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的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有几千户人家,职工不到三千人。韩家园林业局虽然是个很小的地方,在中共二十一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却是迫害最严重的地方之一。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家庭妇女姚玉明、色桂荣、善良老实的年轻人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有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非法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

在这次以“清零”为借口、以威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目的的骚扰行动中,从八月到现在,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书记朱文革、副书记吕传国执行上面的迫害政策,联合法轮功学员家属单位的领导骚扰法轮功学员。一次次的电话骚扰,一次次的约谈骚扰,搅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不安。

韩家园林业局的不法人员还给在外地的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要求回来签字(注:所谓的“签字”,其中即有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内容,也有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只要中共给“挂名”的,都要求回来“签字”。被骚扰的有法轮功学员沈玉芹、雷庆霞、桑美荣、杨成萍等。

法轮功学员王秀波,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就被非法定为网上通缉,被迫流离失所至现在。在今年以“清零”为借口的骚扰中,她的亲属首先被骚扰。

十几年来,中共对王秀波的迫害,使她年迈的母亲总是担惊受怕,女儿一次次的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勒索钱财等,长期生活在担心和思念女儿中。今年九月末,她母亲从病重到去世,都没见上她一面,老人带着遗憾走了。她的父亲去世时,王秀波也是正在被非法劳教中,也没见上父亲一面。

持续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 遭家属拒绝

韩家园林业局相关局领导,当逼迫法轮功学员不成,还给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单位领导以奖金和政绩施加压力,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或法轮功学员家属签字(注:所谓的“签字”,其中即有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内容,也有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

二零二零年从八月初到八月末,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副书记吕传国,多次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赵培金的丈夫的单位,让单位的人给她丈夫打电话,要求她丈夫做赵培金的“思想工作”,逼迫赵培金“签字”,放弃修炼,还得诬陷、诽谤法轮大法。

二零二零年八月初的一天,上午十一点左右,韩家园林业局公安国保队长宋雨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夏秀梅的丈夫,叫他去看守所一趟。政法委书记吕传国、国保队长宋雨等,让他在“不炼的保证书”上签字,还告诉他,如果签了字,给奖金、给钱,有困难给解决;他们还谎说:夏秀梅在黑名单上,这次她丈夫签了字,就把夏秀梅从名单上去掉了,以后不再找她了。虽然他们拿金钱利益来诱惑,但是夏秀梅的丈夫没有在这些邪恶的内容上签字。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邵丽华的丈夫正在单位上班,段长打电话说,让去看守所一趟。邵丽华的丈夫到了看守所,屋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韩家园林业局公安国保大队长宋雨,另一个是政法委书记吕传国。他们说:“找你来,是让你签个字,是关于你妻子炼法轮功的事。签字之后,就不再管了,还在网上(所谓的黑名单)除名。”还说签了字,还给三千~五千元补助金等等。邵丽华的丈夫拒绝“签字”。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邵丽华的丈夫又被本单位主任孙国君、书记赵来顺找到办公室谈话,同时找的还有赵培金的丈夫,还是劝说“签字”,他俩都拒绝“签字”。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邵丽华的丈夫又接到书记的电话,去书记办公室,还是劝说“签字”,并威胁说:“如果不签字,还会找你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别说我不管。”邵丽华的丈夫给书记讲大法给他们家带来的好处与美好,讲妻子的善良与勤劳,并再一次拒绝签字。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上午,段长周忠国告诉邵丽华的丈夫,给他停工了,在家做邵丽华的“工作”(即要她放弃信仰),做通了,再上班。这给邵丽华的丈夫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

邵丽华的丈夫很正义,到他的班,就去上班了,段长周忠国撵他,他不走。周忠国说:“给你二十天假,‘劝说’嫂子。如果劝说不了,就把调令退回劳资科去。”

邵丽华的丈夫说:“你凭什么停我的工?我工作上有问题吗?是主任说的吗?是主任说的,我去找主任去。”周忠国就给主任打电话,主任也没说什么,停工失败。这几天,主任接到了海外同修打来的真相电话。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上午,单位的主任孙国君和书记赵来顺,再一次把赵培金的丈夫叫到办公室,劝其“签字”(注:所谓的“签字”,其中即有迫使其妻放弃信仰的内容,也有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主任说只要签了字,林业局给三千元,单位再给拿两千元。赵培金的丈夫说:“我看看签什么字?”书记把五张A4纸递给他,他接过来扫了一眼,还给了书记,看到什么“决裂书”、“保证书”……他再一次拒绝了签字。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上午,领导也告诉赵培金的丈夫,停止他的工作,在家做妻子的工作。赵培金的丈夫心理压力很大。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夏秀梅的丈夫被场长找去,劝他签字。遭夏秀梅的丈夫拒绝后,场长把他领到了政法委。吕传国又继续劝其签字,夏秀梅的丈夫仍然拒绝了。场长说:“以后你天天到我这报到吧。”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赵培金的丈夫扫完雪后,又被单位副主任周卫东和书记赵来顺约谈,逼迫他签字,还要让他把邪恶的“三书”抄写一遍。他回家后闷闷不乐,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压力很大。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赵培金的丈夫又被吕传国、孙国君、周卫东找去训话了,他心情非常压抑,中午饭也没吃。下午他们又找了赵培金的丈夫二次,同时也找了邵丽华的丈夫,逼迫签字。六个领导——主任孙国君、副主任扬升起,是一个出坏主意的人,丁晓生是积极参与的人,周卫东、书记赵来顺是冲锋陷阵的人,有时还用手机录像录音,工会主席李圣波,与他没关系的事也积极参与。六个领导围着赵培金的丈夫谈话,你一言他一语的,威胁、恐吓、威逼利诱,下班了,也不肯罢手。

