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应城市詹炜被迫害致死 未婚妻被谋杀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9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孝感市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詹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说真话的权利,1999年7月20日以后,被绑架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骚扰多次,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年仅28岁。


詹炜

当时的应城公安局长周尚志在一次吃喝行乐时对他的手下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当时的城中派出所警察李京波曾得意洋洋地说:“詹炜就是我们整死的。”

詹炜的未婚妻杨艳红,也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绑架拘留5次,被非法劳教2年, 2004年11月12日晚“被车祸死亡“。但交警没有通知家属认领死者,擅自将死者草草火化。

杨艳红父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痛不欲生,且疑惑不解,要求见肇事司机。但交管站当时没有交出肇事司机。杨艳红父母后去现场查看,并询问当地老百姓,但当地老百姓都吞吞吐吐不愿说。后经多方查问当地老百姓,其中有人说:“是公安局交代过,不让我们说。”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并没有死。


杨艳红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詹炜与杨艳红的婚事两次都未办成。第一次是1999年10月,因詹炜被非法劳教未办成,第二次是2000年10月,因杨艳红被非法拘留七个多月未办成,詹炜说:“等人们都知道了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相时,我们再结婚吧。”

一、努力做高境界中的好人、返本归真

詹炜1970年出生,海军工程学院毕业,生前是湖北省应城市邮电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再加上失恋,身心终日在痛苦中煎熬。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他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心胸宽广了,正气十足了,明确了人生的目标是做高境界中的好人、返本归真。他从小胆子小,不敢走夜路,可修炼法轮大法后,正气足了,不怕走夜路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詹炜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对不认识他的人都好。领导分配什么工作从来不挑,对工作尽职尽责,乐于助人。一次,他把自己投稿的稿费连同报社奖给他的两千元钱都捐献给了受灾的农民。只要是谁有困难他都乐于帮助,从不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1998年全国性的大水灾,上级领导号召捐款,他当时就将自己身上带的钱都捐给了灾区。在家孝敬父母,尊敬兄长。平时走路遇到路中有石头,他就把石头搬到路边去,怕别人骑车被摔倒。他每天都坚持写修炼体会,回顾一天自己是否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做,遇到矛盾找自己,争取让自己尽早达到无私无我的标准。

二、讲真相遭迫害、被非法劳教

1999年7月20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詹炜到应城市政府上访,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非法拘留好几天。上访无门后,他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被恶人告发,从此他家里人就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电话被监控,公安局政保科、派出所经常到他家骚扰(特别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搅得他全家不得安宁。

当时詹炜父亲怕儿子被抓走,怕他母亲在外面被抓走,整天坐立不安,心如刀割一般。还有居委会也经常有人到他家骚扰。他母亲的身份证也被他们收走了。每到所谓“敏感”的日子,派出所、居委会就轮番到他家干扰人的正常生活,还不让他母亲串门、走亲戚。他父亲不是修炼人,本来就胆子小,这下可吓坏了,只要听到电话铃,他父亲就心情紧张,不敢去接。

詹炜在工作单位也是不得安宁。公安政保科的人三天两头去找麻烦,一去就是吃喝,单位领导说:“不到半年单位就花去了一万多元的招待费。”公安政保科的人今天找他写“认识”、写什么“三书”,明天又是问他要法轮功还是要党员,他说:如果二者只能选择一个,那就要法轮功,这下就更麻烦。有一次,他未婚妻杨艳红陪他一起到单位去加班,詹炜写材料,他未婚妻(她不是他单位的职工)看书,城关派出所的所长无任何理由把他抓到派出所,要詹炜写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他不写,就将他非法拘留了15天,经家人保释才回家,还交了300元钱,也没开收据。

没过多久,1999年10月19日,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和政保科警察徐国华无故把詹炜从单位非法抓走,关进了第二看守所。詹炜绝食抗议,他们又把他从第二看守所转到第一看守所。

