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东寿光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李同忠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4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山东省寿光市“610”办公室(“610”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开始成立时,李同忠就是其中的打手,后升为副主任。寿光市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被他迫害过。其中,法轮功学员李国俊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就是李同忠、田庆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多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李同忠
中文姓名拼音:LI,TONGZHO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5年 2月16日
出生地:山东省寿光市
原工作单位:寿光市“610”办公室
原来职务:副主任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寿光市
身份证号:370723196502164819
电话号码:15165622689、13864681566
家庭住址:寿光市东环路3101号5号楼1单元101号、山东省寿光市现代中学5号楼1单元101号

二、部份迫害事实: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寿光市被迫流离失所的李国俊女士,在潍坊租住房内,再次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一个月,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李国俊绝食十二天,又被劫持到“610”洗脑班(设在寿光市党校院内)继续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七岁。

二零零二年六月初,寿光镇镇政法委书记崔建军到李国俊家,跟李国俊的丈夫说,现在李国俊在寿光“610”洗脑班,拿两千元钱便可放人。李国俊的丈夫信以为真,借了两千元钱给了崔建军,一直等着放人。然而,让李国俊丈夫和家人等来的却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家人被告知说李国俊去世了!而且遗体已被送到寿光市稻田镇火化场。李国俊的丈夫要求看遗体, 政府不法人员们不同意。在李国俊娘家人的坚决要求下,只好让看了一看:李国俊的遗体遍体鳞伤,嘴角还在流着血,脚心和身上都象被电棍电过,前身和后背有一些红点点,脚心发白。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黄历四月三十日)上午,寿光市政府人员胁迫李国俊的家人匆匆送葬。当天,公安局、“610”都来了,还有三、四辆警车,一些警察站岗,不允许家人哭。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李国俊被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寿光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李同忠、田庆春。

◎2001年,杨月英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邻村一名邪悟的犹大举报了。寿光市稻田镇派出所警察闯进杨月英家,四名警察把她非法拖上了车,拉到洗脑班。寿光市“610”头子李同忠是洗脑班的副主任。在洗脑班白天晚上不让杨月英睡觉,听犹大一伙诽谤大法的脏话,杨月英就走出去,不听他们那一套。李同忠嗷嗷直叫说:“七天了还转化不了你。明天叫你老头子陪着你到昌乐转化班,每天交200元学习费,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你。”

2004年正月24日上午9点,杨月英等4位法轮功学员在寿光市稻田镇魏方村魏书章家中学法。突然,寿光市公安局和稻田镇派出所的不法之徒闯进魏书章的家中。抢走了魏书章家中一台14英寸彩色电视机、影碟机、2000元存款单、现金800元。接着,将四名法轮功学员抓到寿光市“610”办公室。问了杨月英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的地址,就让他们俩人回了家。第二天上午,又把他们两人抓到寿光市“610”办公室拳打脚踢。当天晚上,两人又被送到寿光市洗脑班。

在洗脑班,杨月英被打手李同忠、田庆春用手铐铐了四天四夜。寿光“610”主任孙向前、李同忠,打手田庆春威胁家人交5000元,不交就劳教三年。杨月英的家人给交了5000元。如果没有钱交巨额罚款,在寿光“610”主任孙向前、打手李同忠、田庆春的密谋下,直接就被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

◎2005年6月8日下午1点,文家街道办北付村法轮功学员赵华欣、赵华玲,台柳村法轮功学员赵华冰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中真相资料、大法书籍全部被抢走。9日下午,被转入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5年6月10日上午8点左右,寿光市“610”的一伙恶徒到杨玉峰家抄家,抓走了杨玉峰、杨世芳夫妇,抄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资料。

2005年6月15日上午,田柳二中法轮功学员武林艳、孙新峰被邪恶610主任李同忠带人劫持到潍坊“610”洗脑班进行迫害。

在这一段的疯狂抓捕中,每次都是“610”恶人李同忠指使,×教大队具体实施。

◎2005年6月10日,寿光市实验中学法轮功学员杨玉锋、杨世芳夫妇被绑架。杨玉锋在寿光市看守所遭受折磨后,于2005年7月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淄博王村劳教所;杨世芳在寿光市看守所遭受折磨后,被非法送往潍坊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释放,被勒索罚款2000元。释放后,寿光市“610”头子李同忠不断上门骚扰,要求杨世芳交10000元罚款。

