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近期中共骚扰 从被动承受到坦然面对

更新: 2020年1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时时处处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在师父的保护下,经过多少年的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等地,我都没有向邪恶低过头。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无愧于这宇宙中最伟大的称号。

我在全县的教育系统中,有比较高的评价。在工作中,我记住师父说的:“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

我县对大法弟子的所谓“清零”骚扰,从去年就开始了。我从中国新年过后不长时间,就开始受到各种骚扰:学校领导、社区、教育局、国保大队、县州省各级政法委,有时候十几个人,有时候三三两两来找我。有时候在办公室、在会议室,有时候在家里,有时候在外面。外出时,在机场、火车站、公园等地,我都会受到各种检查、询问。各种不法人员利用工作、利用孩子毕业工作要政审、利用全校的奖金、利用全县的奖金与考核等等,对我進行各种骚扰威胁。

在各种骚扰迫害下,刚开始,我是痛苦的坚持,被动的承受。现在,我是坦然面对,内心充满了喜悦,很高兴在这次考验中能听师父的话。在正邪大战的时刻,与全世界同修一起清除邪恶。下面,我把自己内心的变化和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师父说:“炼功人在修炼当中会遇到难,这个难来的时候可能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当中,会出现勾心斗角等等这些事情,直接影响到你心性上的东西,这方面比较多。还会遇到什么呢?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1]

我觉的邪恶的各种骚扰,是对我们修炼人的考验。我们在修炼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形式的考验,各种各样的魔难。今年这个考验就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许多同修面前,也出现在我的面前。

今年的中国年刚过,国保大队就打电话问我:“最近出去了没有?”上级部门要到县上问问我的情况。过了一段时间,还没有正常上课,学校的书记说:“今年要对你们進行‘清零’行动,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正常上课后,校长把有关文件让我看了。紧接着,社区的、派出所的、教育局的人也开始到学校找我谈话,大家都劝我要识时务,不要因为你的坚持耽误了孩子,丢了工作。如果丢了工作,虽然工作了几十年,到该享福的时候却没有了。

我在各种场合都表明自己的态度:“不会写一个字。”但是,我心里也想自己工作三十多年了,如果没有了工作,生活会紧张,儿子以后的政审会受影响。有这样的想法,在对各种人谈话时,底气就不足,其实就是缺乏正念。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每次我表明态度时,都会感觉到口渴。有时候走路感到乏力,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一直持续到八月份,省州县政法委十几个人找我谈话,省政法委的一个处长说了许多攻击大法的话,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我说:“我们只是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我们处处都是一个好人。”他们说:“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好人,我们就要让你写‘四书’。要不然你就辞职,不要当老师。”我知道,自己应该在任何时候,都要证实大法是正确的。但是,我为了早点结束这次谈话,我就一语不发了。这样僵持了一阵,他们就走了。

然后,我感到更乏力。过几天我去体检,做了胃镜。结果,大夫说:“有大麻烦,需要活检。”做了活检之后,在等结果的几天里,我心情很不好。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怎么能是这个样子?我为自己的不争气而伤心。晚上,我做梦,有一个人对我说:“你身体没有病。”第二天早上,我五套功法全部炼完。到医院取化验单,折腾了一个早上,专家说我没有病。通过这件事情,我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超常的人,就要按超常的理来要求自己。

师父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2]

“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2]

我认识到自己是因为放不下工作、名利情等等,整天被执著心泡着,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才感觉到苦。我们唯有放弃这些执著,才能提高上去。从那天开始,我又是一个健康的、超常的修炼人了。

心性提高了,面对考验,我的表现也不一样了。九月份,州县政法委、国保大队、社区、教育局、学校领导有十几个人来找我,在会议室中间还放了一个东西,我估计是录像录音的。他们让我谈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知道,我说的话会传播出去,会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场面,是为了让我证实大法的。

我说:“为了让父母亲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从众多的健身气功中选择了法轮功。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处处考虑别人的好老师。社会上、师生中、领导们对我有很高的评价,是因为我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做的。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后,我只是去北京想反映我的想法,就受到各种迫害,我胳膊上、身上的伤痕现在还有。那时我妻子在等我回家,不知道我是否失去了生命。我的工作是我父母亲辛辛苦苦供我上学,我自己学习勤奋刻苦,考上大学,正常毕业分配得到的,不是任何人、任何部门对我的恩赐。”

我在说的过程中,想起以前的情景,我流泪了,有些人也跟着我流泪。我说:“从古圣先贤的教导中,从古今中外的任何事迹中,一个正直的人都不会因为权力、权势而改变内心对正义、善良的坚守。”谈话就这样结束了。我知道,有人会因为我的坚持而改变他对法轮大法的偏见。有一位领导私下对我说,那天的谈话触动了他的内心,我是正确的。但他知道我会失去好多东西。

从那天开始,我离开了教室,学校领导说政法委要求我不能上课。每天在学校里遇到学生,学生喊我“老师好”时,我知道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学生。这个世界因为法轮大法而美好,法轮大法会给修炼者,给有正念的人都带来福报。那天的那一帮人,几乎再没有找过我。我虽然没有上课,但是学校管理方面的事情还在做着。

大概十月份,州政法委的要找我谈话,当时也有好些人,县委领导、教育局领导,还有其它几个单位的人。我要讲道理,说明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政法委领导说我是最顽固的法轮功,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对他说我的好话。他说:“我们对法轮功就不能讲理,就要你表态写‘四书’,签字。如果你不表态,县领导、教育局领导、学校领导都得辞职,你也回家。”

我就发正念,谈话马上就结束了。我从办公室出来,有好多人,可能是各位领导的秘书们都在门口,我愉快的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不向邪恶的迫害低头,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受到尊重,在常人中这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过了两天,省政法委的人找我谈话,这一次谈的很愉快。我从古今文化、法律方面谈了对法轮大法的认识与自己坚守内心信仰的原因。省里的人对学校领导说我的认识不错,要改变我也很难。紧接着,学校领导开会宣布,让我停止一切工作,从十一月份开始停发工资,每天按时到岗。我知道,自己的修炼道路不是邪恶安排的,我要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每天在办公室看书,在沙发上发一会儿正念。没有一个人干扰我的学习,两个月的工资也按时打到我的卡上。

虽然邪恶的迫害在各处都在持续進行,但是我们要守住心性,记住师父说的:“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1]我们要不被邪恶的表面强大所迷惑,我们要听师父的话,我们要信师信法。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3]

我写下自己的经历,是想告诉同修,思想上的波动,对大法的动摇,会给自己带来身体上的、生活上的许多困境,给自己的修炼造成障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