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后 在法中归正

更新: 2020年10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六日】去年我被中共绑架迫害一个月,回到家至今已有一年了。由于怕心重,脱离了整体,在家里带孙子,整天围着常人事转,三件事做的差,心里着急,就求师父,结果,出现转机:放假一个星期。

当天晚上,我来到一位老年同修家,她家只有她一个人修炼。同修很吃力在把门打开,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她说,被病业干扰很厉害:小便经常流在裤子上,双脚无力,走路不稳,炼功困难,学法也困难。我感到她有点神志不清醒。

快到晚上十二点了,我说,先发正念,明天早上再说。发完正念,我倒下就睡了。突然,我一下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一看钟,才两点。

睡不着,就起来给同修发正念吧。发了大约半小时的正念,我走出卧室,看见厨房火炉上火烧的正旺,呼呼作响。我赶快把火关掉,问老年同修,怎么不关火就去睡了?她吞吞吐吐也说不清,估计是十二点以前就烧的。是师父保护,没出大事。我们俩都感到问题的严重性,都被吓到了,赶紧谢师父保护,并求师父加持我们向内找。

这时,我想为什么这些事让我遇到?没有偶然的,肯定有我要修的。我对同修说:赶快多学法,多发正念,向内找。这时,师父把法打入我脑中“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把这句法背给同修听,和她切磋,看症结在哪里。

她就讲了她最近这段时间里的修炼情况,发现她很执著于身体,怕麻烦,怕苦、怕累。以前我已经把她舍不得的保健书清理出去了,可能心没有放下,所以她说的话很多人的东西和负面思维,向外找客观原因。

这时,又想起师父的法“人心凡重难过洋”[2],我又背给她听。我想起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3]我赶紧把她不正确的地方指出来。同时,我告诉同修:我也修得很差,这些事虽然在你身上发生,肯定有我要修的,不然我不会碰到。我们共同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求师父加持,突破病业假相,赶快在大法中归正,所思所想用法来衡量,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修去它,纯净自己。

我边说边找自己,深挖根,一下发现,当初我妈介绍我修炼时,告诉我说:这个功法很好,不会死,修成了,师父接走。我一听不死,因我最怕死了,很执著人生,所以就抱着不死这么一个有求之心,走入大法的,在大法中混事,一直没有真修,认为只要做大法事了,到时,师父就会把我接走。现在认识到这么不好的心,修去它,我不要这肮脏的有求之心。

我继续找:发现还有对“美好”人生的追求和向往,希望有个温馨的家,丈夫体贴、关怀,还有对各种各样情的执著,经常想入非非,没有得到,又产生怨恨心。还有虚荣心、名利心、显示心、争强好胜心,在党文化的毒害下,什么事都觉的自己对。被污染最严重的是色欲心、妒嫉心,心眼小,有时跟同修不和,没有珍惜同修缘等等。

由于走進大法时很不纯,又没有在思想上正本清源、人性上返本归真,这些年栽了很多跟头,走了很多弯路。遇到迫害时,没有正念,全是人心、私心、怕心,路没走正。现在看到同修被病业干扰,出现严重问题,才如梦方醒。警醒后,痛定思痛,自己不争气,感到无地自容。这么多年了,一点都不会修,只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

我又想起前两个月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前夫的妈妈也修过大法,但她一直处于一会修一会不修,近几年怕迫害,她又不修了,去练其它的了。我想,她怎么办呢?怎么才能让她回到大法中来?结果慈悲的师父就安排她到我家来了,当时我没有悟到是师父安排的。因为前夫和他现在的妻子在很远的地方打工,他妈心脏病犯了,没人照顾。前夫说我很善良,又会照顾人,就让她来我这,让我照顾她。

他妈八十多岁了,手也摔坏了,生活难以自理。来了后,开头几天相处还可以,我抓紧时间给她讲真相,给她讲有同修也是不修了,结果很多病都出来了,后来回到大法中修炼,神迹出现了,身体健康了。她听不進去,更不相信我说的这些了。由于没有修好自己,感到无能为力把她拉回来。

