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几岁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法轮大法被中共打压,我心中痛苦万分。有一天,我和一个同修爬上一座大山,山上有个小凉亭,我俩站在凉亭里,对着天大喊:师父啊,师父,您在哪里啊!弟子怎么办哪!然后,放声大哭,边哭边说,它不让咱学,咱也要学,要是家人不让学,咱要饭,也得学。

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师父和我还有同修,坐在一起,我手里拿了一本书《法轮大法义解》,师父从我手里拿过书,看了看,又还给了我。同修也从我手里拿过书,看了看,也还给我。师父表情非常严肃的对我说:“坚定,坚定,一定要坚定,师父时时刻刻就在你身边。”

我梦醒了,心想:啊!师父就在我身边呀!从那以后,我心里就踏实了,不管干什么,都不害怕了。

这些年,我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亲身经历和亲眼见证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以及师父的慈悲看护。

面对五个警察小伙,心不动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大戏台,台上就我自己。我手里捧了一个大花瓶,好象在演节目。台下很多人,我跟台下的人说,哪个也上来演吧?没人上来。这时,上来五个穿黑衣服的人,把我围起来,不让我演,要抓我,要打我。我大喝一声:“谁敢动,我是大法弟子!”马上念发正念的口诀,黑衣人一下子都没有了。

三天后,我坐在汽车站点讲真相,一辆黑色大警车,“呜”一下开过来,停在我跟前。下来五个警察,都是小伙,来到我跟前问我:老人,在这干什么?是不是宣传法轮功?不准宣传,再宣传,把你抓起来,关监狱。我说:“小伙子,我叫他们都做好人,不好吗?大法是救人的,我一身病都好了,没有大法,能行吗?将来坏人一个也留不下。”

他们说:好,就在家炼,别出来宣传。我说:“好,哪能不说,叫人家都知道,叫人知道真善忍,都有美好的未来,不好吗?”他们说:还好?其中一个警察骂师父,我说:“小伙,你千万别骂俺师父,对你不好,对你家人也不好,你会遭报的。这是宇宙大法呀!谁敢骂?你胆子太大了!刘少奇谁都知道,前一天还是国家主席,第二天就是反革命被打倒了。法轮功二十多年了,为什么打不倒?这是天法呀!谁敢和天斗?!贵州有块大石头,科学家都去研究了,不是人工凿的,是天然形成的,上面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亡字最大,这不是天意吗?!”我一直和他们讲。

五个警察一看我不怕,笑了笑,都上车开走了。

研究生不如我这个老婆婆

有一次讲真相,遇到一个研究生。我和他说大法好,他不听,他说,傅怡彬练功把他老婆都杀了,血流的满楼梯都是。我说:“小伙,你是研究生啊?”他妈妈在旁边,给他抱着孩子,和我说:他是研究生。我说:“小伙,你不是研究生。你什么研究生?你这个研究生不如我这个老婆婆。”小伙急了:我怎么不是研究生?你说,我怎么不如你这个老婆婆?你说。

我说:“小伙,我和你打个赌,你买十头猪,你把它杀了,你看看能有多少血,能不能流的满楼道都是?你看那养猪的,杀一头猪,就没多少血在盆里,一会儿血就硬了,用刀割的一块一块的。一个人能有多少血,血和水一样,走哪找平。家里地面那么大片,都流满了,流到门口,还有门槛,门槛还有那么高,它哪能流出来?满楼道都是?你信啊?这不是骗人吗?你还信!”小伙寻思寻思,“对啊,我真不如你这个老婆婆。”

小伙又问了我“自焚”、“四·二五”几个问题。我说:“小伙,你寻思寻思,这个嗓子卡个东西都说不出话来,气管切开,还能唱歌?再说围攻中南海,谁知道中南海在哪呢?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都听话,警察说站哪就站哪,最后把中南海围起来了。走的时候,把地上的烟头、垃圾都拾掇干净了,什么也没有,干干净净的,多好,哪有这样的?!”

