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党文化 修好自己 完成使命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我得法已经十二年了,回想这些年的修炼经历,在一次次考验中,摔摔打打不断的提高,是师父的慈悲点悟与保护才走到今天,在身心的巨变中,我时时刻刻沐浴着师父和大法的恩典,感恩师父。下面写出我修炼过程中的片段,与同修交流。

一、在家庭的矛盾中修自己

家庭是实修的场所,在家庭中没有伪装。刚得法时,我觉的大法太好了,就想让自己的父母得法。我的出发点不纯正,心想父母岁数大,身体不好,得大法后,免受疾病的困扰,可以快乐、轻松的生活。

父亲听信邪党媒体的谎言宣传,加之无神论的思想,不接受我讲的。我带着强烈的执著心,党文化,强加于人,讲真相也没有耐心,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父亲的不认同,我又起了怨心,我时常遭到父亲的谩骂,弄得姐妹都说我不孝顺。我老想让父母按照我的想法做,不按我的想法做,就给人家撂脸子,剁肉馅剁的当当响。姐妹都说父母那么大岁数了,他们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一次,我把母亲听小广播的卡里面的常人歌曲,偷偷的换上了传统文化内容的卡。母亲发现后,就告诉了父亲,父亲半夜就给我姐姐打电话告状。那时的我不知向内找,忿忿不平,委屈的不行,表面上是为别人好,自己的理由还很充分。由于我没有实修心性,遭到了旧势力黑手对我身体的迫害。

我通过学法与老同修交流、再听明慧的交流文章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再遇到矛盾时,我就找自己,不看别人,就找自己哪里不符合法,按照法的要求做。

师父要求我们:“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

师父还告诉我们:“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周六、周日再去给老人包饺子,调他们爱吃的馅儿,尽管有时气恨、抱怨的败物还往上冲,但我能抑制了,能忍住了,知道找自己的心了,也知道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干扰了,渐渐的我的心平静了,怨恨的败物一层层的被师父给清理掉了。

在家庭中我学会了向内找,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我和兄弟姐妹的关系慢慢的又融洽了。修炼了,常人中的事更要做好,他们都是为我修炼提高来的,都在给我铺路呢,我要谢谢他们。

现在他们也知道大法好,但恐惧邪党的淫威,还不敢走入修炼。

二、重视修口

修炼前的我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是有思想的人,爱发表见解,看到什么都要评论一下,爱给别人出主意,显示自己有办法。有时话语还尖酸刻薄,常常是一针见血,生硬的没有人情味,没有善意,嗓门还挺大,虽然道理说的对,但不善,这不善说出的话就难听,象争斗似的,让人接受不了。

我也常问自己为什么修不出来善呢?很是苦恼。从小被灌输党文化斗争思想,几十年的灌输一张嘴就有斗的意识。

听神传文化第162集《神目如电 祸福自招》里讲:古代有三大恶业:杀生、邪淫、口过。杀生、邪淫这两个恶业,凡是有道德底线的人,都会懂得。可是“口过”人们不会在意,无意间说话就会伤到别人,暂时看不到恶报,但神明给记录着。神传文化故事中的郁从周恃才傲物、尖酸、讥讽嘲笑他人,神明已经记录了他2470余条口过,等累积到3000条时,就要夺走他的性命,还要将他的子孙沦落为乞丐。因为他的口过伤了天地间的和气,犯了神明的忌讳。

这个故事对我有很大的警示,神传文化太好了,却被邪党几十年执政硬生生的用邪党文化给替代了,“文化大革命”中传统文化更進一步被彻底砸烂。在党文化的大染缸里浸泡了四十多年,无神论洗脑灌输中长大的我,自私、傲慢,总想把别人压下去的强势,是党文化灌输斗争思想的恶果。

我虽然得法了,可几十年形成的恶习都是不符合法的:瞧不起别人、自私、冷漠、傲慢,连骨子里都变异了,我们当今的中国人一言一行中透露的都是这些东西,说起话来就斗,不善,让人尴尬,接受不了,还有可能触动别人负面的东西,骂起来、干起来。