◎寿光市古城街道办俎家庄法轮功学员赵立明,因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恶人上告遭绑架,当晚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北洛派出所。第二天,又转到寿光市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6月27日上午9点多钟,寿光市“610”办公室主任李同忠伙同寿光市反×教侦察大队对赵立明家非法抄家。2005年7月28日,赵立明被非法劳教。

◎ 寿光市“610办公室”一直积极配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处理×教办公室(610办)”下文给各行政、事业单位,让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思想认识。特别是教育系统,各单位找法轮功学员挨个谈话,写所谓的认识,如果不写,就考核不合格,工资不提,晋级不聘,甚至送“转化”班。

◎ 2000年12月一天晚上的10点多,村委文书王东海领着恶警闯入张振学家,把他强行绑架到上口派出所。随后又把张振学非法押送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劳教所的恶警多次用电警棍电张振学,电的他天天头疼。

在劳教所,强迫张振学每天干活14个小时。干完活,还有2小时不让他睡觉。劳教期满后,又把张振学抓到潍坊洗脑班,强制洗脑15天。寿光市“610”负责人李同忠向其家人勒索了500元钱,才把他放回家。

◎2006年7月26日早上,寿光中学教师隋敬梅在寿光世纪学校培训时,被邪恶“610”办公室蹲坑绑架,被挟持到潍坊市洗脑班迫害。早在一个月前,邪恶“610”就要求学校配合迫害,学校没有配合。此次参与的邪恶之徒有李同忠、田庆春、夏学虎(司机)。

◎2003年5月份,7、8个恶警利用赵素萍和丈夫在自己的大棚地里干活,只有孩子自己在家的机会,非法闯入她家。孩子出面制止恶警的非法行为,被恶警打耳光。恶警翻箱倒柜,翻出部份大法资料。这个时候赵素萍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正好回家遇上,邪恶警察又强迫她丈夫带他们到大棚里找赵素萍。恶警给赵素萍戴上手铐连拉带拽的拖上车带走了。

赵素萍被带到了“610”办公室非法关押了3天2夜。在非法关押期间,两名恶警使用大小电棍轮换电击她的前胸和后背。其中有个恶警用烟头烧赵素萍的脸和手,不准她睡觉,辱骂她。邪恶向她勒索8000元,她没有,恶警硬是强要了3000元才把赵素萍放回家。

2003年9月16日,寿光邪教大队以赵春萍作真相资料为名,强行将她关押在站前派出所。赵春萍被戴上手铐,铐在连椅上,3个不法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的头部,整夜不让她睡觉。第二天,赵春萍被寿光“610”办公室恶人李同忠带到潍坊工业干部学校的洗脑班,继续进行迫害。

◎2006年黄历年过后,山东省寿光市“610”头目李同忠等,伙同寿光市公安局邪教大队一直不断的非法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瑞玲家人被勒索25000元钱。之前非法抓捕了刘素娟,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又绑架了试验中学教师隋敬梅,都直接送潍坊邪恶“610”洗脑班。已知被抓过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勒索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人缴纳5000元钱左右,才能放人。

◎2002年4月,寿光市公安局赵春利、王万春等和城南派出所警察共有7、8个人闯入马春兰家,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强行将马春兰绑架到寿光市“610”,后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并勒索了5400元钱。

◎2005年5月26日,寿光市“610”赵春利、王万春、郭洪堂、刘祝身和一司机闯入刘凤香家,强行抄家,把她绑架到寿光市“610”反×教侦查大队,强行搜身,搜去她身上仅有的75元钱,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被高压电棍电击、打耳光。

刘凤香被非法关进寿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一个月。刘凤香在看守所里受尽虐待,超负荷劳动,再加上恶劣的环境和肮脏的饭菜(菜里面虫子无数),使她吃不下饭,身体虚弱,导致昏迷长达十多天。昏迷期间,恶徒把她抬出去,铐在铁椅子上强行灌食,刘凤香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灌食的场景惨不忍睹。

