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葛志军遭12年冤狱迫害含冤离世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九年二月五日,涿州市法轮功学员葛志军遭四年冤狱迫害后,从唐山冀东监狱回到家中。在他四十二年的人生旅途中,是法轮大法给了他身心的健康,却两遭中共冤狱迫害,共计十二年,历经中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导致精神失常。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葛志军,男,42岁,涿州市凌云工集团职工,为人宽厚善良,性格开朗。葛志军从小体弱多病,七、八岁时患肺结核,全身毛细血管出血,肚子大,吃不下饭,也不长个儿。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也不见好转,后来找了位民间医生给针灸,有所好转,但还是不能彻底康复。小小年纪的葛志军每天耷拉脑袋,没有精神。由于长期在病中,他的学习成绩很差,十三岁到十八岁,一直在单位医院定期打针、吃药、输液,屁股打肿了,每天用开水敷,腿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八岁的葛志军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身体所有的病全部消失,并严格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处处替别人着想,工作兢兢业业,和街坊邻居和睦相处。大家都称呼他“军儿”,邻居家有啥事需要帮忙的,如扛气罐、搬东西,只要喊一声“军儿”,他闻声即到。邻居提起他都竖大拇指,夸他是个难得的好孩子。

为法轮功上访 遭无端打骂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葛志军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被涿州公安局接回当地,凌云厂保卫科长杨广文、王志强及国保大队以谢玉宝为首的恶徒,用粗木棍殴打葛志军,打得他浑身青紫。恶徒还逼葛志军在走廊跪了四、五个小时,当晚关入拘留所,后转至看守所。

“六一零”恶徒勒索了他一万零一百元钱,谢玉宝又勒索两千元后,葛志军被非法关押二十九天,恶徒才放人。此后,凌云厂保卫科长杨广文、王志强、王振合、杨建立、殷佳信经常上门骚扰,跟踪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无端打骂就没间断过。

二零零一年七月,单位将葛志军强行送入涿州南马洗脑班,每天强迫他交一百元,由于家里没有钱,不堪忍受邪恶之徒的长期折磨,葛志军被迫流离失所。

二十三岁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一年,葛志军在北京讲真相时被石景山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进石景山看守所三天后,被从北京转到涿州公安局,涿州六一零人员让葛志军跪在公安局审讯室非法提审,他们拿着电棍、带刺的狼牙棒,对他恐吓、威胁,让他跪了四、五个小时,傍晚又被关进涿州看守所。

在涿州看守所,葛志军绝食六天半,抗议非法关押,自此以后,他身体极度虚弱,在看守所又艰难度过了八、九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葛志军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八年,葛志军家人被勒索两万元,因家里没钱,葛志军父亲被内退,两个姐姐下岗(失业)半年,二姐夫作为担保人也下岗(失业)三个月。

二零零二年,涿州市看守所将葛志军劫入满城监狱,监狱体检是胸膜炎,拒收,看守所不知用什么办法把葛志军强行留在监狱。监狱让葛志军干活,因他身体极度虚弱,连床都上不去(住的是上铺),实在无法劳动,就给了葛志军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葛志军在满城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天后,从满城监狱又被劫往石家庄第四监狱非法关押,自此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冤狱生活,葛志军受尽了凌辱与非人的折磨,历经九死一生。

在石家庄第四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葛志军每天被高压严管:强迫看污蔑大法的视频;不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讲话;由三、四个刑事犯看管,上厕所、洗脸、一切大小事都要先经过犯人同意才能做,由于他们的减刑等一切好处,都与对葛志军的严管直接相关,所以对葛志军的压力很大,那些想利用葛志军达到他们减刑目的的犯人,在接到上面的命令后,极尽迫害葛志军。其酷刑简述如下:

◇长期剥夺睡眠:在监狱内部的特管楼(给厅级以上的犯人盖的三层楼房,一层住厅级以上的犯人,二、三层是空的,专门用来迫害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让葛志军站立,每天只吃一顿饭,没有睡眠时间,睡着就被打醒,就这样葛志军被剥夺了十八天的睡眠,葛志军的眼圈成了黑紫色,被打得全身青紫,大腿、小腿最为严重。

