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法光 走正修炼路

更新: 2020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开始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如:乙肝4个“+”号、鼻窦炎,体质虚弱,经常感冒打吊针,走路没有劲,还会突发性晕眩倒地。到市里医院求医治不了,又到省城大医院,还是无效。然后又求偏方、找大仙看病,四处求医问药也不管用。整天躺在炕上,浑身无力,活一天算一天的勉强活着。丈夫每天上班,回来还得照顾我,即便他对我百依百顺,我仍然高兴不起来,对生活没有信心。那时的我,整个身心都被憋闷在苦痛里,焦躁的情绪时常令家里爆发矛盾。

一九九八年初冬的一天,我听说村里有人炼一种功,说这功法能治病健身。抱着试试的想法,我找到了在学大法的邻居,她告诉我,这个功法叫法轮功,并教了我一些炼功动作。仅这几天的功夫,我就感到了身体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过了些日子我与同修去炼功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回家就感到法轮在肚子里转,随后肚子里就像开锅似的来回翻腾。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早晨起来整个身体都感到异常轻松。

不久,同修帮我请来了《转法轮》。由于自己文化低,有好多字开始我都不认识,但就是觉的大法好,天天捧着书看,有时遇到不会的字真的着急。有一次,读到“脦瑟”这两个字时,不认识,就躺着想,不知不觉睡着了,有一个人在我耳边告诉了我这两个字的读音。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看我用心学法,就来点醒我。那时也不知是佛法修炼,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有一天晚上睡觉,看见师父的法身金光闪闪的在我面前出现了三次,真真切切。白天我跟同修说这个“梦”,同修告诉我那是师父的法身。这大大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半个月后,我身体上所有的病痛全部都消失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

提高心性

通过学法修炼,我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心性很快得到了提高。我丈夫的脾气不好,修炼前我的脾气更不好,经常和他闹矛盾。通过学法,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当丈夫再发脾气时,我就真的能忍住了,身体变好后也能和他一起干家里的活了,婆媳之间、妯娌之间的关系也溶洽了,对外人我也能按照法理的要求做。

有一次,村里有个人开车从我家门前路过,把我家一只正值下蛋期的鸭子给压死了,他家里的人几次来给我送钱,我都坚持不要,我告诉她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要按师父说的去做。要是在以前,我一定会让他赔的。

虽然自己做的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但通过学法,遇事也能按法的要求尽量做好。

反迫害、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大陆各大电视台、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压下来了。怎么办?我就与几名同修走出家门,要到北京去证实法。刚走到乡政府,被拦了回来。派出所的人要我们签字,我坚决不签,要我们看邪恶污蔑大法内容的电视,我们也不看。中午他们吃饭时,我们就跑回家,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后来,我就在家里学法炼功。

有一天,同修告诉我大法师父要我们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一开始我们没有资料,我和同修就自己写,晚上出去发。等有了真相小册子,我们选在晚上一起出去发,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提高心性,白天我也敢和同修一起到集市上或村子里去面对面的发资料和讲真相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在这过程中,我们遇到过好人的感谢(每当这时,我们都告诉他们要谢大法师父);也遇到过不明真相人的追赶、谩骂;还遇到过路途的艰辛:狗叫时的害怕、警车鸣笛时的胆战……不管怎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都磕磕绊绊的走过来了,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我才能坚持到今天。

全家受益

通过修炼大法,我的身心在不断改善,家里人看到了我的变化,很支持我学大法,特别是我丈夫,他不但支持我学法,还帮我发资料救人,平时他也会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

以前,丈夫在矿山开车拉铁石,有一次他开车到一处山路时,侧面是一个几丈深的大沟,车到那一下子侧翻了,就在车向下翻的一刹那,方向盘借着一股力一下子把丈夫推下了车,随后车就掉沟里了。丈夫一点儿事没有,只是腰部被方向盘碰了一下而已,路过的人都觉的不可思议。他回家来跟我说这个事,我一下悟到,是师父救了他。我说:你快谢谢师父,是师父救了你。

