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有缘人都能得救

更新: 2020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曾经当过地面炮兵的侦察班班长,侦察兵的技能就是把目标点的位置在地图上或用器材精确测定,把目标点的坐标报告指挥员。我也曾当过地面炮兵的阵地指挥员,目地都是一样的,就是摧毁目标。修炼法轮功了,师父教导弟子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好人,一个完全为他的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师父告诫弟子:“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1]。从此,我开始修掉自己的仇恨心、怨恨心、报复心等一切人心的执着。发大慈悲,在师父的引领下去救人,救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中国人。下面将自己在近期修炼救人中的一点体会向师父、向同修们汇报。

一、给小妹、小妹夫讲真相

小妹和大妹是警察,两个妹夫和她们都是一个系统的,两个妹妹的老公公都是离休警察,哥哥姐姐们大部份也都是警察。我想叫他们比较系统的了解法轮功真相。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坐火车返回。一早上母亲就说:“你妹妹他们要送你,你就叫她们送,别拒绝。”母亲讲了好几遍。我觉的事出有因,可能是师父点化,叫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好几年没有讲了。

上午我到超市给母亲买点生活用品,回来一進门,小妹和小妹夫已经来了,叫我收拾收拾送我到车站。这次回来是打个替班,他们到南方旅游一个星期,我回来照顾母亲一个星期。回来的当天没见面,他们随团出发了。回来后他们来看我。因时间紧,没有给他们讲真相,我把16G装有大法真相的TF卡分别给大妹夫和小妹夫一人一个。告诉他们回家好好看看。TF卡里的内容很多:《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们告诉未来》、原公安部副局长叶浩先生专访《走出政治走入修炼》、《藏字石》、《活摘·十年调查》、《是自焚还是骗局》、原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的专访《一个中纪委人的人生故事》等真相视频。

十一点,我们出发。在车上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话题从北京惊现“黑死病”说起。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北京确认有两人被诊断患有鼠疫(黑死病)。北京市朝阳区政府当时发布新闻称,来自内蒙的两位患者经专家会诊,被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目前在相关医疗机构救治。我说:北京出现鼠疫是针对中共来的,是对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世人的严重警告。历史上古罗马帝国皇帝尼禄纵火焚烧罗马城,嫁祸基督徒,开始了对基督徒残酷的迫害:砍头、淹死、烧死、喂狮子……当时强大的罗马帝国(横跨亚非欧三大洲)逐渐走向衰亡,四次大瘟疫(黑死病)死人无数,尸体满街无人掩埋,罗马帝国灭亡。

我说今天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残忍,更灭绝人性。至今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的致疯、致残、有的女学员被强奸,有的遭不明药物迫害,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许多历史预言中都预言了:中共的灭亡就是一场大的瘟疫。中共很快就会灭亡,就在眼前了。参与迫害的人,没有退出中共组织的人,在劫难逃。我告诉他们,黑死病致死率非常高,达100%。我说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孩子和家人,叫他们看真相视频,明白真相退出中共组织,人才能平安保命。我的小外甥我曾给他退过共青团、少先队。后来他也成为一个警察,我从他们的微信上看到他的照片,照片中他穿的背心上有中共的标志,后来他入党了,这几年一直没有见到他。我嘱咐他们一定叫孩子明白真相,你们是有责任的。

他们听的很认真,小妹夫一边开车,一边和我对话。小妹夫问:“有解药吗?”我说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躲过劫难’。”听小妹说小外甥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我说:别为中共卖命,我以前曾经告诉过小外甥,枪口抬高一寸,不要成为镇压百姓的工具。我告诉他们在手机上搜索一下“警察 牺牲”,看看每年中国大陆死伤多少警察,每年都是三、四百人,负伤的几千甚至上万人。

我告诉他们:据明慧网曝光,自二零一七年公安部推出打压法轮功学员的“敲门行动”以来,至今已有110多名派出所所长遭恶报死亡。为中共站台、卖命的警察应该清醒了,那不是“牺牲”是“恶报”!

