听令,你主管全局,副元神、身体内各个细胞、五脏六腑、我身体修出来的所有灵体、还有各个空间的我,你们由主元神主管,与我一起整装待命:救度众生,不准懈怠。

我背上救人的真相资料,出发!我们出发了。虽然这是我的意念,其实他是正念,正念足了,观念转变了,事情就能干好!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有护法神开道,恩师护佑,我们顺利到达目地地!

就在我到达目地地的那一刻,疼痛突然消失了,两半身体合并一体了,整个身体轻松自如,美妙殊胜,似乎有飘起来的感觉,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就在心里重复的念着:谢谢师父了!谢谢师父了……

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2]师父见我正念足了,观念转变了,心性升华上来了,达到这一层次的标准要求了,师父就把我的病业这些败物全拿掉了(其实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再次谢谢师父!

那天我小女儿回来看我,正碰上我要出门送资料,走了一会儿,小女儿累的气喘吁吁,她喊着:妈呀,您能不能走慢一点啊,您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跑,怎么也赶不上。我说:不能慢,救人要争分夺秒!有好几次,我给世人讲真相,他问我:你有五十岁了吗?我说不止,明年八十了,现在已七十九岁了。他们上下打量我,这哪象八十岁的人哪?不可思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