还有一次开山,一块巨石落下来,在场的人都认为一定会把丈夫砸中,可是在师尊的保护下,他哪儿都没伤着。

二零一七年初冬,一天傍晚,丈夫下班回家,不知是丈夫摩托车骑的快,还是他被其它的车撞了,当他被人发现时,已经躺在了血泊里。他被送到医院时,已是昏迷不醒,到医院做完CT,医生说没有希望了,脑干出血、两侧出血,如果今晚继续出血,人是没有救了。当时,我心里没有慌,马上求师父救他,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求师父加持。我在丈夫耳边喊着他的名字,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晚上几乎没停。

第二天,奇迹发生了:再做CT,血已经吸收,丈夫终于醒过来了,在住院期间他后脑勺上的大口子一直流脓,医生说按常理病人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发烧,可丈夫一直没有,医生都感到奇怪,没几天就痊愈出院了,医生说:“不可思议,好的也太快了!”(住院期间,我和丈夫一直念九字真言。)我们明白是伟大的师尊又一次救了家人。

这些年当中发生在丈夫身上还有好几次危险的事,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在此代表全家深谢恩师!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由于丈夫车祸找不到出事原因,有一亲属家有辆车,他们的车有保险,家人就合计利用这次车祸与交警人员一起出假手续,骗保险公司的钱,手续都办好了,我知道后,坚决反对,他们没能做成这件事,也得罪了很多人,但我不后悔,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得按法的要求做,做到“真、善、忍”。说真话,做真事,不做不好的事。

正念闯病业关 维护法

在这风风雨雨二十年的魔炼中”我走到了今天,由于自己还有好多人心没修去,放松了修炼,在儿女情上有了一些人心,自己没有把握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上出现了病业假相。

前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与两名同修出去发资料,忽然就感到喘不上气来,大颗的汗珠顺头便滚了下来,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在魔难中一天一天的度过,坚持不上医院,也没有让家人知道(因为丈夫在外地打工,儿子家也在外地),在同修的陪同下到外地同修家学法切磋,有了些好转,可是邪恶不放过我,正念有些不足,学法有些跟不上,给丈夫打电话时被他听出了我喘气异样,他从外地回来一看我这个样子,把儿子找回来逼我去医院。

到医院一检查,心脏积水,医生说女人没有得这病的,在肾上还长了个瘤子,把肾已经包住了,要马上动手术,不然有生命危险。我知道这是假相。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2]。我坚决要求不住院,一权威大夫对我说:“孩子呀,你要知道,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啊!你怎么不爱护你的生命啊!不住院,你差啥啊?”把儿子和丈夫叫到屋里来说了情况,他们也叫我住院。这时师父的法打進头脑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3]、“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有师在有法在,我怕啥!这回我谁的也不听了,就听师父的,去留由师父说了算。

我立即要求出院,在我的坚持下,丈夫也同意我出院了,他说:“那你就回家好好炼功吧!”(他明白医院也治不了这个病)医院让我们签了字。意思是出现危险和医院没有关系。走时医生还给开了管心脏的药,再三叮嘱要每天坚持吃药,一天不能停,还说这个东西不能吃,那个东西不能喝,家里不能离人等等。我想既然那是假相,我为什么要吃药,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中讲到抽烟问题时说:“抽烟对人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个人抽烟时间长了,医生解剖人体的时候,看到气管都是黑的,肺里边都发黑。”[1]是啊!我为什么要往里灌这有毒的东西?我再也不能让师父为我承受了,回家我就把药停了,什么东西都吃。就这样我加紧学法炼功,坚信师父坚信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闯过了这生死大关!在此深深的拜谢恩师,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在这期间,还有一件事我要说一说。

我出院后,有一天丈夫高兴的告诉我说我大伯哥给办了个重症疾病的低保,每月给500块钱,以后住院也不用花钱,我一听就急了:我没有病,办什么低保,住什么院?要那钱干啥?赶紧退了!丈夫不去,我就亲自找到了大伯哥,我说:“哥,谢谢你的好心,我没有病,还是把它退了吧。”大伯哥有些不高兴:“别人办的还没有这么快呢!”他是村主任。我说:“我是修大法的,真的没有病。”就这样我坚持没要这个低保。

这就是我这次闯病业关的经过,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人心没有去,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一定要把人心去掉,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