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海阳市国保大队教导员于正高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于正高,现任山东省烟台市海阳市国保大队教导员、“610”副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他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直接指挥、施暴。海阳市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关押、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勒索的钱财具体数字暂无法统计;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残。于正高从一个乡镇的户籍警察到现在的国保大队教导员,一步步都是因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来的。海阳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绝大多数都与他有关。现在于正高被举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多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于正高
中文姓名拼音:YU,ZHENGGAO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6年 4月
民族:汉族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烟台海阳市国保大队
职务:教导员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山东省烟台市海阳市南修家村
手机号码:13465583398
警务通号码:18815351087

于正高儿子:于海欣
工作单位:北京

二、迫害事实简述

◎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海阳市政法委及“610”协同海阳公安对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一夜之间,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海阳民兵训练基地。此后,海阳民兵训练基地成了臭名昭著的“海阳市115基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场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石剑村法轮功学员杨丰斌被绑架进该基地。于正高带领一帮恶警去绑架杨丰斌时,杨丰斌正在山里干活。恶警找到山里,杨丰斌给警察讲真相。恶警于正高气势汹汹的问他:“还炼不炼了?”杨丰斌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炼!”恶警于正高发疯似的冲上去,朝朝杨丰斌胸口猛击一拳。当时杨丰斌就被打的蹲在地上。

杨丰斌被绑架到民兵训练基地后,几天吃不下饭。几经折磨后,五月二十二日晚,杨丰斌被殴打迫害致死。恶人想给杨丰斌家属两千元安葬费、三千元孩子学费了断此事,被家人断然拒绝。

◎ 海阳市北才苑村法轮功学员祁明英,女,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在烟台被烟台“610”绑架,转至海阳市115基地洗脑班。祁明英不堪遭受迫害,从二楼跳下,摔坏了腿,股骨头粉碎性骨折。(这是她被残酷迫害造成,但这做法不合法理。)

在海阳市人民医院根本就不具备做这种手术的情况下,强行给祁明英做了手术。手术过程中,祁明英还被戴着手铐脚镣。手术后导致祁明英残疾,拄双拐行路。在住院和回家休养期间,恶警一直将她的手脚铐在床上,使其不能自由活动。后来于正高还多次对她进行骚扰。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祁明英在遭受多年的迫害后离世。

◎ 二零零二年冬,海阳市“610”伙同国保大队恶警于正高,陆续绑架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很多是夫妻同时被绑架:王世民及王翠娥、邵秋英及王玉珠、于海勇及王雪梅、吕雪芝及丈夫,徐姓及包姓夫妇等等。恶人疯狂迫害他们,毒打、吊铐、冷冻、不让吃饭、睡觉。

当时五十岁左右的吕雪芝直接被迫害致双下肢不能走路,在地上爬行。“610”恶人不让她去洗手间,说她是装的,还踢她的腿。后来吕雪芝丈夫回家借钱,被勒索交了四万元,才放吕雪芝回家。

王玉珠、王世民、邵秋英等多人被铐在走廊的窗户上,冷风直吹。王翠娥被迫害得吐血,消瘦了很多,吃不下东西,皮肤都成了灰土色,出现生命危险。恶人怕承担责任,勒索罚款三千,把她放回家。

“610”疯狂敛财,恶警下手狠毒,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勒索罚款,上万至几千不等,粗略估计被罚款数十万元。被勒索罚款后,这些法轮功学员才回了家。

于正高为了政绩(上边有劳教名额),偷偷报了十几人劳教,使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家庭雪上加霜。那次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了几天至几个月不等。恶警于正高发狂的说:“我就是一支笔,想判谁就判谁,说判几年就几年。”

◎ 二零零四年冬天,于正高伙同发城镇恶警非法抓捕发城镇的几名法轮功学员,把他们拴在铁窗棱子上毒打,打着、骂着、还喊叫着。法轮功学员们对于正高讲真相,于正高叫道:“你们不用说,我什么也不听,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也不信。”他指着桌子上的一大堆信件说:“这都是外国法轮功学员给我的信,还打过来很多的电话,告诉你们,都没有用。你整天发正念铲除我,可我还是我。我说判你们几年就判你们几年,我的一句话就行了。”并且还骂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一副狂妄、凶残的流氓相。

