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新泰市国保警察翻墙偷盗时梯子被搬走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最近,山东省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事处北马庄村流传一则不是笑话的笑话:市公安局国保警察趁村民不在家,好不容易借了一个高梯子翻墙进家偷盗时,梯子被人搬走,不得不跳墙出来,又买了一个高梯子赔偿人家。

村民们都议论纷纷,乐得捧腹大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2020年10月22日前后,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冯大勇在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张新德指挥下,带领警察到本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抢劫、偷盗,进行所谓的“清零行动”,执法犯法,严重干扰了本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至少11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2020年10月21日下午4点左右,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事处北马庄村村民们发现,前年绑架朱凤玲(54岁)的那帮警察,又由国保大队长冯大勇带领(大约七个警察)来朱凤玲夫家,发现于明宝、朱凤玲(54岁)夫妇不在家,就在他们家周围转来转去,连续去了三天。

村民们都捎信给于明宝、朱凤玲夫妇,让他们赶快躲一躲,不要被警察抓走。朱凤玲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什么坏事都没做,躲啥?地里的活都忙不过来,还得赶紧刨丹参呢!”

在第三天,这帮警察发现于明宝、朱凤玲家仍然锁着大门,就到街边上好不容易借来一个高梯子,翻墙时屋顶的水漏子被扒掉一个,然后进到于明宝家里。有人看到后,警察还朝他们摆手,不让过来。

后来,可能是这帮警察都爬梯子进到于明宝家里去了,有路过的正义人士出于义愤,搬走了梯子。他们想出来时,发现高梯子不见了,惊惶失措、囧态百出。最后,他们不得不到远处商业街上买了一个高梯子赔偿人家。

于明宝、朱凤玲夫妇从地里干活回家后,发现屋门都是四敞大开的。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放在床头柜的一本《转法轮》书和一个播放器不见了。

邻居们都说:“小偷见了人都赶紧躲起来,这帮警察趁人不在家翻墙,见了人还摆手,真是土匪强盗,谁稀罕搭理他?!你们去派出所告他们,就说家里丢了多少万元钱。”

朱凤玲说:“钱倒一块也没丢,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说假话,没丢就是没丢;就是丢了一本《转法轮》书和一个播放器,这可不是钱能衡量的了的。”

村民们都议论纷纷:“警察怎么成了土匪?”“要是能用手机录下像来,给他们发到网上,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这帮警察趴在墙头上下不来的囧样才好呢!”

“人家是修真善忍的,不偷不摸,全村人都知道他们两口子老实善良,这些警察怎么了?不抓坏人,专门来抓好人?这政府好坏不分、善恶颠倒,看来共产党真是完了。”

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抢劫

现在已知当地被非法抄家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新泰市泉沟镇法轮功学员徐勤凤、田莉莉(女,48岁,均为小学教师)和崔纪花(女,73岁,矿工家属)及青云街道办事处大驻马庄村(原属北师乡,大约13年北师乡撤并到青云街道)石进清、董志花(70岁左右)老两口。

已知被骚扰的有:青云街道办事处北马庄村于明宝、朱凤玲(54岁)夫妇、后孤山村王玉美(女,71岁)、龙山村殷培芹(女,72岁);汶南镇许庄村孔宪桐老两口(75岁左右)。

10月21日上午9点左右,国保大队长冯大勇带领警察开着警车先后到泉沟镇中心小学和第二中心小学分别将正在上班的徐勤凤(女,48岁)和田莉莉(女,48岁)两位老师绑架并挟持回家非法搜查。

徐勤凤被抢走一个电子书;田莉莉的手机被抢走,女儿的学习电脑被抢劫。两人被非法关押到新泰市青云派出所一天一夜。警察逼迫她们在“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才于第二天下午将她们放回家。

田莉莉的弟弟田明找到冯大勇想要回外甥女的电脑时,冯大勇拒绝,要求先交出电脑密码才能交回电脑,并威逼田明签署了“不修炼”的保证。

10月22日上午,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冯大勇带着七、八警察跑到盛泉公司(原名:泉沟煤矿)家属院崔纪花(女,73岁)家非法搜查,抢走一本《转法轮》书,并把崔继花带到泉沟镇派出所盘问。崔继花给他们讲真相。中午,警察让崔的女儿签字后才放她回家。

10月21日下午3点左右,冯大勇带领四五个警察,跑到新泰市青云街道办事处大驻马庄村石进清、董志花(70岁左右)老两口家。当时,大门开着,石进清、董志花老两口正在屋里学习教人向善的《转法轮》书,突然听到屋门开了,冯大勇带领四五个警察闯入室内,上前就抢董志花手中的《转法轮》书。董志花将《转法轮》紧紧的抱在怀中,严肃的说到:“《转法轮》就是我的命根子,谁也不准动!”石进清将《转法轮》放在床头,说:“不准拿走我的书!”他们没再抢。

冯大勇要求老两口跟他们走一趟,董志花拒绝配合。四五个警察上前连拖加拽强行将她抬着摁入警车内。董志花的左手、两臂、两肋在七八天后仍呈青紫色。最后,冯大勇要求石进清在前边走,他们在后边跟着。在车内董志花对警察说:中共自己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中国法律里也没有一条规定炼法轮功违法。冯大勇说:“这是上边政法委下达的任务,我们也没有办法!”

