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敢于承担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日】二零一二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患多种疾病,尤其是头痛病,头上好象整天顶着大帽子。修炼以后,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神清气爽,走路生风,身心无比愉悦。

一、智慧送真相 一心去救人

修炼初期,我跟着两位老同修一起学法。看到老同修都在积极的做着讲真相、救人的事,我也想做。开始的时候,我不会讲真相,就独自背着真相资料,奔走在大街小巷发放。逢年过节,我就带着真相资料,购买礼品,到农村老家走亲访友。早晚在村里挨家挨户送上一份真相资料。

有时去市场,给每个摊位都送一份真相资料。進居民小区,从楼上往下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走到单位宿舍门口,遇到门卫,我就像回自己的住宅小区一样,对门卫象老熟人大大方方的笑着打招呼:“大哥,值班啊?”门卫也笑着说:“回来了!”我很自然的就進了大院了。

進楼梯口,如果碰到有人,我就主动打招呼:“大姨,凉快啦!”对方都很自然的答应一声:“嗯,下班啦?”我轻松自如的上楼了。

后来,我和同修结伴上街讲真相救人。有时在路上遇到有缘人,为了救人,不想买的东西也就买了。家里东西多了,吃不了,用不着的,我就送给街坊邻居,借此同样可以讲真相救人。

有一天,我和同修大姐结伴出去讲真相,路上遇到一个彬彬有礼的大学生在销售手机卡。我们给这位年轻人讲真相,彼此交谈亲切自然。年轻人很有佛缘,悟性好,完全接受真相。当他明白真相后,激动的几次鞠躬感谢,说:“谢谢阿姨!感谢李大师派阿姨来救我。我不会入邪党了。谢谢阿姨!是你们让我明白了这么多道理,以后我也要用‘真、善、忍’为标准为人处世。学校的老师和父母从没讲过这些道理,是你们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太感谢阿姨啦!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

为了让年轻人進一步明白真相,我送给他真相册子、真相护身符、翻墙软件。年轻人高兴的双手接过去,再次鞠躬感谢。看到年轻人得救后如此喜悦,我和同修大姐也感到十分欣慰。

平时在路过路边的电线杆、宣传栏,我都会顺手贴上一张真相不干胶。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做事机动灵活,动作敏捷,同修夸赞我,说:“作证实大法的事,你真是聪明伶俐,正念强,也没怕心。”

二、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前几年,本地做资料的老同修搬家了,把电脑和打印机留给了我,老同修希望我承担起此项目。可我对此一窍不通,从没摸过鼠标。但是,周围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急需《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我真是感到为难。一位同修大姐来教会我上网、打印;技术同修教我机器出现简单问题时如何修理。从此,每周我都给老同修们打印《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并按时给他们送去。每次我也都带回几页信纸,上面都是老同修记的“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名单,我负责传到大纪元网站做三退。

这几年,我一直和老同修配合做三件事,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曾经遇到过多次考验。去年的一天,我去七十多岁的A同修家送真相资料。我正和几位老同修学法,不料,本地几个警察破门而入。我和两位七、八十岁的老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一句话不说,一直发正念。第二天,警察来非法抄家,但進门看看就走了。警察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后,我回家了。A同修被非法判刑一年。

此次教训深刻,我向内找,找到了许多执著心:学法不入心、犯困,自然悟不到法理。不得法,也就是不会修自己;发正念有时倒掌,正念不足,人心重,观念强;对家人、同修有怨恨心。当时,我已经发现A同修有被邪恶干扰的迹象,师尊多次点化,我却不悟,结果出了问题。另外,不能正确理解“去掉怕心”和“注意安全”,导致被旧势力钻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通过静心学法,随着对法的理解和心性的提高,我认识到:不管邪恶旧势力演化出什么样的干扰形式,它的目地就是不让我做好三件事,动摇我修炼的信心,同时也是干扰我做讲真相救人的事。为此,必须彻底否定、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正行,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

师尊讲:“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1]

我想:我不但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还要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和助师正法的洪誓大愿,必须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圆容师父所要的。今天,承担给老年同修送真相资料,配合他们一起做好三件事,这是我的责任,是师尊赋予我的神圣使命,责无旁贷。认识到了,我就从法上归正自己,立刻行动起来,继续做真相资料,及时给周围的老年同修送去。就是在武汉肺炎疫情严重期间,我都一如既往,从未间断。

今年上半年听同修说被非法关押的A同修回家了。周围的同修都不敢上门,有的同修遇到她也不敢和她讲话。那几天,我反复思考如何去掉怕心,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A同修。当我把“自我”真正放下后,心中一心想着“为他”,怕的物质顿时销声匿迹。我先给A同修送去一套大法书,然后又找到她。她见到我十分高兴!

一年不见,只见她身体消瘦,面容憔悴。我们一起在法上交流,各自都向内找,我们都找到了自己的一些执著心。A同修告诉我,她一定要静下心来,学好法,好好向内找,在法上归正自己。她说写一份“严正声明”,让我帮着发给明慧网。

几天后,A同修拿着一摞信纸送来,她认真的写了近几年的修炼体会。随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给A同修送《明慧周刊》、真相资料。不久,A同修调整好自己,容光焕发,很快又跟上了正法進程,继续天天走出来讲真相,救人。每隔半月,就给我一大串三退名单。

每次看到老同修们的这些名单,我都由衷的敬佩他们,同时也敦促我更加勇猛精進。

在这历史的最后时刻,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不辜负师尊的厚望,不辜负众生的期望,谨遵师尊的教诲:“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2]

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