邪恶之徒又把她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当时刘凤香已严重昏迷,奄奄一息,王村劳教所拒收。寿光610恶徒才把她放回家,所外执行劳教一年,勒索现金500元。

◎2006年,寿光市“610”主任李同忠亲自密谋、策划、指挥寿光市公安局反×教侦查大队,非法抓捕隋敬梅、高瑞玲、刘素娟、殷成玉、常法美等近10名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勒索巨额5000元至25000元不等。

7月24日,法轮功学员刘素娟从王裴农村老家取款回寿光杨家,刚下车开车库门时,上去两个邪恶之徒问:“你是不是刘素娟?”刘素娟回答:“是。”他们立即抢走她手中的钥匙,把她劫持到车上。刘素娟开的车上有刚提取的现金29000多元,被不法之徒全部抢走,任何单据也没开。

恶人将刘素娟非法抓到公安局后,又押回来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当晚,邪恶的不法官员以要对刘素娟非法判刑及不让孩子上大学威胁、勒索刘素娟的丈夫拿钱,刘素娟的丈夫回来说:“要拿20万元连人带车赎出来。”

◎ 2000年12月,因进京上访,寿光市交通局法轮功学员董丽美被寿光市交通局罚款一万多元。家人经常遭到单位的骚扰恐吓。2001年2月21日,交通局杨慧云等人直接把董丽美从工作岗位绑架到寿光市洗脑班,对她强行洗脑、“转化”。杨慧云又伙同610主任李同忠把董丽美送进潍坊洗脑班。

2006年12月13日晚,因董丽美给人讲真相,被举报,遭寿光工业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公安局反×教大队张少华,董绪明、郭洪堂为首的警察专门用脚踢她的脸、鼻、嘴、揪头发。到董丽美家中抢走大法书、真相资料。恐吓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说不交钱就把董丽美劳教。勒索家人交了5000元现金后,才放人。

夏学虎(李同忠司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比李同忠有过之而无不及,参与抄家,迫害,骂大法。

◎寿光市建桥乡崔家的陈成叶、刘桂芬因发真相资料被恶告,被站前派出所绑架。寿光市公安局局长聂作坤和寿光市“610”李同忠到站前派出所去了一趟。之后,刘桂芬被勒索了1万元,陈成叶1500元。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下午四点左右,寿光市“610”李同忠跟踪法轮功学员张克亮、王中云后,打电话伙同寿光市国保大队十余人,到寿光市圣城街道后朴里村张克亮的老家,绑架了张克亮、王中云夫妇。郭洪堂、刘祝身、马温和、李汝元等五、六个警察用搜到的钥匙打开了张克亮家门锁,非法抄家。家具都给撬了,家里仅有的一千九百元生活费被抢走,孩子用的复读机也抢走了,连家中仅剩的一张煤气票也偷走了。非法抄家时,王中云不配合他们,为了不被他们带走,将自己反锁在洗漱间里。李晓东把洗漱间的门踹烂,拽住她的长头发,一顿疯狂的拳打脚踢,用拳头狠狠地击打她的头部,王中云当场被打昏。

在非法审讯中,警察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更惨无人道是,他们把张克亮的衣服扒光,双手反铐,用电线把两腿绑紧,用张克亮的棉袄把他的头包起来,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三人,有的用脚踩着头,有的踩着腰;拿高压电警棍电击张克亮的全身;且长时间地电击咽喉处、乳头和下身小便处;他们还把水泼在张克亮的头上,用电棍电击他的百会穴、头顶;将燃烧的烟头插入他的两个鼻孔;用烟头烫后背;扇耳光,用皮带抽;拳打脚踢,这样连续不停的迫害长达十多个小时。

◎在2002年3月26日晚上11点多钟,寿光胡营乡卢家村农民大队书记高继武和乡里
的一群恶人把法轮功学员高士全的家包围了,恶人把高士全摁倒在地,抬着扔到车上,绑架到乡派出所,在铁椅子上锁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把高士全拉到寿光党校洗脑班。高士全在洗脑班被迫害的面黄肌瘦,拒绝“转化”。在“610”主任孙向前、副主任姜冲、打手李同忠、田庆春的密谋下,40多天后,高士全被非法劳教三年,劫到潍坊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