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讲清真相 历届学生得福音

更新: 2020年11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二零零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和教导学生,抓住机缘给学生们讲大法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凡是我教的学生,我一届没落的都给他们讲过大法真相。

我想,这些孩子们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来得救、来得法的,不是只跟我来学人间这点知识的。师尊把他们送到我身边,是让我完成救度他们的伟大使命。这些学生都在期盼着得救,他们背后连带着的无量众生也在期盼着得救。

我教的学生,每个班最少四、五十人,最多七十多人。我一般每年教两个班,为了能顺利的讲真相,我经常给学生和学生家长发正念。在学校时,近距离发正念;在家时,远距离发正念;在课堂上,学生们之间互动时,我也发正念。

我一般在晚自习,学生比较放松的时间,给学生们讲真相。我请老年同修在家里帮我发正念。每次给学生们讲完真相,他们退出少先队后,我都用正念加持学生、学生家长、校领导,相信他们是善良的,都是来得救的,不会干扰我救人,不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多年来,我多次排除干扰,平稳的走到现在。

一、排除干扰 坚持救学生

一次,我给两个班的学生讲完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后,个别学生家长给校长打电话,告知了此事。校长找到我未修炼的丈夫(我俩在同一所学校)给我施加压力。

第二天早上,丈夫开车送我去上班的路上,就一直埋怨我、骂我,让我保证以后不再给学生讲真相,我不答应。他生气的问我:“要是教育局知道了你炼法轮功,全市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了你炼法轮功,你的面子往哪里搁?”我立即笑道:“修炼大法,是全宇宙中无比荣耀的事情。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愿意他们都知道,他们都会羡慕我是大法弟子。”丈夫立即无语了。

不久,学校安装了摄像头,每个教室都有,而且是直对着讲台。我明白这是另外空间的邪灵在吓唬我,不让我救学生。我就经常对摄像头发正念,不准它被邪恶利用,干扰我救学生,我让它记住“法轮大法好”,选择美好的未来。

学期快结束的一个晚自习,我象往常一样,戴着讲课用的耳麦,开着教室门,正念十足,在摄像头下堂堂正正的给学生讲了大法真相。明白大法真相的学生都退了队。

一天,我来到教导处,某同事告诉我说:“有的老师说了,这学期快结束了,小某老师(指我)又要给学生讲法轮功真相了。”我笑了。我牢记师尊的教导:“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谁说什么,我也不动心。另外空间的邪灵想吓唬我,我不怕,谁也阻挡不了我救人。

我在心里给他们加正念:我的领导和同事们已经认可了我讲法轮功真相,也希望听我讲真相,他们好得救啊!果然,后来我给他们讲真相,多数都听,有的同意“三退”,还说谢谢我。给学生讲真相,我还是按计划進行。我悟到,越是堂堂正正的不怕,越没事。师尊保护着我,平平安安的走了过来。

一次,在讲真相之前,我问学生:“你们愿不愿意听老师讲法轮功的故事?谁愿意听,就举手。”我看到好象全班学生都举手了,却没发现一名坐在教室后面的学生没举手。学生们都愿意听我讲真相,绝大多数学生都自愿退出了少先队。

这次我讲完大法真相后,没举手的学生的家长发短信给班主任(也是级部主任),说我讲法轮功,还让她儿子退少先队,让她气的发抖。级部主任不得不跟校长说了此事。于是,校长不让我教课了。

我想,我不能听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当主角,否定邪恶的迫害,我就走师尊安排的路。我对学生们说:“老师没有错,说的都是对你们好的事,是实话、真话。学校这样对待老师是不对的。那位学生家长不明白真相,我不怪她。只是今后不能给大家上课了,老师舍不得你们。你们要记住老师讲给你们的话,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

许多学生都哭了,我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善良的级部主任眼里也充满了泪水。我跟学生说:“你们把这件事告诉你们的家长,如果家长愿意,可以给学校打电话,要求恢复老师上课的权利。”学生们得知是那个学生母亲做的这件事,就都指责那个学生,那个学生的母亲也不闹了。