詹炜被非法劳教一年,先后被劫持到孝感劳教所和沙洋劳教所迫害。这时正值他父母为他办结婚之事,因他被非法判处劳教,结婚之事没办成。

刚入孝感劳教所,恶徒罚他双膝跪地十几小时,逼迫他放弃修炼,他决不放弃,以致第二天家人接见,双腿红肿不能行走。恶警为了阻止他炼功,大冬天强迫他在地上睡觉,唆使犯人用烟头将他的一个手指甲烙掉,用铁丝刺他的手指,不让他吃饱饭。每逢家人探视时,进门还要检查,如家人给他带好吃的就没收。

2000年4月初八,天下着小雨,5名法轮功学员在球场炼功,震惊了劳教所的犯人与恶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三、四个犯人从一楼撕扯到三楼,被一恶警一拳打在左鼻孔,血直往下流,然后将他抱起,双手按住两肩,用膝直往胸口上顶,直撞的那位法轮功学员头昏眼花。全大队开紧急会议要迫害几个炼功的人。晚7时,牢头在恶警的授意下,扒光那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强迫他只穿一短裤头跪在地上,用细细的扫帚抽打他后背、臀部,每抽打一下,就火辣剧痛,鲜血渗出,折磨近半个多小时才住手。

为了抵制对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詹炜从这天开始绝食、炼功。绝食三天后,牢头王银祥与徐进兵喝完酒后,在恶警马强的授意下,当着三、四十名犯人的面,从床上抽出一米多长、四方形有拳头粗的木棍,强迫詹炜赤膊跪在地上,徐进兵审问,王银祥用棒子狠狠的抽打他的背部,边打边问他有关法轮功的问题。詹炜一边忍受剧痛,一边坚定慈悲地向在场的人讲真相。在场的所有犯人都不忍心看,有的捂着眼睛,有的说太残忍了。詹炜的整个后背被毒打得都印着棒子粗的血痕。

再接下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苦役折磨。每天早晨吃一个馒头、一碗稀饭。吃的菜是一桶水上漂满了青虫。搬石头、打夯做房子、挖沟。打赤膊在太阳下和石灰,皮一层层往下掉,手上脚上都是老茧。

2000年6月以后,根据中共邪恶“六一零”的指示,为了便于集中统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全国所有劳教所都改变了以往分散关押的方式,湖北省就选中了全省规模最大、劳教警察最凶残、劳动条件最艰苦、地理环境最恶劣的沙洋劳教所。从此全省各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陆续的被转移到这里,集中关押在三大队(男队)和二大队(女队)。2001年3月17日劳教所又成立了“严管队”,专门针对长期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以加大“转化”力度。

沙洋劳教所除了秉承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之外,还将其自身半个多世纪以来积累的古今中外整人的邪恶经验和极端残忍手段,也全都运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转化过程之中。因而与全国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齐名,成为全国“所谓教育转化”的一面邪恶旗帜,俗称“北有魔窟马三家,南有黑窝沙洋所”。

詹炜被非法劳教期间,他未婚妻杨艳红觉得做好人不应该被关押,就去北京上访,结果也被关押了。这一下家里就更不得安宁了,他父亲的精神压力更大了,他父亲说:“我们一家人都是好人,没有人做坏事,如今来往于公安、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这是为哪般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父亲整天想从电视中看到法轮功能有一天平反了他们才有好日子过。

三、詹炜被迫害致死

2001年10月2日,詹炜到北京天安门去为法轮功鸣冤,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北京警察向他单位来接他的人勒索了一万元。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等人将他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家里人多次去看他,他们不让见。家里人找到610头子,要求放人回家调养身体,他们不同意。他母亲也曾多次去公安局要人,他们就是不放人,借口是:詹炜上北京影响了他们的“政绩“。

看守所恶警给詹炜戴脚镣、手铐不让他炼功。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詹炜经常在号子里喊“法轮大法好”,以救度身边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在押人员。他每喊一次就被恶警拖到空闲监室去,拳打脚踢,或棍棒抽打,或吊起来打。恶警不仅自己打,还唆使刑事犯人将他往死里打。数不清詹炜被打了多少次。这一切都是在看守所所长汤竹青、看守所指导员宋江、看守所副所长何么年、政保科科长聂么山、恶警何建设的授意或直接参与下进行的。程兆贵是看守所打他的恶警之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三个多月里,詹炜三次长时间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最后一次绝食绝水八天后严重脱水。恶警多次将他按在木板上对他进行野蛮灌食迫害,致使他内脏受损。看守所警察不但不闻不问,反而将他毒打,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才送往医院。