石进清、董志花老两口被非法关押到新泰市青云派出所一天一夜。深秋的夜里已经很冷了,老两口在椅子上躺了半夜,也没有被褥,冻得不轻。他们一起炼功后才暖和过来。

警察逼迫石进清在“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董志花拒绝签字、按手印。他们的儿子担心父母受苦,交上钱才将父母赎回家,也不告诉花了多少钱。第二天,石进清、董志花回家后,发现放在床头《转法轮》和播放器还是被警察偷走了。

同一天,青云街道办事处后孤山村王玉美(女,71岁)也被骚扰。

10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四个警察穿着警服开着一辆黑色轿车跑到新泰市汶南镇许庄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村书记说:“都在地里忙着呢!找谁去?”他们就在村里到处找人问。

最后他们闯入孔宪桐老两口(75岁左右)家,到处乱翻,柜、橱、盒、包、袋翻了个遍,拽起床单、被褥抖来抖去,抖了个底朝天,还有警察跑到柴灶屋里翻了个遍,弄得两手满身的灰,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10月22日上午,还有三个警察开着一辆警车跑到青云街道办事处龙山村殷培芹(女,72岁)独居的家,说是来看看她,不拿她的东西!(其实这几年已经反复多次抄家,把她修炼法轮功的书籍资料都抄没了。)就在家里转了一圈。他们临走时,殷培芹看到另一个小院的门挂着锁,没锁住,就想过去锁住,刚走了两步,一个警察就一个箭步冲过去,打开门进到小院里察看,没见到什么,才悻悻的走了。

附:朱凤玲诉述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

我们一家三口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初八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完全是因为才十个月大的孩子老是生病,逼得我们走投无路了才接触的法轮功。我家孩子有些特别。由于我在整个孕期没去医院作过一次体检,孩子一生下来,医生就说孩子身体有缺陷,这一辈子都不会走了。这对全家人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但我们又不忍心抛弃他,就马上让孩子住院治疗,十多天的时间就花了三四千块钱。我们把所有的积蓄全拿出来了,花得几乎倾家荡产了,孩子还是没有起色,我们只好忍痛放弃治疗,回家听天由命了。孩子一到晚上十二点至三点,不是哭闹就是要人陪着玩耍,还天天感冒发烧。邻居有炼法轮功的,我就问能不能治我孩子的病,邻居说:能,但必须是真信。我和丈夫就抱着孩子去当地炼功点听师父讲法,并学会了五套功法。说也神奇,当晚孩子就不哭了,睡了一个安稳觉。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接受不了这个残忍的现实,直接就跳井寻短见,活不到今天了。

学法后,不但孩子渐渐好起来,而且我们两个人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我以前有胃病、妇科病。人瘦得皮包骨头,一米六几的个子,体重还不到九十斤。别人炼法轮功后不吃的一堆药全送给我,我吃了还不好,还要不断地买。丈夫以前患有痨病、鼻炎、灰指甲等疾病。十个指甲全变得发白,厚厚的,与肉分离。丈夫整天用刀子剜呀剜的。别人劝他赶紧治疗,以后会很危险的。我们没钱,而且这病一时半刻也危及不到性命,也就不管了。我们学法后不久都恢复了健康,丈夫重新长出了新指甲。

学法后,我们的心性得到很大提升。我们尽心尽意地孝敬老人。公公婆婆到我家舍不得走。我尽自己家里所有,给公婆做好饭,温好酒。公公每次来都亲热地跟着我说话,我到门外跟到门外唠家常,我到屋内跟到屋里唠嗑。后来公公去世了,婆婆轮着伺候。轮到我家时,我总是想办法照顾好她,让她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尽到一个为人妻、为人媳的责任。娘家父亲住院,一住好多天,家里亲人陪烦了,走没人了,我还是陪着,陪得无怨无悔。