我平和的跟校长说:“我讲真相是在救学生,而且我说的都是实话,是真话。你换老师也很为难,是吧?而且,我没犯错误,你不应该剥夺我讲课的权利。”我又找了副校长和两个班的班主任,分别对他们说:“你们考虑考虑,想好了跟校长去谈谈,然后告诉我。”

校长本来就是保护我的,他同意我继续上课。我堂堂正正的返回了讲台,让老师和学生们对大法有了正念。

二、正邪较量 邪不压正

有一次,我在晚自习给学生讲大法真相,一名女生被中共邪灵因素操控着捣乱,我就简单的制止了她,心里对她有点不满。修炼很严肃,这个心性上的漏洞就被邪灵钻了空子,这名女生回家告诉了家长。家长不明真相,打电话到校长室,威胁说如果校长不换老师,她就要反映到教体局。校长又不让我上课了,让后勤主任把我的办公用品搬到实验楼的一个小办公室,也不让我和其他教师接触。

周一,镇教委和校长通知我到会议室谈话。我不惊不怕,我向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切都听师尊的,求师尊为我做主。”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干扰大法弟子救人、阻碍这些世人得救的共产邪灵。

我来到会议室,面带微笑的和他们打招呼,只当作是朋友见面一样,气氛很祥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必须当好主角,掌控今天这个局面。我没把自己放在被教委主任等人“谈话”的位置上。这时,教委主任说什么根据内部文件,法轮功是“×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不准在外边炼,在家里也不准炼。我立即站了起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迫害有罪!”他仿佛没听见,还在说着。我就开始发正念,他还在继续说。

为了不让他对大法犯罪,为他们好,我快步来到他身边,大声说:“某主任,你别这样说。善恶有报,保护大法弟子有福报,迫害大法弟子有恶报。我希望你们都得福报,保平安。请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平安。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的话音一落,就听到有人说“嗯!”教委主任和他带来的人都起身走了,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

没想到,我刚一放松,校长就说:“你先别走,等一会儿学校有关方面负责人要找你谈话。”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听您的,一切求师父为我做主。”教委的人等一离开,我立即走出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会儿,校长来了,我给他讲大法真相。校长对大法有好感,已经答应退党。他和气的说:“某老师,现在他们都不在这儿,我跟你说说心里话。你要保护好你自己,教委和学校都尽量在保护你。但是现在不能让你继续教课了,这是上面的意思。你要是觉的闷,就出去走走,散散心。”我指着沙发说:“您坐下,我有话跟您说。”他就坐下了。我就又给他讲了更多的大法真相,劝他不要参与迫害,要保护好自己。我说:“你原来说同意退党,我已经给你退了,你平安了。”他高兴的说:“好,好,谢谢你。”以后,我给每届学生讲真相,他都暗暗的保护我。

三、苦心加用心 救单位同事

我们单位的同事近百人,历经数年的时间,我几乎给他们都讲了大法真相。有个别没有面对面讲真相的人,我也用电话、彩信或请海外同修给他们讲了真相。开始时,我不好意思开口讲真相。后来我悟到,我身边的同事就是自己该救的众生,责任重大,责无旁贷。我单位的同事大都很善良,对我也挺好。我修炼法轮大法,多数同事对我是尊敬的。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2]。这些可贵的生命,历史上都曾经是师尊的亲人,我很珍惜他们,时时牵挂着他们。我提醒自己,务必在大淘汰来临之前,给所有的人都讲真相,为的是他们都能得救。

前几年,先讲基本真相,做铺垫。我给他们每个人用彩信发真相;再用语音电话劝退;再找机会,面对面单独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因为大多数人我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我就利用上下班和午餐时间,找机会给他们单独讲真相。

一天,我看到一个级主任在操场打篮球。我曾多次给他班的学生讲过真相,他都保护了我。我对他说:“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你把你加入的那个党、团、队都退了吧?因为共产党太坏了,杀人如麻。现在又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老天要清算它了!当时你举着拳头发誓,说要为它献身,就是把命交给了它。”他说:“谁给它献身?我才不给它献身,我得好好活着。”我说:“好,那你把党团队退了吧,把这毒誓作废,好好生活下去,好不好?”他痛快的说:“好!”我说:“祝贺你得救了!你跟家里人也都说说,让他们也平安,全家都平安!”他开心的笑着说:“谢谢!”

