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纯正 师父助我闯过生死关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事情要从三个月前开始说起。我的月事一直很准,可是从六月二十三号开始来了月经一直就没结束(而且量非常大),开始我并没有当回事,因为有师父这样强大的后盾,有什么可怕的呢?但是这一难持续的时间有点长,到八月末,我去卫生间,光冲水就三分钟以上(不然血迹冲不干净),当然这两个月我的作息正常,任何事也不耽误。有一次我去厕所时突然肚子疼,疼痛难忍在地上打滚,被儿子看见,他立即拨打了120,把我送進医院。

在医院里一系列检查后,第二天专家确诊说是“子宫恶性肿瘤”,看片子肿瘤是子宫的两倍大。就算立刻手术,风险也是非常大的。

当我得知检查结果时先是一愣,头脑中出现师父讲过的法:“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于是我跟儿子商量:我不用常人的医疗手段治病了,带我回家吧!他哭着说:“妈,我害怕。”我安慰他,“咱们就听师父的,如果我不接受任何治疗的情况下,痊愈了,就是我信师信法了,师父为我化解了。再者,如果我这样走了,那就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命该如此。”看到我这样坚定,儿子只好同意了。

大夫知道我坚决要出院时,表示无法理解,不同意我的决定,最后还和我签了协议,大概意思是出现任何问题,医院概不负责。

出院以后,流血量更多,可我的精神、面色却越来越好(有人说我像二十多岁的)。每当儿子听到这话,他就哭得格外伤心,他担心是“回光返照”,我还是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说实话我也曾有过快如闪电般不好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中过,每当这时我就告诉自己:我只是一粒微乎甚微的尘埃,有什么资格去质疑宇宙真理?!

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考验和干扰。首先就是亲情,儿子每天都找来各种各样的补血偏方和药膳,我不服用时,他就长跪在我的床前。一开始我偷偷倒掉,后来我发现不对,首先“真”我没做到。最后我跟他沟通,“你愿意让你妈活还是死?是药三分毒,你妈真的没病。”他从那以后就不再弄药膳了。

就这样大量出血状况一直持续到九月二十二号。晚上学完法十二点左右,意识非常清楚,听见有一个声音和另一个声音说:“咱们得先让她(指我)离开一会儿,否则这样大的痛苦,怕承受不了。”我睁开眼看见一位慈祥的老者笑眯眯的向我招手,出于礼貌我马上站起来,让老者坐下,可当我回头示意老人家坐在床上时惊奇的发现我自己还在床上躺着。过了一会师父出现了,师父身后跟着三个身高达两、三米的巨人和三个一厘米左右的小人,师父说你们干活吧!尽量速战速决。回头又对我说:“你站这别动,否则过会找不到你。”我连忙跪在地上说:“好。”我站在那看着巨人和小人在我身上就好像做手术一样忙碌着。师父表情严肃。大概有十七、八分钟的时候,师父点头可以回去了。

我醒来后,已经是二十四日。儿子告诉我这十六个小时的情况:我“去世”的当晚,家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们所表现出的态度各不相同,多数人认为我“死了”要送我去太平间。当时我儿子坚决不同意,他心中有个强大的信念:尽管从现在的医学常识上判定我已经“死亡”,但他就认为奇迹会产生。因为我的肉体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也没有脉搏,与“死人”不同的是身体不僵硬,脸色和体温也没有任何变化。其实,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只是我不能和他们沟通。

通过这一生死大关,使我真正认识到信师信法对修炼人是多么的重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