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河北涿鹿县县委书记陈岗遭举报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张家口涿鹿县县委书记陈岗,57岁,一九六三年十月出生。陈岗在任职期间,执行江泽民的政策,大批抓捕、关押、劳教、判刑、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他被举报。

陈岗在任职期间,发生在涿鹿县的迫害案例:

1)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河北省涿鹿县九堡村法轮功学员陈有忠给高堡一用户安装卫星天线被涿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队长董飞、刘美成等绑架,强制按在地上戴上手铐,并有一女警全程录像。拉上警车,送入县公安局上老虎凳,晚上送入涿鹿县看守所关押。当时董飞说拘留十五天。

十五天快到时(也就是十月十三日)涿鹿县看守所所长李文慧说:“由于开十七大董飞说暂时不能放。”法轮功学员陈有忠开始绝食抗议。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晚,董飞到看守所骗陈有忠说:不放他的原因是怕他出去后去北京上访或继续装卫星天线,只要他做不去北京上访,不安装卫星天线的保证并不再绝食,明天就放他回家。陈有忠听信了他们骗人的谎言。结果第二天(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早晨,恶警董飞又骗陈说回家之前先到张家堡村,确认一个卫星天线是否是他安装的,还要戴上手铐是怕他在半路上跑了。警车走过张家堡村后,又骗陈有忠说要到石家庄确认他从什么人手中购的货。到石家庄市后,把陈有忠送入石市劳教所第三特管中队,一进去先抽一大管血。编造罪名“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每天面壁蹲着使人双脚麻木失去知觉,陈有忠绝食抗议,绝食抗议期间遭强制灌食,把鼻子捅破出血。被犯人蒙上被子殴打等。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生命危在旦夕,石家庄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通知陈有忠家人把其接回家。

2)二零零五年二月六日,法轮功学员王海富被涿鹿县“六一零”政保科科长董飞、赵宣骗到“六一零”,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并向家人索要5000元钱,不交钱便把王海富强行送往张家口洗脑班迫害。期间并未通知家人,半个月后,邪恶的县“六一零”又以因发现王海富给政保科科长董飞,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王玉成写讲真相信为名,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转送到被称“人间地狱”的高阳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五年三月中旬,王海富出去打工,去北京的路上被截住,被涿鹿县煤矿派出所所长刘庆文接回。后来王海富又在本县找了一份工作,在他工作中矿派出所所长刘庆文派人监视、跟踪,天天去他工作单位骚扰。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刘庆文带领县公安局“六一零”从工作场所把王海富绑架到县公安局。帮王海富介绍工作的同事(未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到晚上才放回。警察又威逼王海富交出家门钥匙非法抄了他家,像土匪一样的翻箱倒柜,就连床柜里边的衣服都翻个遍。抄家的时候家人没在,警察还抄走王海富妻子、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的两台电脑。全部大法书籍、所有大法的东西全部抢走。孩子回家一看家里一片狼藉,以为是贼进家偷了东西了。后来给王单位打电话,才知道王被绑架了。

家人去要东西时,刘庆文对王海富的妻子说,过后保证把电脑给她。可是家人去要的时候却推托不给,就是中共邪党的那一套说谎、骗人的流氓手段。王海富的妻子质问刘庆文一伙,我丈夫做个好人怎么啦?要是王海富做了坏事,你们枪毙他都可以。可为什么做个好人你们非要迫害他这么多年(因为不放弃修炼迫害的流离失所几年)气得她大骂恶警一顿,他们也觉得理亏没有说什么。可是,这些年她在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阴影中生活,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3)徐玉祥,河北省涿鹿县某乡镇西二堡村人,男,近60岁,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劳教所,受尽非人的迫害。徐玉祥又被关押在张家口市样台洗脑班(张家口市法制学校)迫害。

在洗脑班因徐玉祥销毁了恶人破坏法轮大法的挂图被贺春丽等人让陪教剥光他的衣服后,用电棍浑身电击,恶人仍不解恨,又换用带刺的电丝网当鞭子浑身抽打,打得他遍体鳞伤,体无完肤。陪教见此惨不忍睹的迫害而辞职。

徐玉祥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无法干活,恶人不给他吃饱饭,一顿只让他吃不足二两的玉米馍,这样的迫害长达一个多月,使他身体极度瘦弱。

一天中午,徐玉祥被邪党恶人孟星星、刘佳无故强拉到阴冷的屋子吊铐(背铐)长达近十个小时,不让大小便,吃饭也不解铐。只让陪教喂一块不足二两的玉米馍。

4)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河北省涿鹿县五堡村法轮功学员胥启娥和三堡村法轮功学员宋英林去栾庄乡李窑子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十一点多栾庄乡的四个警察把二人绑架,绑架时抢走了真相资料、光盘、两个书包。宋想走脱,被三个恶警追随、打骂,把鞋弄掉了,滚了一身泥土,警察强行把她塞进了车里。紧接着恶徒又把胥启娥往车里推,在这时胥启娥不顾自己的安危,还要给围观的乡亲们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不是坏人,也没有犯罪。一个身穿绿色短袖上衣、中等个的人对她气汹汹的说:你爱说,一会叫你好好的说。恶警把她们拉到栾庄派出所,把宋锁在铁笼子里,双手背铐在老虎凳上。恶警又要给胥戴手铐,她不配合,“六一零”来了三个便衣,要做笔录,胥启娥和宋英林都不配合。警察自己编造假笔录上到电脑上,之后又把胥关进铁笼子里,双手背铐在老虎凳上,不让上厕所,当场羞辱她。这时胥对警察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还年轻不要干坏事,你们拿着国家的工资,老百姓养活着你们,你们却抓好人。打她的恶警又说:我们什么没见过?满嘴脏话。还说:你不知道吗?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这是警察自己承认的,他们自己是土匪。所以他们不讲仁义道德。

