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上门骚扰 邪恶自灭

更新: 2020年10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前一段时间邪恶垂死挣扎,搞什么所谓的“清零”运动,利用派出所及社区人员等上门骚扰炼法轮功的人,不管是现在炼不炼的,一律让写三书,说要是写了就从黑名单上除名,这些人连唬带蒙、威逼利诱。不法人员也到处找我,已经来我家一次了,由于敲错门了没找到我。

这一天我和妻子(同修)还有一个暂住在我家的亲戚(同修)正在学法,突然看见一个警察跳过板杖子直接進到院里来,很邪恶的样子。亲戚赶紧走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把大法书藏好。他進屋后说:“你怎么老躲着我,快拿钥匙把门打开,外面还有两个人。”我当时心里一惊,但马上稳下来,用很平和的语气说:“再忙也不能跳杖子,容易扎着。”那警察马上也缓和下来说:“那你也不给开门哪!”

我开门后,進来一男一女,那男的自我介绍说:“我是某某,是政法委的。”哦,知道了,我在电话里给他讲过真相,但没见过面,我心想这不是臭名昭著的610吗。这时我看到那个警察肩头上扛着个录像设备,红灯一闪一闪的。我说:“你把这个东西关掉。”他说:“这是工作需要。”我说:“你不关掉咱们没法说话。”那个政法委的人说:“关就关了吧。”警察就把录像设备关掉了,并开始讲邪党的所谓“政策”,还说转化后可以把你的名字从黑名单上拿掉,孩子上学和找工作都不受影响。警察说完后那个政法委的也讲了一通,说转化后有什么好处。

等他们都说完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这之前我和那个政法委的通电话讲真相时,他不承认法轮功是佛法。这回我就先讲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两次大难不死都是因为修大法有师父的保护,几次重病也都通过修大法不药而愈。若不是修大法,我早不在人世了。我能活着是大法带来的福份,师恩难报,叫我背叛师门那是欺师灭祖,我决不干!

那警察听完后说:“我听明白了,叫你欺师灭祖你是不会干的。”马上领着那个女的一路小跑的走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

屋里还剩下政法委的那个人,我握着他的手说:“他走了,现在就咱们两个了。你看现在瘟疫来了,那就是针对这件事情来的,别人什么样你别管,你得把自己的生命保住,你没有命了,未来再好也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伺候你母亲五年,你也是个孝子,也是个好人,好人是不应该死的,你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掉保个平安。你别看平时他们咋咋呼呼,一旦染上瘟疫坐地就麻爪(方言: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的意思),上至超郎驸马,下至花儿乞丐,人人如此,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某某你给它退了吧。”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然后就走了。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我谈笑风生,没有一点怕和过激的语言,我真的感受到了善的巨大力量。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

在这过程中他们没有一句强迫或过激的语言,我妻子(同修)也在外屋不停的发正念,警察问她什么都不吱声,就是发正念,一直到他们走。

没过多久,这天我刚要出门,就听村长喊我开门。我开门一看,嚯!来了一帮人!他们自我介绍,有书记、所长、政法委的、还有村长,后来又来一个看热闹的。那个书记是主讲,我不听他说什么,对着他的嘴发正念。他问我:“你能写出文章吗?”我说我能做出诗来,我还没说几句,他就说老爷子文化挺高。我说:“我念的是私塾,你们是现在的学校,咱俩不一样。”又问我会写毛笔字吗?我说:“在墙上呢,你看吧。”看完后,他们几个都哑口无言,我就给他们讲诗意,讲人要重德行善,讲诗词格律,看得出来他们服了。那个警察还把它用手机照下来了。那个书记看着我写的“为善必昌,为善不昌,必有余殃,殃尽则昌;作恶必灭,作恶不灭,必有余德,德尽则灭”,说:“这是他的人生感悟,就是太消极。”他把重德行善说成是消极,都是党文化变异人的思想观念,真是害人不浅!回过头来他继续在那儿讲,我就一直对着他的嘴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心里求师父加持,不要他再造业了,让他们赶快走吧。不一会就都走了。

我悟到:修炼的人是有能量的,事情的结果是你自己主宰的。你认为他是来听真相来了,那么他就是来听真相来了;你认为他是迫害来了,那他可能就跟你翻脸,让你写三书。你认为有师在有法在,邪恶动不了你,那它就真动不了你。谢谢师父!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