◎ 小纪村有位法轮功学员,在发放真相材料时被绑架。接着,于正高等恶徒开始在徐家店大规模的抓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九日半夜三点,以于正高为首的恶警,在徐家店镇山西头非法抓走了四名法轮功学员。接着,又窜到徐家店镇的李家庄去抓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该学员不在家,就绑架了她丈夫。在徐家店村,绑架了刘洪娟、米振玲、于仁华、张贤君等人。后又陆续的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甚至有几名接到过真相资料的世人也被抓去。

他们向所有被绑架去的人勒索钱财,不交钱就不放人。徐家店镇团山村有位退休老教师七十多岁了,因收到一份真相资料就被勒索了五千元。还有一个农村老人病重在床,没有什么经济收入,因看了一份真相材料,被恐吓,被勒索了五百元。

徐家店镇李新庄村年近六十的女法轮功学员王殿松,被迫害的长期流离在外,于正高就去逼其丈夫和女儿到处找。后来没找到,竟把这位学员的女儿抓去劳教,还邪恶的说:“找不到你妈,你就替你妈去劳教吧。”王殿松的丈夫也被非法拘禁二十天,被勒索现金两千元。王殿松有家不能回,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上,在威海与法轮功学员挂真相横幅后,遭遇不幸离世(具体情况明慧网有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徐家店镇至少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于正高伙同国保大队长李伟配合烟台公安绑架了梁耀敏及和她在一起的邵秋英。梁耀敏原是海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同时被单位无理开除。

这次遭绑架后,梁耀民被送去烟台看守所,邵秋英被送去海阳市洗脑班。二零零七年底,梁耀民被烟台市牟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非法判刑到期,在监狱被于正高直接劫持到招远洗脑班继续迫害。

同一天,恶警于正高带人绑架了梁红玲、倪占慧至海阳市洗脑班。几天后,又陆续绑架崔丽丽、孙明霞、程少霞、张俊峰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几天后,邵秋英及梁红玲被劫往烟台洗脑班继续迫害,其他人被劫往海阳市拘留所迫害。

◎ 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左右,于正高伙同发城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发城镇芦头泉村六十六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薛淑娟和她的女儿薛霞。抢去大法物品。薛淑娟母女被非法关押在发城派出所,女儿于当晚走脱。恶警在晚上非法审问薛淑娟,薛淑娟不配合。于正高看问不出什么来,抓着薛淑娟的头发就往地上按,同时用脚往身上踢。

后来薛淑娟被绑架到拘留所,于十天后无条件释放,临走时于正高说:“十天对你来说太少了。你女儿出去才几天,就上网说我们抢你多少东西。对你们就不能手软。”于正高同时还绑架了发城镇河南村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范明武及他六十二岁的妻子范志凤。

◎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八点左右,于正高带领方圆派出所警察,开三辆警车到亚升公司绑架法轮功学员王锡民、张在福和一名工人(未修炼法轮功),工人宿舍被翻的一片狼藉。当天该工人强烈要求回厂上班,被释放。法轮功学员王锡民被非法拘留。恶警于正高执意要非法劳教王锡民。最后王锡民被非法劳教一年。