这个故事我反反复复的听了几十遍,不能让恶语随意的蹓跶出来,重视修口,时刻约束自己,免得伤人。有时憋不住也冒出来,但会马上跟对方道歉,这在以前是不会的。师父法中讲:“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认真修口,约束自己,伤人的、尖酸的、讥讽的话语坚决不说。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了,就按法的标准来修自己。学会平和的表达意思,平和的与人交往,改变后的我,感到内心的美好,人际关系的溶洽。

三、清除党文化

“中共邪党的邪恶党文化,潜移默化几十年的灌输,已经使大陆的中国人,包括一些大法弟子,性格扭曲,想问题都是极端的,甚至和国际社会、和古老传统中国人的想法完全是不同的了。大陆有十几亿人,慢慢的灌输中没有感觉的被变异了;大家觉的,都一样啊,没什么不对劲的,人就是这样嘛。不是!”[4]师父的这段讲法,让我醍醐灌顶,更加深刻透彻的了解党文化的毒害。

毛魔掌权时期,灌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不是斗争文化吗?党文化造就的人自高自大、狂妄至极、怀疑一切、否定一切、完全没有了传统道德的约束,放荡不羁、我行我素。

我是身受其害,就这个斗都成习惯了,思维的第一念是强势、自我、不认错、看别人缺点,一遇事先是自我:我不吃亏、我别受伤害、我别被迫害,占便宜的事得了,困难的事躲了,危险的事绕了。得法以前,真是这样,得法的前几年也这样。幸好师父没有放弃我,师父的慈悲包容着我。

我开始强迫自己向内找,有一次,花钱做了一件衣服,没有做出自己要的样子,气恨的败物就冲上来了,我强迫自己向内找,就不看别人,就找自己,就在我强制自己守住心性一跺脚的瞬间,唰,败物被师父拿下去了,我的心不纠结了,脑袋的冲胀感也下去了,身体瞬间感到了舒服。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谢谢师父传给我们宇宙大法,才让我们找回人性的美好、找回生命的真谛、找回神传文化的根。

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通过学法,我知道:久远的年代,我们就和师父签下誓约,随师下世,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九九二年,师父在长春传出了法轮大法。在茫茫人世中,师父找到了我们,我们是幸运的,师父传授给我们宇宙大法,把宇宙的真理讲给了我们,自从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以来,师父一再提醒我们:“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6]。

我以前在这方面做的不好,学法犯困、发正念时爱走神儿,发正念时手立掌,思想却不在法上,先前看过、听过的某些事就会在头脑中反映出来,发正念走了形式,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看明慧网有关发正念的交流文章,受益匪浅,我也要求自己集中精力,坚信自己有能力,记的师父说过:“人间神仙为数还很多,每一个神仙的能力都可以把人类的事情做了。”[7]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坚信自己有能力,走在路上发正念、坐公交车上也发正念,在单位也发正念,别人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就是带着正念在各处做事。

有一次我回家,在给打印机加墨时,我想:听听传统文化吧,就这样一想,没有等我动手打开小广播,它自己就开了,播放的是传统文化。哎,我有神通了,我暗暗高兴,不对,是师父做的,不要有欢喜心,师父给的神通,是让我助师正法的,不是让我在人间显示的,此刻,我摆正了自己与师父与大法的关系。

师父说:“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8]我们自身修好了,是为完成责任和使命,去救度众生。

在这人神同在的岁月里,大法弟子在人间演义着可歌可泣的救人故事。神韵、明慧网、新唐人、大纪元,到一份份真相资料、一个个三退名单,这是大法弟子在兑现着久远的誓约。我们在人间这个大庙中修炼,有师父、有大法,师父说:“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9]。

虽然共产邪灵下的邪党在制造着恐怖,并没有挡住大法弟子修炼救人的路,写标语、贴粘贴、打电话、挂条幅、面对面讲真相等等,我们每个人都在各自的地方兑现着使命,大法弟子在以各种方式,互相配合,传递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我们还需再精進,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