最后,小伙说:大姨,我是个党员,给我退了吧!谢谢大姨。

两个警察上我家,不敢乱动

有一天,两个警察在门外敲门,我问是谁,说是警察。我说:“家里就我自己,儿子不让人来。”警察说:“大姨,你开开门,俺看看,五分钟就走。”我心想,来吧,来了和他们讲真相,要找他们还找不着呢。

我开开门,两个人進来了。他们看看,墙上,柜子上,门上,“哎呀,大姨,你家满哪贴的,都是大法的东西。”我说:“是啊,大法好啊!我一身病都好了。”“哎呀,大姨,你家地这么干净,谁给你抹的?”我说:“我自己。”“呀,现在国家不让炼,你炼功,你儿子支持啊?”我说:“支持,我要不学大法,我一身病,他得跟我操多少心?花多少钱?还得照顾我。”

我和他们说:“小伙子,我就说,你就写,俺家的奇迹老多了,能写一本书,说也说不完,人的语言没办法表达。”警察说:“大姨,那么样,我的饭碗就砸了。”

我一直和他们讲。最后,一个警察说:“大姨,俺说五分钟就走,这都一个多小时了,光你讲,你不好让俺说说。”我说:“好,那说吧。”两个人说了几句,走了。

有同修问我:为什么警察上你家,不敢乱动?我说:“师父在那看着哪,在家坐着哪,谁敢乱动!这是大法的威力啊!俺一点也不怕,不害怕。”

给警察送资料,警察开车就跑

有一天,我正在我们小区附近的一所医院外面发资料,一个男人从车里走出来说:“老人,别在这发资料,这一片我管;你在这发资料,我不用吃饭了。”我一听,马上就想:我得和他讲真相。

我拿了本资料,就和他说:“小伙子,你千万不能管这个事,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你管这个事,你老婆孩子都跟你遭殃。”他一看我要给他讲真相,马上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别叫人看见你和我说这个,你别跟我说,你别跟我说,我不听,多少人举报你。”

说着,他就上了车,他要关车门,我就拽着车门,不让他关。我没他力气大,他关上车门,对我说:“大姨,起来,我得开车。”开着车就跑了。

以后,再看见我,他也不管了。

冬天穿单衣讲真相不冷,师父法力无边

有一天中午,我睡过了。一看时间来不及了,拿个帽子戴上,随手拿了一件单衣服穿上,就出门了。到楼下,一看,外面又是风,又是雪。再回去上楼穿衣服,耽误时间,心想:没有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不冷。一说不冷,就象一块热布一样,围在我身上。

来到站点,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妇女说:“大姨,你就穿这么点衣服,不冷死了?”说着就搂着我,怕我冷。我说:“我不冷,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不冷,你摸摸我的头,都出汗了。”她摸摸我的头,“哎呀,大姨,你这个汗哪!”

在外面讲了一下午真相,劝退了十多个人。

回家时,买了一碗豆腐脑,遇见同修。同修说:大姨,你不冷啊。我说:“我不冷,我头上都是汗。”同修掀了一下我的帽子,摸了摸我的头,真是满头大汗。

师父点悟:不要照顾

有一天,俺女婿跟女儿说:妈都八十多岁了,你以后经常回家,照顾照顾她。女儿听了,还挺高兴的,我也挺高兴。女儿来了,什么活也不用我干。我出去讲完真相,回家往床上一躺,休息休息,就等着吃现成的。可是,我的腿就走不动了,腿疼。有一次,我叫尿憋的,着急上厕所,走不过去,叫女儿过来扶我一下。女儿就坐在沙发上,看书,一点也不动弹。我憋不住,尿了一裤子。我当时又气又恨,指着女儿,叫着她的名字说:“某某,某某,你好狠的心哪,我从小拉扯你,给你洗衣服,洗到你三十多岁,为你找工作,找对像,操了多少心哪……我这老了,就叫你拉我一把,你都不动弹……”女儿也不吱声,我还觉着自己挺对、挺有理的。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的话一下打到我脑子里:“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是啊,女儿最孝顺了,这不是给我提高心性吗?我没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呀!一瞬间,对女儿的怨恨,一下子没有了,浑身轻松,尽想她怎么不容易,还得伺候她公公。我急忙给女儿挂电话说:“某某,你不用来照顾我。你在家,把你公公照顾好了。等你公公上他女儿家,你再来。我有师父管,不用你照顾。我自己能行。”

我真心希望众生都能得救。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最后,以师父《洪吟三》〈正法〉与同修共勉:

正法

一念惊震大穹外
欲救苍生除众害
万重腐朽旧势阻
身入尘世更知坏
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苍天欲变谁敢挡
乾坤再造永不败

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