邵丽华的丈夫和赵培金的丈夫两人很上火,邵丽华的丈夫嘴上起了个大泡;赵培金的丈夫值班一天,没吃饭。同时,那些领导也骚扰了夏秀梅的丈夫。他很坚定,场长李大文软硬兼施,夏秀梅的丈夫就是不签字。那些领导为了自己的政绩和利益,出卖良知,是非不分,他们就是一群打手。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多钟,主任孙国君、书记赵来顺,又找赵培金的丈夫和邵丽华的丈夫,还是签字的事,他俩拒绝不签。能说会道的两个领导,对他们无计可施,金钱利益、威胁恐吓都没有用。

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下午两点,政法委吕传国、单位书记赵来顺又找赵培金的丈夫,约谈签字的事,给他施压。赵培金的丈夫心理压力很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两点,吕传国找邵丽华的丈夫和赵培金的丈夫谈话。吕传国想尽了办法,威逼利诱,用扣大帽子来威胁,反而被赵培金的丈夫理直气壮的顶了回去。吕传国不死心,还想垂死挣扎,想利用这个机会搞点政绩,他却不知道,谤佛是天罪,利用迫害无辜的好人,给自己提升政绩,这不是往地狱里走吗?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下午两点,邵丽华的丈夫和赵培金的丈夫被单位书记赵来顺和政法委吕传国找去约谈,他们三番五次的找约谈,反反复复就那些话,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只能让人反感。多么荒唐的“清零”,多么邪恶的骚扰!

韩兴派出所片警参与迫害 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孩子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上午,迫害升级了,韩兴派出所片警孙庆龙和社区的徐东到单位找了夏秀梅的丈夫约谈,夏秀梅的丈夫告诉他们:“夏秀梅以前一身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下午,单位的赵来顺书记带着韩兴派出所副所长王兴鹏和社区的张洋,去了邵丽华家。邵丽华给他们讲了真相,讲大法对他们家有恩,他们一家三口人二十四年没生过病,没吃过药,问他们是不是奇迹。他们说是。社区的张洋说:“法轮功这么好啊!”

同时赵培金的丈夫值班时,单位的孙国君主任,片警刘瑞宏和社区的邓才斌,也找了赵培金的丈夫约谈,劝其签字。赵培金的丈夫多次告诉他们,二十多年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给家庭及本人带来很大的伤害。赵培金师范毕业,小学高级教师,拿的却是工人的最低档工资。独生子女费三千元,至今不给,经济上一直被迫害,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邵丽华的丈夫和赵培金的丈夫都休班,上午却被派出所的片警、社区人员、本单位的领导约谈,十二点多了才回来。赵培金的丈夫压力很大,多次重复一句话:“心太累了!”他的承受到了极点了。

邵丽华的丈夫和他们吵吵起来了。因为那些人要拿他家孩子的工作要挟他签字,不签,就去找孩子签。他家孩子考的是公务员。

同时,贮木场副场长江应,买了水果去夏秀梅家,夏秀梅给他讲了自己一身的疑难病,现在炼法轮功好了。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江应又找夏秀梅的丈夫签字,他拒绝。江应就说再不签,就找他儿子签。

同时单位的郑福奎打电话,告诉赵培金的丈夫不让他值班了,每天都去会议室报到,不能迟到早退,否则就扣工资。社区人员张洋和邓才斌陪他约谈了一天。

邵丽华的丈夫被政法委吕传国、韩兴派出所副所长王兴鹏及单位书记赵来顺施加压力,威逼恐吓,软硬兼施逼迫签字。遭邵丽华的丈夫拒绝后,吕传国和赵来顺,不惜一切代价,厚着脸皮,开车到外地去找邵丽华的女儿,还带了两个公安人员,并给她女儿录了像,态度十分嚣张蛮横,并说:“如果你不签,就找你单位领导,也不能让你上班了。” 邵丽华的女儿吓的够呛,哭个不停。

法轮功学员:“什么都可以放弃,只有法轮功不能放弃”

明慧网几次曝光了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政法委和国保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的事实后,政法委书记非常生气,指使贮木场(夏秀梅的工作单位)领导和派出所副所长约谈法轮功学员夏秀梅的丈夫,又联合派出所片警和社区人员骚扰。

贮木场领导去家里“关心”,夏秀梅给场领导讲自己一身病,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修炼了法轮功,难治的病炼好了。她什么都可以放弃,只有法轮功不能放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