当天下午四点左右,县“六一零”刘文利、栾庄乡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非法闯入胥启娥家中,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年历、贺卡等。同时也抄了宋英林家,她俩在栾庄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八个多小时,才放回家。

5)法轮功学员于桂成,男,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非法给他照相,收走他的身份证。村口安排闲散人员昼夜监视。对他们家监视的更厉害。专人白天一女的在家门口或邻居门口监视着。黑夜两个男的,昼夜监视着。

一次在村子电线杆上有污蔑法轮功的诽谤标语,他怕毒害众生,晚上就去用小刀刮了,回来后被监视他的人发现了,还抢走了他的小刀,打电话叫来了村公安员,硬拉住他去了村委会,话没说两句。张家堡镇长伸手就想打他。于对他说:你一进来不分青红皂白还要打人,算什么镇长。他这么一说,他才没打他。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他和一位朋友去了一家调电视。在吃饭间,突然三、四个不法人员闯进董奎家中,进门就说是县公安局的,问于桂成:你是于桂成吧!有人举报你了,给人安装什么新唐人。

这时,另一个警察就打开电视,电视演的是河北电视节目。再一个警察上房看董奎家已经安好的(中星九号)小锅,他们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

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一伙警察把于桂成绑架到了涿鹿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还抢走了他汽车钥匙、手机(警察看了手机里面的电话号,又还给了他)和提兜里的95元钱,车里的50元钱也被抢走。又强行给他作笔录,都是警察自己瞎编的,不符合事实的乱说,还强迫他签字。一直非法关押到晚上7点左右,才叫镇、村干部把他接回家。当时扣留了他的汽车。把他车中的所有家用机修工具、车里的东西,还有mp3录音笔等全部抢走,共损失约2800元人民币。

6)唐世凤在奥运前,在涿鹿县“六一零”赵宣、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董飞的指使下,涿鹿镇就派计划生育办公室一位姓陈的女人到法轮功学员唐世凤家里不断监控干扰唐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下午,苑庄村公安员胡卫圆,领一伙自称镇派出所的人到唐家说是照身份证相片,目的是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限制行动自由迫害。唐向他们索要领取身份证的凭据,他们不给,唐识破他们的谎言后,不配合他们。他们恼羞成怒的走了。

第二天下午大约四点左右,唐世凤午休起床不一会儿,城镇计生办那位姓陈的女人领涿鹿镇副镇长潘哲军、闫学军闯入唐家骚扰探听她在家没有,他们刚走了一会儿,就指使涿鹿镇派出所十几个人闯入唐家中,其中有所长刘庚军、副所长杨翠梅(其丈夫张跃进在涿鹿县粮食局直属库)指挥绑架唐,先是谎言欺骗说到镇里签个字就送你回家,上边说不动你们的东西,我们什么也不拿。唐说:我没干坏事,不跟他们走。刘庚军指挥一伙恶警把她抬走,把唐的女儿吓的大哭。唐世凤不配合警察,他们四、五个人就把只穿着睡衣拖鞋的唐世凤强行抬到一辆车上绑架到了涿鹿镇派出所,而后刘庚军等人抄了唐世凤的家,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抄走。又由县“六一零”李志明、班智勇、涿鹿镇派出所带领十几个人、强行戴背铐从派出所绑架到张家口市劳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从派出所院里绑送时,警察鬼鬼祟祟(当时涿鹿镇派出所院内一片漆黑,他们不敢开灯,怕被人知道,还谎称去轩辕大厦,当然就更不敢叫家人知道去向),一路上,涿鹿镇的一胖警察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并恶语威胁。另一名小警察还说要再说话就堵上嘴。由于警察们给她戴上背铐,强拉硬拽,使她全身无力,不能站立,手也被铐破出血了。

到了张家口洗脑班后,唐世凤穿的是睡衣,不能站立,就躺在水泥地上,“六一零”人员李志明把唐抓起来用力扔在沙发上,还骂唐是假装的。当时一名狱医给她量血压,她的血压才40-90.狱医说她是低血压,贫血。因送来一个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就收一万元钱。在洗脑班被迫害的她白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包夹包荣花(涿鹿镇杨堡村人)说:她嘴脸都是黑的。

奥运结束后,九月十七日洗脑班已通知各县区往回接人,而涿鹿县“六一零”,涿鹿镇、派出所把他们绑架后从没有通知过家人把人弄哪里去了,县“六一零”接到通知后不接人,赵宣又指使县公安局政保大队董飞恐吓、欺骗、诈骗法轮功学员唐世凤家人,强迫她的家人给五千元后,直到九月二十八日唐世凤家人才把她接回家。

'陈岗'
陈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