没几天,我俩就开始发生矛盾了。由于我对她的怨恨心没修去,争斗心、虚荣心、名利心、爱面子的心全暴露出来了,心眼又小,不愿听她说我不好,而且生怕她说我不是,由于怕她说,所以小心又小心的对待。结果,她处处找我的茬子:我吃剩饭剩菜,她恶狠狠的说:你除了狗屎不吃什么不吃?当时虽然没有还嘴,心里很不高兴。

现在想起,自己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一笑了之,过后,心里又翻起她的不是:你麻烦我了不说,还说话带刺,嫌我做事慢,做事笨,把她气到了等等。给她儿子和家里人说“×××笨得拉稀。”说她现在的儿媳妇如何如何好,又能干。这象导火线一下把我那没修去的妒嫉心、争斗心引发了,气呼呼的对她说:她好,你叫她照顾你啊,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矛盾越来越激化,思想中全是负面思维,尽去看她的不好,心里生气,整天愤愤不平,就叫她女儿来把她接走了。

现在想起来好后悔,本来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却没有利用好那段时间来好好修自己,没有把她拉回来,反而推了她一把。师父说:“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4]所以,我觉的我不象修炼人,一点慈悲心都没有,这一关没有过好,没有照大法要求去修,没听师父的话。没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度我们呢?

同修发生了这些事,我才警醒反思,并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看同修交流文章,才学会了一点点修自己,懂得了修自己的重要性。我对同修说:我们赶快认真学法,救众生,否则对不起盼望得救的众生。

到了早上炼功时,我发现一个问题:老同修炼功时,她在身后放一个茶几,炼几个动作,坐一会,再炼几个动作,又坐一会,反复如此,而且动作也不到位。我悟到表面上是老同修双脚无力,其实是安逸心在作怪。这怎么能行?这不正确状态不是在害她吗?我把悟到的跟她说了,她很接受,就把茶几拿走了。我说,一定要正念对待。这时,我又想起师父的法“念一正 恶就垮”[5],我背给她听,让她在行为上否定。

我又想起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6]我又背给她听,让她加强正念,她虚心接受。师父加持她,第二天,炼功就正常了。

就这件事,我反过来看我自己:求安逸心重,早晨炼功起不来,同修的执著我都有,而且遇到事情,不是用法来衡量这个事该不该做,所以走了很多弯路,做了一些错事。现警醒后和同修一起学法,用法来对照对与错。

我们学法时,老同修读得很慢很慢,又经常增字掉字的读错,但她以前读的又快又好,现在这个样了,我的急躁心又出来了,不耐烦的心直翻。我一下意识到了,赶紧抓住这个心修去它,它不是我。我俩都有想修好的心,在读书的过程中,同修把法中的“修炼”两个字,读掉一个“修”字。为什么读掉?而且是好几处都读掉了“修”字。我叫同修停,把读掉字的地方从新读一遍。

学完法后,我对同修说:为什么把“修”字读掉了?我悟到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注意修自己,只是炼炼动作。师父说:“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你长此下去,别看你炼功,不按照我们法轮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还是我行我素,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其它麻烦事,弄不好你还会说炼我们法轮大法把你炼偏了,这都是可能的。”[4]现在我们才意识到修心性的重要性,以前只是注重炼,没有注重修。

第二天,我们继续学法,她畏难情绪出来了,想一起读,不想单独读。我鼓励她说:师父说:“一正压百邪”[4],大法弟子读得好,一定读得好的。她说行,“一正压百邪”,一定读好。师父加持她,越读越顺,突破了两个小时才读十几、二十页的状况。她正念起来了,说话也有力气了。

这个老同修很虚心。在这期间,还有几个同修来她家集体学法,知道她情况后,也帮她发正念。一个星期后,她的病业状态全消失了。我们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救度之恩。弟子唯有在今后日子里学好法,修好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多救众生。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