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咸阳市礼泉县农妇李雪雅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20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东庄乡马铃村农妇李雪雅与丈夫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他们多次被骚扰与关押迫害,中共警察在她家抢东西,抢走了大法书、资料、录音带、光盘、护身符等,白天来、晚上来,没完没了到他们家骚扰,使他们家不能正常的生活,不能正常干活。

李雪雅与丈夫赵崇安,是礼泉县东庄乡马铃村二组人,以前身体很不好,身患多种疾病,有时路都不能走,下不了床,家里很穷,赵崇安有心脏病和颈椎病,医生说:不要指望他了,也就是说,他可能啥都干不了了,两人都有病,孩子们无人照管,生话实在艰难。李雪雅与赵崇安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大法后,家里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夫妻的病都好了,孩子们都很听话。他们家是种苹果树的,苹果树十六年没上过一粒化肥,也没上农家肥,苹果树长势喜人,每年苹果产量也很好,全村人都羡慕。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迫害法轮功以来,赵崇安、李雪雅家就没安宁过,时不时就有人来骚扰,有县公安局的,有派出所的,有乡政府的,还有村委会的,有时白天来,有时晚上三点来,雨天也来,使全家陷入极度恐慌中,真把孩子吓坏了,孩子们不敢听见警车响声。

二零零一年黄历三月二十六,李雪雅在家,村干部来说:政府让你在北牌“学习”二十天,那时书记是高潮,副书记陆林和几个干部把她骗到了北牌老政府。李雪雅到那以后,看见那里有几位法轮功学员,才明白,这是对她的人身限制,在那里被强制学诬蔑大法的书,逼迫写保证书,不让炼功学法。政法委副书记赵利民和主任罗学凯每天对法轮功学员们强制洗脑,天天叫人写保证书,天天审问,还威胁说,不写就不放人。

那时正是农忙季节,家里麦子没人收,孩子又小,李雪雅的家好象天塌了一样,丈夫整天以泪洗面,村里人说三道四,孩子们正在上学,压力很大。李雪雅被劫持在洗脑班迫害了四个多月,到八月才回家。李雪雅回家后,派出所常来骚扰。

二零一四年黄历二月二十日早,李雪雅和丈夫赵崇安在地里干活,十点多回家做饭,刚走在门口,有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后面有十几个身穿便衣的人(礼泉县叱干派出所所长赵多放、副所长李衍以及警察高旭、陈义等,伙同礼泉县叱干镇政府一帮人),李雪雅以为找什么人呢,他们走到她跟前,一个大个子男的就把她拉住,什么话都没说就把李雪雅往车里抬,李雪雅问什么事,没人回答。这时过来几个人把李雪雅抬上车,有个叫李保运的人压住李雪雅的胸部使她出不来气。这时,邻居们看见了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这样对人?他们不语,人太多,还有几个人把李雪雅丈夫赵崇安拉住,并在她家乱翻,把几本大法书,还有很多资料,还有护身符,有好多东西都抢走了,就这样把李雪雅和丈夫赵崇安绑架到叱干派出所。

在派出所,所长赵多放把赵崇安绑在铁椅子上审问,当时李雪雅在院子里,他又叫李雪雅站在房子里,李雪雅不去被他打。这时孩子们到了。下午两点,所长赵多放指示李衍和陈保柱高旭等共四人把李雪雅与赵崇安强行送到县公安局,又到结合医院,他俩没下车,又送到县北关看守所说,给她丈夫拘留十五天,硬把李雪雅拉到咸阳市文林路看守所,李雪雅被送到咸阳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强行打针,儿子被索要了八百元,说是医药费。

赵崇安被非法关押在礼泉县桥北行政拘留所,不让学法炼功,讲真相,警察郑某和拘留所里的烟民吃花,拿了赵崇安二百八十元(当时进去时,身上带的钱,搜身拿的)。赵崇安被非法关了十五天。

就在赵崇安被非法关押时,李雪雅七十多岁的父亲和母亲来她家,来时开的三轮车来的,来就问说他在那受罪了吗,他们打人呢。李雪雅的父亲连惊带吓一病不起,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一年后离世。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礼泉县公安局王涛、刘翔飞、朱攀,还有不知姓名的人,共四人在李阳火锅店绑架了李雪雅的女儿赵碗碗,他们平白无故的打她,将她拉到公安局,在那里四个人轮换着审问,将她打倒在地,还在胸部用脚踩,还有个人要耍流氓。晚上一点多,家人赶到县上,王涛给李雪雅儿子打电话说,有四千元马上放人,没钱就连夜把人送走,就这样勒索了四千元,两点多钟才把人放出来。

赵碗碗是八月二十四被绑架迫害的,九月一日就住进了咸阳第一人民医院,经医院检查是胸腔积水,医生从背部抽出四斤水,住院十天花了七千元,还没治好,回家后学法炼功恢复了。

叱干派出所
所长赵多放手机号码:13992073228
13259013728
高旭手机号码:15891001608

派出所,李保运,是礼泉县,叱干镇,南岭头村人
派出所,陈保柱,是礼泉县,叱干镇,刘家村人
礼泉县,公安局,刘翔飞,是礼泉县,叱干镇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