在送往医院的前一刻,应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大队长何建设还疯狂地毒打詹炜,用脚猛踢其腰部、背部,在送医院的路上还不断地用拳殴打,口口声声要将其打死。到医院时,当他们看到詹炜已有生命危险时,才叫其家人来接。

家人于2002年元月20日晚8点将他接回家。回家后他拉的尿里带血,而且是血块,两手指甲瘀紫。原来身强体壮的他,如今瘦得只剩一副骨架,身上遍体伤痕,双眼深陷。他对家人说他的胃痛得厉害。

回家后的第三天(2002年元月23日),詹炜含冤离开了人世。詹炜的洞房成了他的灵堂,未婚妻当时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

守候在詹炜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说,临去世前,当时詹炜非常难受,可以看得出他处于极度痛苦中,但他都默默地承受着。詹炜生前亲口告诉身边的功友说:“我在看守所里经常遭到看守所的干部和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毒打,我今天之所以这样,全是他们迫害的。在看守所里毒打我的有看守所的恶警程兆贵,还有政保科的何建设与另一个恶警,他们对我拳打脚踢,往死里打。另外还经常遭到其他恶警的毒打。”

詹炜死后,应城公安局唯恐走漏消息,暴露罪行,一边强行把詹炜的遗体送入火葬场,派警察封锁,不准法轮功学员进去,一边向外造谣说詹炜是死于喉癌,以掩盖他们杀人的罪恶。

当天有部份法轮功学员到火葬场想见詹炜最后一面,都被恶警无理驱赶出来。有位五十来岁的女学员刚到火葬场,就被一恶警一掌打倒在地。然后恶警们又打电话给这学员的家人,反说她在火葬场闹事。当天晚上,警察还逐个威胁当地法轮功学员,说如果明天谁敢去火葬场就抓谁,还追查透露消息的学员。

元月24日,由应城市公安局统一布置,当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几个人跟踪监视,严防走漏消息和到火葬场。还威胁学员说,谁敢把詹炜的死上到明慧网上去,就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抓起来。

公安局和610恶人害怕他们的罪行暴露,封锁了整个殡仪馆,里面全是便衣、特务,不准开追悼会;不准炼法轮功的人进殡仪馆去看他最后一眼,抢走现场给詹炜拍下的照片,不准家人、亲友及照像馆存放他的照片。应城公安局唯恐落下犯罪的把柄,还暗中调查所有的照像馆,是否在詹炜死前给其照过相。

市610头子害怕消息传出去,动用几乎应城市全部的警察跟踪、监控应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还不断的抓捕法轮功学员,用最流氓、最恐怖的手段抢走学员给詹炜拍下的受迫害的照片。詹炜的亲人行动受到限制,处处有便衣。更可恶的是,连詹炜的坟头还天天有警察值班,亡者入土都得不到安宁。

听闻詹炜遇难这一消息的人,无不落泪、悲伤,都说:“这么好的人,竟如此遭迫害,冤哪!”

四、未婚妻杨艳红多次被非法关押

詹炜的未婚妻杨艳红,1972年3月25日出生,应城市郎君镇人,中专文化程度,家住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1996年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

1999年11月18日,杨艳红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应城市公安局恶警和郎君派出所彭××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七个多月(218天)。非法关押期间,检察院下了逮捕通知书,应城法院非法对她开庭秘密审判,听众席上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因证据不足判刑未成。

在看守所,恶警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用装洗洁精的塑料瓶往她们身上洒水,大冬天衣服被淋得透湿;给杨艳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上死刑犯才用的15斤重的脚镣21天,她们戴着脚镣艰难的换衣、洗澡、炼功。郎君派出所勒索3000元的所谓“罚款”,看守所勒索2600元的所谓“生活费”,2000年6月27日才释放杨艳红回家。

2000年11月6日,应城市610和公安局的恶人逼杨艳红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又被绑架、非法拘留207天,2001年7月13日被释放。