◇用烟头烫脚趾:在长期剥夺睡眠期间,与毒打交替进行的迫害手段之一,困得支撑不住眼睛闭上时,两只脚趾间被夹上烟头烫醒。

◇在长期剥夺睡眠期间,葛志军的双手、双脚被床单捆住,躺在地面的床板上,再由人坐在大腿上向胸部压,葛志军感到呼吸都困难,腰部、胯部、腿部像折了一样疼痛难忍。

◇手脚连铐:在禁闭室绝食期间手脚连铐三、四天,脚腕磨出血。坐小板凳:小板凳长二十厘米左右,宽十五厘米左右,高不到二十厘米,关在小屋里除睡觉外都在小板凳上坐着,长期坐得臀部疼,坐得臀部底下沾着小板凳的部位长满了茧子。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脚连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脚连铐

◇蹲小号:每年一次,一共七次,每次时间为十五天。在三步长一步宽的一个小屋内,二十四小时开着灯,只有一张床板在地上,一个水管,一个便坑,吃喝拉撒全在这里进行,戴着脚镣和手铐,不能出去。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被验血:二零零四年冬天晚上八点钟,葛志军在特管楼被“转化”迫害期间,被打得很严重。从监狱外来的医生给葛志军验血,医生穿戴很严,只漏两只眼睛,那是个女医生,一句话也不说,气氛很紧张也很恐怖。葛志军被抽了一排试管的血。

当时葛志军问为什么抽葛志军的血,教育科队长阴笑着说:“给你检查身体。”葛志军觉得奇怪为什么往死里打他还给他“检查身体”?他的伤都明摆着,医生一点都不关注,只是验血。

后来监狱医院的医生每次体检时,都问葛志军有没有得过传染病。葛志军说,小时候得过肺结核。法轮功学员每年两次体检,而其他犯人只体检一次,出狱后,葛志军知道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明白抽他一排试管的血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成了中共活体器官移植的数据库的名单。

八年的非人折磨,葛志军九死一生,年仅二、三十岁,头发白了一多半,牙齿脱落六颗,记忆力明显下降,血压高,脑梗、心梗、心律不齐,脂肪肝,二十三岁到三十一岁人生中家庭、事业、青春的黄金时期,葛志军在冤狱中度过。

出狱后,未修炼的母亲由于这场迫害也曾经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被打、被戴手铐铐在铁栏杆上一整晚。这场迫害带来的压力以及对儿子的思念,父亲被迫下岗(失业)无经济来源,母亲曾经要饭生活,在身心受到多重打击及高压下,母亲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多岁,父亲也瘫痪在床。

三十七岁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葛志军、董汉杰、高春莲、张海洋、王云、董俊红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葛志军两万多元个人财产被抢劫。由于此前长达八年的迫害,葛志军身体严重受损,体检血压太高,医生说,血管随时都可能崩裂,造成生命危险,葛志军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涿州市法院二次开庭,对他们非法宣判,葛志军被非法判刑四年。八月二日,一审审判长裴燕下传票到医院体检,明明检查结果血压高,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明显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情况下,八月五日,强行把葛志军关押到涿州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十八日,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本不适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葛志军,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葛志军的老父亲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刘俊利没有工作,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原本生活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二零一九年二月五日,葛志军从唐山冀东监狱回到家中。两次冤狱,历经十二年的身心摧残,造成精神失常,说话语无伦次,留着很长的胡须,将自己关在屋里,谁敲门也不开,无法正常工作、生活。

八岁的女儿葛新新看到爸爸的样子,吓的躲在妈妈的身后,不敢靠近爸爸,女儿再也找不到爸爸当年那和蔼可亲的面孔,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葛志军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他的女儿才九岁。葛志军出殡的那天,他的两个姐姐、妻子和女儿哭成一团,在场的亲邻无不为这一家人的悲惨遭遇深感同情。

年仅四十二岁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被中共邪党扼杀了,原因却只为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好人。葛志军和他的家人的遭遇,只是中共二十一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