根据某某博客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牺牲公安警察名录一、二》中,对死亡的481个警察(警察429人,辅警52人)進行分类整理发现:因病死亡366人。其中突发疾病猝死310人,以心血管和脑部疾病居多。其中对458名有实际年龄的警察進行统计,平均警察死亡年龄为43.8岁。目前中国警察职业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已经成为“高危职业”,猝死已经成为一种凶兆,它已经向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发出了警告。

对他们讲这些不是吓唬他们,是叫他们心中有数,别为中共站台,为其陪葬不值得。

很快到火车站了,我们相互道别,他们嘱咐我路上注意安全。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路平安。”

二、在火车上讲故事救人

到车站后,我就开始背法,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众生了解真相及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用大法赋予弟子的佛法神通清除邪恶。

下午两点多列车开动,和我同座的是一位三十岁的年轻女子,我们都是一个城市的。她带的旅行箱很大,我帮她把旅行箱放到货架上。

列车开动不长时间,乘警开始验身份证和车票。乘警还是来时的那位,我们已经见过面。他很友好,他说我一看又是你(大法弟子的身份信息已经被公安掌控,现在是实名制购票,只要你一买票,就在公安的大数据监控中。)他也很无奈,检查完证件,他无奈的拿手机叫我看,上面显示的是我被非法劳教的记录,我的名字上了公安的黑名单。我看完后,乘警就离开了。

在看手机的时候,那位女子也看到了。自实名制购票后,已经有二年左右没有在火车上讲真相了。每年警察利用实名制车票在火车上绑架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其中有的被非法判刑。今天机缘巧合,我就顺势讲真相。我发现旁边座位上的人都在静静的听我们的对话。我也想让他们明白真相,我就以讲故事的形式开始和这位女子聊天讲真相。我的心很平静,怕的物质已经解体。

我对这位女子说:我是有信仰的,我曾经因修炼法轮功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二年,出来后,我名字上了中共的黑名单。现在是实名制购票,我们一买票就在他们的监控中了。在当地劳教所我曾遭受酷刑、警察教唆坏人在饭菜中偷偷放不明药物,我曾被恶警指使坏人六天六夜不让睡觉。我们地区已经有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因坚信“真善忍”在中共的迫害中失去生命,与我曾经在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有四位被迫害死了,一个女同修三十多岁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疯背回家不久离世;一位四十八岁的女同修在当地劳教所被二十多个恶人活活打死;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姐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了所有酷刑后,被恶警下药杀人灭口;一位四十多岁的残疾男同修在本地劳教所被迫害后离世;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同修被判十年重刑,警察用几万伏的电棍电击、殴打,在监狱被迫害致高位截瘫。

我告诉她,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传福音救人,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我给她讲了古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徒遭四次大瘟疫而灭亡的故事。

她说她是信基督的信徒。她告诉我,她家在张家口,她们姐妹三个,她是老小,两个姐姐在农村父母身边,她大学毕业后来到我们这个城市。这次回家是父亲病重离世回家的。她说她的父亲要是学法轮功就有救了。我说你们家乡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中共的暴力打压和谎言欺骗使许多人不敢接触法轮功学员失去了修炼的机缘。中共的打压就是不让人得救。

旁边座位的旅客都在静静的听我们两个人的对话,一个男乘务员有时过来坐在中间座位,我们的座位是三人座位,中间没有人,他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听我讲。

我说现在的中国人人受中共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的洗脑,很多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神佛是真实存在的。我给她讲了美国神奇少女阿琪雅纳与她画的耶稣基督的故事。阿琪雅纳的能力是告诉世人:神是真实存在的。故事讲完了,她听明白了,她高兴的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先生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告诉她回去告诉你的亲人、朋友,赶紧退出中共组织,天灭中共一定会有大劫出现的,只有与中共脱离,记住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才能平安,才能得到神的保护。