妯娌之间相处融洽。大分家时,二弟一家扯破脸闹意见,说老人偏向我们,我们沾光了,他们吃亏了。我和丈夫同修守住心性,一句话都不说,任凭他们二人怎么说,怎么抢。老人着急了,跳出来替我们争理、申辩:老大从小吃不饱,一天到头全是煎饼卷子就大白菜帮。他十六岁就下井,挣得钱全给了家里,吃得苦够多了。他们没沾光!老人还埋怨我们:分家是你们兄弟俩的事,你们怎么不说话?我说了话不管用,没有分量!我对二弟说:你们嫌不公,老人给我们置办的结婚家具,你们愿要什么就要什么,愿用车拉走什么就拉走什么。二弟一家在老家打完仗后,为了向老人要钱,二弟让弟媳回娘家作要挟,把三四岁的孩子撇给老人不管。我们替老人照顾好孩子,照顾好家里。村里办事人找到我说:“我们要给你弟媳一千块钱让她回来。这样办了,你会不会跑?”我说:“我学大法了,不会像她那样,不跑。你们给她钱就是了,让她回来,孩子想妈妈!”办事人夸我:高姿态!你真是个好孩子!就这样,二弟一家又团聚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也融洽起来。

与邻居亲密相处。邻居们特别信任我,经常把家里的钥匙放到我这里。曾经一天放过五家的钥匙。这是实实在在做好人,才赢得别人的信任,把全部的家当都托付给我啊。

学法不久,法轮功就遭迫害了。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学了,以后可怎么过下去,心里因此天天难过。娘家父亲没炼功,那些天一个劲地说:“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你们都不行了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丈夫说他是大法弟子,要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坐车需要身份证,路上查得很严。丈夫说走着去也得去。我想自己也是大法弟子,也得去证实法。于是我们向邻居借了三百元钱,抱着两岁大的孩子上路了。进京后我们一家就走散了。我和孩子被非法关进派出所,丈夫被非法关进另一看守所。警察审问我,要登记姓名和家庭住址,说要来车接回家。我说我自己回去,不用接。后来警察还是耍花招骗取了我的信息。丈夫不透露任何实情,警察威胁说:在我这里这一关好过,你说就说,不说就不说了;下一步把你押到犯人那儿,让犯人打死你。

我和孩子被北师派出所的人劫持上车,在路上正好看到我丈夫被劫持在一辆大车上,准备送到犯人呆的地方去受刑。我们就叫下来,一块儿被劫持回北师派出所。

我们在派出所被非法关了一夜,晚上被迫坐在水泥地上,一个警察用手指点着我的头皮说:“叫你傻!下一步叫你的孩子没有娘!”第二天我们被送回家。

一回家,北师乡派出所的警察又带着警棍,伙同村委书记、委员一大帮人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地乱搜一通,并恐吓我们说:再学就电死,电死白电,揍死白揍,揍死扔到黄河里也白扔。

第四天,村委员说有事骗丈夫去大队里。北师乡乡长亲自用巴掌扇他头、耳光一上午,一边打一边咆哮:“你炼功有什么好处?你炼功能炼来钱吗?你的呢子褂子是你老师给你买的吗?”

以后一段时间,北师乡派出所警察天天来骚扰,并派本村两个委员不分白黑的在家门口监视。

二零一二年北师乡派出所警察又来骚扰,警察问我:“朱风玲,你还学不学?”当时公公在喝酒,他赶紧打圆场,说早不学了。警察不甘心,又追问:“朱风玲,你还学不学?”我说:“学,永远忘不了‘真善忍’!”警察才走了。

这十六年来我和丈夫不仅承受着巨大的思想压力,担惊受怕,还处处遭受歧视与压迫,使我们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有一邻居经常到我家来玩,有一个受电视上谎言蒙蔽的人对她说:“你再去玩,他们一家不寻思就杀了你!”在这样的舆论下,很多人都躲着我们,搞得我们在村里很孤立。我丈夫出去在煤矿下井打工,来养家糊口,大队里不给开证明,连条基本的活路都不给。娘家侄子应招征兵,就因我学法轮功,株连九族,新泰市不允许他当兵。娘家人来大闹,说影响了孩子的前程,我在娘家写了断绝关系的证明后,侄子才于第二年当上兵。

相关人员电话号码(区号 0538):
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电话:7103060,7103062
大队长冯大勇 13853813269 7103065(办)
(冯大勇之妻:于玲 13853812579 新泰市公安局车管所主任)
教导员李同军 13705485977 7103061(办) 7016728(宅)
公安局“六一零”主任 马彦(女) 13605381212、7103060(办)、7103259(宅)
新泰市政法委“六一零”
主任 张新德 13583876288 7210287(办) 7078288(宅)
副主任 赵伟 7237654(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