回家第五天(7月17日),杨艳红到郎君派出所要求退回非法罚金三千元,被郎君派出所绑架拘留17天。两次非法拘留看守所共勒索“生活费”3800元。

2001年12月14日,杨艳红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6天。看守所勒索“生活费”400元。她在看守所多次听到未婚夫詹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詹炜每喊一次,恶警就把他拖到空闲监室毒打。她听到恶警打詹炜的声音很响。詹炜被关在看守所的最后七天时间里,差不多天天喊、天天被毒打,直至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2002年1月29日杨艳红被释放时才知道詹炜的死讯。

五、杨艳红在沙洋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2年3月8日,杨艳红又一次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湖北省云梦县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郎君派出所指导员裴丹平等恶警将她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勒索“被子款”300元。

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杨艳红经常被恶警、包夹(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通犯人)和“帮教”(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悟了的人)毒打、谩骂、奴役劳动、逼着背55条监规、逼着喊口号、逼着军训、唱歌功邪党的歌、看谎言碟片,上谎言洗脑课、罚站、罚蹲、不准睡觉、逼写认识、逼写“三书”等等。

一段时间,杨艳红被逼着骂法轮功和唱邪党的红歌,她坚决不从,被劳教所恶警严管迫害。几个包夹轮班折磨她:打骂,长时间罚蹲、罚站、不准睡觉。每天只让睡三个小时,有时一连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最长的一次是六天半。当时杨艳红被折磨得头痛难忍,神志不清,好象一松神就要魂飞魄散,不自制的说胡话,昏倒在地时,包夹就用梳子齿刺她的眼皮,两个人用胳膊夹着她,另一人在后面推着她跑。

一次,一个恶警和一个包夹为了逼杨艳红骂法轮功,用脏毛巾缠住她的嘴,穿着皮鞋使劲踢她的胳膊、腿、臀部,用脚踩她的手,使劲打她的耳光,揪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她痛得几次晕死过去。

有时杨艳红被折磨得挺不住倒在地上,包夹就把她拉起来强迫她继续罚站。有天晚上一、两点钟,杨艳红已经站不住了,包夹(吸毒犯)李某说写个决裂书马上就可以睡觉,她不写。李某就和另一包夹罚她蹲军姿,大约半个小时后,杨艳红蹲不住了,李某就将她两手反到背后,用脚狠踢杨艳红的腿逼她下跪,杨艳红忍不住发出惨叫声并倒在地上,吸毒犯李某拉不动她,就恼羞成怒羞辱她,将她衣服拉破,逼杨艳红将上衣脱掉,口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包夹说:“我们把你打死了就说你是自杀,谁也不会知道。”清晨恶警刘兵来上班,帮教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她,刘兵不但没有指责李某,反而叫帮教要灵活配合包夹人员。

劳教所为了逼杨艳红转化,让她干比别人更多的活。比如给很小的灯泡穿灯丝,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每天被逼穿6斤~7斤,她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一次她做出的产品有点小问题,九队队长郭××借故从她家人送来的零用钱账户中扣款60多元。

在谈话室,恶警为了逼杨艳红转化,多次对她进行毒打。劳教所转化了的人每天干活也在12小时以上,赶货时长达21小时,累得晕倒的事时有发生。

2003年12月12日,杨艳红从劳教所回家。

六、杨艳红“被车祸”死亡

2004年5月13日,为了生活,杨艳红在应城市城南中学光明街54号租一门店,开办电话吧。开业那天,光明居委会的人逼她交防汛费五十元,看到桌上有本大法书,举报她,将她非法拘留15天。光明居委会竟然威逼房东,居委会干部周建明亲自为难房东,要他将门面收回。

2004年11月12日下午四点五十分,杨艳红骑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到姑妈家去,那天天下着大雨,刮着六级以上的风,她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在11月15日至11月29日的十几天时间里,家人到市公安局、交警办公室、城中派出所去找人,交警和派出所都让家人找公安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起初让家人找城中派出所,后来家人多次找他,他说他不知道杨艳红的情况,最近没有发生交通事故。

