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十五年受尽酷刑 吉林谭秋成又被构陷庭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榆树市秀水乡44岁的谭秋成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冤判十五年,遭残忍酷刑折磨致身体严重伤残;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再次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又被非法开庭。

谭秋成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为他人着想的好人,改掉了抽烟、喝酒、赌博的恶习。

多次上访遭劳教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正常合法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为此,谭秋成多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十月谭秋成去北京上访,后被交到长春驻京办事处,遣送回榆树看守所迫害,当时谭秋成只有22岁。被绑架期间,谭秋成抵制迫害,不做操,不背号规,坚持学法炼功,并要求见市长,提出无条件释放。

起初,拘留所所长魏福成开会软硬兼施,还说:“你们也清楚拘留所是什么地方,如果不服从这里的管制,那我们有的是办法。”

谭秋成没有被他的话吓倒,仍坚持学法炼功。拘留所找来一群如狼似虎的打手,叫嚣着冲进牢门,用“小白龙”(白色塑料管子)把王保工、韩玉珠(在苇子沟劳教所被灌浓盐水而虐杀)、吴小光、张立友先痛打一顿。事后警察们的双手都沾满了血。然后扣上手铐,连搡带踹地塞进车里,把谭秋成送进看守所,两个月之后,谭秋成被非法送进九台劳教所非法关押十个月。

长春市局酷刑:敲打睾丸、上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开飞机”

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为了维护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让世人明白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谭秋成印刷真相传单和制作小喇叭,被长春市局政保科非法抓捕,三个恶警,拳打脚踢,把他的脸部都打肿,眼睛充血,视力看东西模糊,身体受到严重的迫害。

在长春市局,恶警用啤酒瓶子的嘴敲打睾丸,还对他说:等喝酒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回来后把他强行押到长春市净月潭的地下室的审讯室刑讯逼供。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恶警强迫他坐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击腋下等敏感部位;把他的双臂用力往后背, 背到都不能往下压的成度,这种酷刑叫“开飞机”;又把全身用水淋湿,用高压电棍电击,而且都是多次的重复的。

第二天上午恶警把他送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继续迫害,在铁北看守所,为抵制迫害谭秋成被迫绝食十五天,在绝食期间警察把他送到长春市公安医院强行灌食。

监狱折磨:门牙脱落、全身肌肉萎缩、脚被冻伤、手腕化脓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谭秋成被非法开庭,在开庭期间,法庭不允许说话,更不允许自己辩护,而且在开庭之间法警威胁他说:“如果你敢在法庭上随便乱说话,回来我就收拾你。”完全剥夺了法律赋予公民正常辩护的权利,谭秋成被非法判刑十五年,送到吉林二监迫害。

被送到吉林二监之前,得知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吉林二监,全监上下如临大敌。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主抓改造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入监的法轮功人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

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它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质的“大哥”们殴打、体罚、勒索无辜者的场所。来到这里法轮功人员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

狱警指使“严管队”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管理。法轮功学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

从早上五点三十分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臀部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紧接着就是逼迫法轮功人员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为了得到“四书”而获得奖励,全监十二个监区的“小严管队”的看管人员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大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末,吉林监狱在监狱管理局的纵容下,把原来用作“小号”的监室,都安装了残酷的刑具“固定床”。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拉去上,“固定床”:即先是将人的四肢固定在床上,再将人的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向四个方向用力抻,而后,再在人的身下放一卷被子后向四个方向用力抻,再往下压。谭秋成还遭受“三抻三放”的酷刑。被押入严管室上“固定床”,三天后再被“大抻”。

作为法轮功的一员,谭秋成未能幸免,由于拒绝写“四书”,同时要求向监狱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监狱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用刑迫害。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科恶警李永生和五监区的改造队长林志彬把他强行押入严管队,直接上抻床迫害。

谭秋成被折磨得生命垂危时绝食抗议。刑事犯人徐志刚把他放下抻床之后强迫长期固定四肢。谭秋成被关押在严管室两个月,残酷的酷刑折磨,导致他的身体严重伤残。放回监区时,身体极度虚弱,只能扶墙走,手腕被抻的伤口化脓,脚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由于在抻床上长期不动,后背已经瘀血,全身肌肉萎缩。

二零零四至二零零七年四年间,谭秋成每年都有一次,被押入严管队迫害,参与恶警有王元春、张建华、林志彬、李永生、张猛等。

二零零九年五月,谭秋成因平时用来听法的MP4被发现,又被强行押入严管队。恶警王元春追查MP4的来源,谭秋成拒绝说出并绝食十五天以示抗议。在绝食期间,王元春指使医院犯人强行灌食,用一根结实的木棍撬开嘴,谭秋成的牙被撬得松动,导致后期门牙脱落。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王元春为了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集中管理,强行转化,让各个监区恶警配合,把法轮功学员分别集中各个屋,由犯人看管。监狱组织多名“犹大”轮番强行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让看管的犯人长期折磨,不让睡觉,以达到转化的目的。主要参与迫害的犯人有崔清林、柴颜春、闫克辉、王军、潘立军、吴志海等。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谭秋成结束了十几年的狱中生涯,从吉林二监回家时,已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变成了已近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头发掉了很多,已明显的秃头;不到四十岁,上、下门牙已掉,现在的手腕上还有明显的伤痕。

十几年冤狱后再被绑架 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谭秋成和付德才在长春市出租屋内,被梨树县国保绑架。当时付德才和谭秋成拿着保洁工具,正准备去干活。刚出家门,就上来四、五个人也不说啥,拳打脚踢把付德才和谭秋成打倒并强行绑架,又到屋内一阵乱翻,戴上黑头套带走。付德才身份证、银行卡被扣押,现金850元被搜走。

后付德才被放回,谭秋成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一年多,与另外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梨树县检察院非法起诉,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被四平梨树县法院非法开庭。当天吉林公检法作践法庭,没有提前三天告诉当事人,临时换主审法官,剥夺当事人的律师辩护及亲友辩护的权利,不允许当事人说话,限制家属旁听,所谓中央政法委督办的十六人大案,竟然四个多小时就草草收场了。

同时被非法庭审的另外十五位法轮功学员是:孟祥岐(原籍梨树),孟凡军(孟祥岐父亲),付贵华(孟祥岐岳母),于健莉(付贵华大女儿),王东吉(于健莉丈夫),王克民(于健莉公公),王凤芝(于健莉婆婆),韩建平,崔桂贤,刘冬英(崔桂贤亲家),江涛,侯红庆,张绍平,李长坤(已取保),周丽萍(已取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