一天,一位中层干部得了重感冒,见了我就说:“我快不行了,活不下去了。”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马上就会好。”他念了,很快就好了。他高兴的来找我,退了党团队,还要了真相U盘。

还有一位美术教师,就是不肯“三退”。我不放弃,又找机会给他讲了好几次真相,他还是无动于衷。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瘟疫来了,学校让他当防疫员。看到他穿上一身白色肥大的隔离衣進行演习,我对他生出了慈悲心,希望他这个善良的生命能安安全全的,不受中共病毒的侵袭。我发了正念之后,又去给他讲了真相,再给他一个得救的机会。他害怕瘟疫,同时也被我的诚心善意感动了,终于答应退出了中共党团队。

一天中午午休时,我给一名代课的老师讲真相。我告诉他因为教材中有诬蔑大法的内容,某政治教师照本宣科诬蔑大法,参与了迫害,这很危险,我告诉他许多教政治的教师遭了恶报。结果等我上完下午第一节课回到办公室,那个代课的老师就接到校长的内线电话,然后,他冲我说:“某老师,校长叫你去。”

我来到校长室,校长说:“有个政治教师冲進办公室来,就大声吆喝:‘校长,你管不管,你不管的话,俺全校政治老师要联名上告到教体局了啊!’”校长问我:“你是怎么给那位代课的老师讲的?惹人家生气了?”我向内找,知道自己错了,有些话讲的不合适,被邪灵钻了空子。于是,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人心,无怨无恨,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依然对那些政治老师们好。

一天下午,我看办公室只有我和代课老师两人,我就给了他一个真相护身符,讲了简单的大法真相。他很高兴的笑了,接过护身符说:“好,好,平安平安,谢谢你。”

一天,办公室主任说本办公室要举行一次聚餐。我想这是师尊让我去讲真相,我就去了。当我一進饭馆,看见了在座的十多个中层干部,我明白了,这是师尊安排他们来听真相的。坐下后,我一直默默的发正念。最后,我主动站起来,给大家敬茶。我说:“我今天跟各位主任坐在这里吃饭很高兴。你们都很善良,平时对我都挺好,都在保护我,我希望你们平安。请你们一定要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躲过灾难。”一位副校长马上站起来,举杯说:“来,让我们在大法的保护下,健康长寿!”大家都站起来碰杯,开心的笑了。

一般教师可以隔一年教一个班,校长分派不下去时,就让我每年教两个班。我不计较,苦点累点我不怕,多教学生还可以多救人。我说:“我修炼大法,身体好。大法师父教我们干工作不挑。”校长听了,很高兴的笑了,并在全体教师会上表扬我说:“某某老师每年教两个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希望大家向她学习。”这样,我给同事们讲真相时,他们更接受了。

四、在校长室的谈话

校长虽然退了党,但在职位和利益的驱使下,还是不敢说法轮大法好。当着别的教师的面,还会吼我,即使不是发自内心的,影响也不好啊!我不怪他,但我看到有的教师因为他对我的态度,就不敢听我讲真相,我想影响别的教师、学生得救,这可不是小事。我想,我要進一步给学校领导们讲真相,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大法是合法的,把出版大法书籍有法律保护的文件给他们看看。

一天,一位中层负责老师叫我,说校长们找我有事。我知道机会来了,我必须做主角。我在心里说:“一切求师尊做主!”我拿着自己在学校电脑上下载,然后打印的《国务院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文件》和一张平时用的工作表格就去了校长办公室。我不是去配合他们谈话的,而是去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的。