◎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纪秀玲被多次非法抄家,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被抢光。还强制纪秀玲去泉水乡政府办的学习班(专管法轮功人员)学习,当时负责的主要是政府的邓玉春及派出所分管户籍的于正高。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间,于正高带人至少四次抄她家,抢劫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个人物品若干。多次非法关押纪秀玲,时间三十到四十天不等,最长的一次是被非法关押在海阳市臭名昭著的“115基地”迫害,长达一百天。耽误了种地,被勒索了几千元钱,纪秀玲才得以回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上午,于正高带着四个警察闯进纪秀玲家,野蛮抄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打印机、电脑、手机等个人物品,还有八百元现金。把纪秀玲绑架到小纪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不说就打,打的纪秀玲昏迷几次,一直打了一下午。晚上村干部拿了五千元,家人拿了三千二百元,才领纪秀玲回了家。回家十二天后,纪秀玲又被绑架到海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于正高带着四个警察又到纪秀玲家,手里拿着她写的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说:“你告江泽民,连我也告了?”纪秀玲说:“打、抢、罚,都是你干的,我不写你写谁?”他们又把家翻了个遍,抢走有关法轮功的所有东西,衣柜里放在衣服兜里的四千元钱也不见了。

恶人强制给纪秀玲戴上手铐,拉着手铐把她拖到村外的车上,绑架到小纪派出所。这次恶警于正高出于报复,下手特狠,他抓住纪秀玲的辫子用力往墙上摔、往地上摔,拳打脚踢。又把她手、脚铐在铁椅子上,不停的左右打脸,打累了出去转一圈,回来再打。打昏了,醒了再打。纪秀玲六十多岁了,一直被打了一下午,真是惨无人道。派出所的警察看到于正高打人,纷纷离开。有的说:“这干什么呢?”很鄙视他的行为。

纪秀玲的牙全被打松动了,第二天就掉了一颗;头发被抓下大约三分之二;右边打断三根肋骨;肝肺都打坏了;呼吸都困难,睡觉都不敢躺着。最后于正高说:“纪秀玲,咱们走着瞧,看谁笑到最后。”她当天傍晚回家了。回家一个月零三天,纪秀玲又被绑架到海阳市拘留所,于正高也在,看到纪秀玲说:“纪秀玲,咱们又见面了。”纪秀玲再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孙明霞去北京证实法。七月二十五日,被强制劫送回海阳。第一个非法审讯孙明霞的警察就是于正高。二零零一年二月,孙明霞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上访,被绑架,于正高把他们劫持回来,非法关押到海阳看守所。孙明霞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于正高叫嚣着来到看守所,孙明霞对他劝善说:“于正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于正高说:“我不怕报应。”叫来海阳市医院的医生给孙明霞强制灌食,管子多次插到肺里,再拔出来重插,灌完后把她锁在死人床上(手脚都各铐起来,呈大字形)。让一个男孩犯人看着,共灌食两次。在看守所直到把孙明霞迫害的皮包骨,心力衰竭,半夜送到海阳“西兵营医院”急救。离开看守所,又把孙明霞送到“海阳115基地”继续迫害。最后,孙明霞被非法判三年,还是于正高送去的。

二零零七年七月,于正高找到孙明霞家,派人监视了两天,把她绑架到“民兵训练基地”。见到于正高,孙明霞质问他:“你凭什么绑架我?”于正高上来就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然后孙明霞被戴上手铐,铐在窗栏杆上。白天、晚上不让睡觉,直铐到脚都肿了。大概有三、四天,才让孙明霞回房间床上坐着。这次参与打人的还有恶警时保涛(现在国保大队)。在这里孙明霞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又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被勒索罚金一千元。

二零一七年五月,孙明霞在街上拿着手机照相,被方圆派出所副所长苗向荣绑架,抢走二百多元的真相币及手机等物品。于正高就仅凭孙明霞包里租房的单据,就非法拘留她十二天。后又送烟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扬言要判孙明霞十年、八年的。把孙明霞租房里的私人物品洗劫一空,价值二、三万元左右,没有任何手续。从烟台回海阳后,又勒索孙明霞的儿子一千元,给孙明霞办了个监视居住一年。

◎ 二零一五年,于正高又一次次地绑架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五至十天不等。人数众多,不一一列名。于正高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去骚扰;还到村里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勒索钱财。

以上事实,只是于正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这二十年来,于正高做的坏事实在太多。他与市委的“610”恶人狼狈为奸,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施以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刑讯逼供、洗脑、勒索罚款、恐吓等邪恶手段,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已犯下滔天大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