这次讲真相我的体会很深,心静如水,没有怕心。出发前我通知同修帮助发正念清除邪恶。我坚持背法听师父讲法录音,坚持加大密度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和保护。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3]对师父的这段法我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回来后整整一个月,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零点武汉市封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

三、救“武汉肺炎求救者”,救武汉人

瘟疫降临武汉,恐惧笼罩全城。运送武汉肺炎患者遗体的工作人员称,当时一车拉八具尸体,从早上九点钟忙到凌晨两、三点钟,天天加班;路上行人走着走着就倒地了;一人得病,全家人感染;得病到死亡一个星期左右,一家死几个等等,这样的消息频频传来。声称最不怕死的人说,他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怕了。这种被武汉人称为“灭门病毒”的新型冠状病毒,如今传播到全球。

那个时候真为武汉人担忧,怎么帮他们,救他们呢?一天看手机突然发现一条信息:“武汉肺炎求救电话”。打开一看是一位重症武汉肺炎患者家属发出的。一搜索有很多这样的求救电话,有的在方仓医院,有的在医院,有的在家中。有的是儿女为父母求救,有的是父母为儿女求救,也有的是爷爷为孙儿求救,有的是为爷爷求救。也有癫痫病人断药的,也有癌症病人需要手术、化疗寻求帮助的。有的说只要能救命竭尽一切所能报答救命之恩,给您磕头了。人们在无望中,在绝望中渴望着希望的声音。

我有一位战友家也在武汉,我当时真想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可是当时没有敢给他打电话。因为我的电话长期被公安监听监控。此时,我想到明慧网的真相电话平台,我把求救电话收集起来发给明慧网,请海外的大法弟子直接给他们打电话,把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们,让更多的武汉人平安度过劫难。

我每天都收集求救电话,一个电话号码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电话可能就能救一个人,或救一个家庭,或救一个家族,或救更多的人。

当时武汉的一个医生患武汉肺炎在抢救中,医院发出了求救电话,求康复者的血浆。我看到后马上把她的电话号码发给明慧网。当时武汉的医生都知道,武汉肺炎没有特效药,能挺过来就挺过来了,挺不过来就完了。只有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得救。接连几天这个医生的求救电话反复出现几次,以后就没有了,可能是大法弟子的电话打通了吧,如果她们相信了,能有多少医生得救呀。

那个时候真是分秒必争,我一有时间就搜索电话号码,看到一个求救电话,不管多晚,我也要把电话发给明慧网,一秒钟可能就能使一个生命得救,耽误一秒钟一个生命可能就永远消失了。多少患者在盼望得救啊。海外大法弟子可以在第一时间把大法福音告诉患者。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都在接力式的传递着真相救人。

这时,武汉病毒患者及家人因接到海外大法弟子真相电话得救的实例在明慧网上一个个的发表了,得救的生命感谢大法弟子的救度,感恩大法师父的救度。

我一直收集求救电话,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中共党魁习近平到武汉,紧接着开始清零,从此,求救电话一个也没有了。中共为了掩盖疫情真实情况封锁了求救电话。真是应了老百姓的一句话:大法在救人,邪党在害人。

为了救武汉人,救湖北人,我扩大收集电话号码范围,当时收集了很多武汉街道社区人员、社区网格员的电话,还有湖北省银行系统网格员的电话。

中共在这场持续二十一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警察助纣为虐,他们参与了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既是迫害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这些人大法弟子不去救他们,他们就永远没有希望和出路了。

与我有缘的警察我基本上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中有的退出了中共组织,有的不再参与迫害。为了更多的救警察,我开始收集警察的电话号码,这个项目我已经持续两年多了。我把警察的电话号码发给明慧网,海外的大法弟子们给他们讲真相,已经有很多警察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迫害,有的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条件在暗中保护着大法弟子。

师父在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别小看。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4]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片广阔的土地刚刚被深耕过,东北叫秋翻地。庄稼收割后都要深耕,使土地松散,保持水分和养分,为来年的丰收打基础。第二天又做了一个梦,这片深耕过的土地长满了象莲花一样形状的花。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我真心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够得到大法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