一進校长室,我就看到他们已摆好了阵势。有一个大沙发空着,他们让我坐,我不坐,我就坐在边上的一个凳子上。校长说:“得照个像,发给教体局,证明已经找你谈过话了。”我立即说:“我不照,别给我照,你们别干坏事。不要听坏人的,不要参与迫害。”我用手去盖准备拍照教师的手机,正色劝阻说:“某某,你别干坏事,别照,这是对大法弟子犯罪,将来危险,会被淘汰。”他就不敢照了。

我说:“大家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大法是完全合法的。我这里有文件,你们看看。”校长说:“不看!”我说:“不看,我就读给你们听。”刚读了文件的题目,校长就大声说:“我叫派出所警察来抓你!”拿出手机好像要拨的样子。这时候,前面说过的那位副校长立即站起来保护我,急促的吼我:你坐下!我说:“你看看这文件吧。”

我记住师尊说的:“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3]我守住心性,不和他们争斗,善意的理解校长的难处和压力。为了给校长下台阶,我态度平和的把表格给校长递过去说:“校长,我是给你来送表的。”这时他不给警察打电话了,说:“别扯开话题!”我笑了,缓解了气氛。

接着,我理直气壮的大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合法!”在场的人,一个说话的都没有,他们都安静认真的听着,我听到自己响亮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我就是要来这里喊出这几句心里话的。我喊完了,心里感到很欣慰。

一位副校长说:“大家都在保护你,你看不出来?派出所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说你在外面讲法轮功,都被我挡回去了。”我立即接住话题,我肯定了他们,给他们加正念。我说:“我知道大家都在保护我,你们都是好人。谢谢你啊!你保护大法弟子,会有福报的。可是今天你们也没跟我说呀,我一来就给我照相。”校长笑了,说:“我是叫你搬到小屋里办公。”

我说:“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我一身的大病,都是修炼了法轮大法好的。当初中国就有一亿多人学大法,现在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又对校长说:“校长,你叫我搬到小屋里去办公,我听你的安排。”校长很满意的笑了,说:“好。”我说:“在哪里,我都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都一样救人!”

有一个副校长听了我的话,呵呵的笑了起来,校长也笑了,说:“这是走走过场,签字画押就不用了。你走吧,回去吧。”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谢谢校长,谢谢你们这些善良的人。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将来的天灾人祸大瘟疫中,就能躲过灾难。我希望你们都能平平安安的。”

五、抓紧时间

今年大瘟疫来袭,在最紧张的封城的日子里,派出所警车鸣笛巡逻,大喇叭播放不准随便出门。我不动心。来了这方面的威胁短信我一个不看,立即删除,不接受任何威胁的东西,我也不害怕。那个封锁只能封住常人,封不住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不管用。本地区精進的大法弟子到同修家里办正事,只要发正念,开车门卫就给开大门,步行或电动车就给开小门,小门开着时门卫像没看见一样。

我和同修互相鼓励,克服怕心、困难,依然坚持走出去参加集体学法,风雨无阻,路上随缘发资料或讲真相。我们多个同修协调好,出入别的小区不方便,就互相鼓励,约定在自己小区正念发真相资料。又给众多摄像头发正念,和同修一起出去贴真相资料标语救人。救一个是一个吧,救一个就是连带着他的宇宙众生都得救了。

我吃饭尽量简单些,现在这珍贵时间用来吃好的喝好的,我会觉的对不起师尊。丈夫愿意吃饺子,我就包一些只下给他吃,让他多吃几顿。丈夫看我这么节约时间,很长时间不让我包饺子了,我就鼓励他出去到好的饺子馆去吃,还买给母亲吃,既平衡了家庭,又节省了修炼时间。有时候做好晚饭让丈夫先吃,我就先到自己小区内发一些资料或破网卡,再回家吃饭。

现在的时间是师尊用巨大付出为我们换来的,还有许多世人还没有得救,我还有许多人心没修去。我会牢记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使命和责任,修好自己,不负师恩,不辱使命,做好自己该做的,跟伟大的师尊回到真正的家。

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