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全家人得福报

更新: 2020年1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位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多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已二十二年了。回想我得法修炼的这些年,心里对师父有着无尽的感恩:在我得法初期,法理不明,家里突遭变故,生活困顿,是师父赐予我希望和力量,赐予家人无量的福份。对师父的感恩,真的是无以言表,无以为报。

一九九八年,听别人说法轮功好,我就跟着去学了,觉的真好。可我不识字,看不了书,年轻时我只上过村里的识字班,认不了几个字,刚开始念《转法轮》时根本不认识书上的字,开始只跟着别人一起炼功,法学的少。

一九九九年春,丈夫被查出肝癌,精神一下就垮了。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接着复查住院,短短四十九天丈夫就去世了。丈夫的突然离世,使原本就困难的家变的更难了,从此,家庭的担子就落在我身上。当时,儿子正考大学,女儿十二岁考初中,两个孩子的学费和家庭的所有生活开支,只有靠我编小筐来维持,生活的很苦、很难、很累,可当时连苦累的念头都没时间想。那时,我也被查出得了什么病,我并没在意,只想着怎样把孩子的学费挣出来,根本没想自己的病,心想幸亏修了大法,这回我就全靠大法了。

修大法不到一年,我的病全好了。那几年真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压得我透不过气,如果不是大法的力量和师父的慈悲保护,我真的承受不住这一连串打击和压力。

二零零二年春天,女儿上高中了,住校。我每天中午给她送一次饭。我在棉麻公司也找了份临时工作,每天和表妹一起去捡棉花。一天,我做好饭带着去上班,想等下班后女儿放学再送给她。大约十点多,大伙坐在一起休息时,我坐在一个小棉花堆上,突然一个女同事跑到我边上用力一坐,一下把棉花堆上面的大挠子震落了,正好砸到我头上,当时我就昏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隐隐听到表妹的哭声和周围人的说话声,好像提到“120”。我心里想:是不是说我啊,我这是出事了吗?我不会是死了吧?又想我不会死的,可不能打120,那得给别人添多少麻烦啊!我不会有事的。心里想着就用力说道:别打,不用打120,我没事儿,我躺一会就好了。我觉的用力说了,其实应该没发出声来,可能当时表妹看我哪里动了,边哭边喊我:大姐,你什么样?这时,就听到周围的人还说要打120,我就又说:不用打,别说话,我躺一会就好了。过了一会,我心里想:我得起来,不能让别人担心,还得去给女儿送饭呢。我就动了动,慢慢站起来说:你们放心吧,我炼法轮功,不用去医院,我没事儿。走时,我对表妹说:下午我不来上班了,明天上午我再来。

我头很疼,推着车子没能骑。到了学校,女儿正好放学。等女儿吃完饭,我又走回家,也没吃饭,躺床上就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起来之后好好的。我又和平常一样去上班了。到了单位,大家正念叨我能不能来上班,还打算买点东西来我家看我呢。我说不用看,我这不好好的嘛。其实我心里明白,要不是师父保护,我这命可能真没了。

二零零二年,儿子大学毕业了,报名参加我们县的公务员考试,考上了。政审时被告了,说我炼法轮功,不行。儿子还告诉我:听说已经告到地区了。儿子情绪很低落,很沮丧担心的样子,觉的没希望了。我心想:没有无缘无故的事,这是考验我来了,我一定要信师信法。我对儿子说:你不用担心,我们就听师父的,谁说了也不算,你就等着吧。之后我就不再想这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第二天早上,我在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对儿子说:你上班的事肯定没问题,一定能行。过了没几天,来了电话通知说:被录取了,直接去报到吧。就这样,师父安排我儿子上了班。

我女儿毕业后要考教师资格证,两年没考上,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当年就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并考上了正式老师。女儿结婚五年没生孩子,去年我告诉女儿女婿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女儿真的怀孕了,今年三月份生了个大胖小子。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年近九十岁的母亲,看我炼功后身体好了,原来一个字都不识,现在都能和有文化的人一样读书了,读的还是“天书”,所以母亲非常相信大法好,天天听我给她的师父讲法录音,天天真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看亲朋庄邻有身体不好的,还告诉人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现在母亲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有时来我家住一段时间,同修遇到了都说我母亲看起来像七十多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春,我发资料救人被当地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被绑架到县洗脑班進行迫害——强制转化,我说我大字不识一个,更不会写字,没配合,几天后洗脑班就解散了。

回家后的一段时间,“六一零”等人员还经常闯到我家骚扰。有一次“六一零”人员闯進我家大声呼喊我的名字,当我刚要答应时,有一个人说:没在家,走吧。其实,当时我就坐在他们面前,他们就是看不到我,我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我。

为了救人,我和A同修经常骑自行车去很远的村庄散发真相材料。一天晚上在往家走的路上,我骑车一下摔倒了,车筐的东西撒到了地上(当时还剩下一些真相材料),我忙着只顾捡材料,忘了家里的钥匙也放车筐里了,等快到家时,才想起找找钥匙,也不能回去找了,回去也不知在哪摔倒的了。回家喊女儿开的门,第二天早上发现,我丢了的钥匙正在桌子上放着呢 ,原来是师父早把我的钥匙送回来了。

还有一次散发完资料回家时,天快黑了,我和同修迷了路,转来转去不知往哪走了,(我和同修停了下来)当时抬头一看,前面一座大高楼挡住了去路,在拐弯的时候回头一看,大楼不见了。哦,是师父给我们找对了路。

以上这些都是师父和大法给我和我家人带来的大福份。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我现在能读所有大法书籍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背过一遍《转法轮》,师父给了我智慧和能力让我知道了更多的法理,提高了心性和层次。走到今天,我要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