11月29日晚九点,家人突然听说十几天前,汉宜公路三结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了一名妇女。家人当晚到交警队去问,家人从交警出示的车祸时较模糊的照片及出车祸的人当时身上所带的东西,判断死者正是杨艳红。一名姓周的交警讲29日下午尸体才火化。

在随后的问题解决过程中,公安局和交警一直不让家人见肇事司机,不告诉家人肇事情节和案发后交警对杨艳红的处理经过。家人一直说不要钱,要见肇事司机了解实情。办案交警王涛讲,这起交通事故是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抓的,很重视。办案另一交警杨立雄说要先签字再见司机,后又说见司机办不到,怕受局长批评。

12月29日,省国安一人连续用手机打了四次电话给她家人,要求与她家人在某处见面,再加两万元把问题解决。家人没去。随后,应城公安局及交警办公室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16万元,尽快了结此案。杨艳红父母坚决不要赔偿金,并强烈要求:“我女儿绝不是车祸死亡。我们要知道事实真相,还女儿一个公道。”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找到杨艳红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尽各种手段逼杨艳红的亲人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随后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局长周尚志都调走了。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没有死。12月4日家人在出事地点看到有相距十米的两处血印,大血印直径70公分,小血印直径20公分。12月7日家人再去时,发现血印被擦掉。家人再去问知情人,知情人说:公安局的人去吓唬过他们,不准他们对任何人说当时的情况。据一交警讲,杨艳红被拖回去后,送到人民医院五楼手术室不知干了什么。

家属对此案提出疑点如下:

一、任何车祸事件,交警必须先通知家属认领死者,并由家属安排后事。对于杨艳红一案,在家属不到场的情况下,公安局和交警擅自将死者草草火化,背后必有隐情。公安局为什么要急于火化尸体?为什么不让家属处理尸体?29日下午尸体火化完后,家人得到的消息是不是公安局的背后导演?

二、重大交通事故首先要有现场勘测记录和现场录像;处理交通事故时,应了解并记录事故案发原因,责任人应由公安机关收押,由法院处理,特别是人命案,更需要法医鉴定。但在本案中,交管所隐瞒肇事情节和肇事责任人;公安局对知情的老百姓封口,不让知情人提供任何线索。公安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真相?公安局对杨艳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三、在29日前,交警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不敢实说最近有重大车祸,公安局的聂么山为什么撒谎说最近没有车祸?他们暗地里对杨艳红耍了什么阴谋?

四、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一般赔偿金很难拿到,而且家属一方要经过长时间无数次的向有关部门交涉,才能落实,而赔偿金通常也只有几万元。而在本案中,公安局多次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公安局是不是活体摘取了杨艳红的器官牟取暴利了?

五、杨艳红从沙洋劳教所回来后,给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长周尚志、政法委、610写过劝善信,揭露了他们对詹炜和杨艳红所犯罪行,杨艳红的死是不是与此事有关?杨艳红是不是“被车祸”死亡?

经明慧网报道的湖北省迫害法轮功案例至少4185例,直接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至少4666人,其中被迫害致死至少187人。根据明慧网曝光的孝感市各辖区迫害事实及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底,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至少976人次遭绑架,被迫害致死27人;被非法判刑44人;被劫持劳教129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4人;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被绑架到洗脑班残害165人次;被骚扰3万人次;被非法抄家3050人次;遭非法开除公职18人;5人失踪;30人次遭迫害致流离失所。还有遭迫害致残的多人,但都出黑窝回家后坚持炼功、学大法,使身体得以神奇康复。被敲诈勒索现金共计546万余元,抢走的存折、现金、电器等大量私人财产不计其数。还有的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克扣工资、生意倒闭等等,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计数。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参与迫害法轮佛法而遭到天惩的愈两万人,湖北省遭到恶报的人数为1273人,其中死亡人数近456人,公安与司法系统恶报人数为390人(含祸及家人数),死亡近156人。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男,42岁,调任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不到十天,2004年6月20日在去钓鱼中途,背着鱼竿接听手机电话时,鱼竿碰到电线上,当场触电死亡。2019年11月5日,应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在喉癌的折磨中丧命,时年60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