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党文化的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同修A和我诉说对同修B的不满,我一下子象是找到了知己,也说了一件对同修B不满的事情。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同修B有个习惯,就是他想达到什么目地,又担心同修会不答应,所以就把话说一半,另一半我基于对同修的信任就自己给圆了,等事情明朗了,才发觉其实同修是故意这样说话,目地就是让我按照他想的去做。发觉到这一点就觉的同修在骗人,心里很不高兴,又想一想同修也不容易,还是算了吧。

说着说着就觉的自己不对了,不修口。我接着和同修A说,当时这件事情我觉的已经过去了,为什么现在还会愤愤不平呢?

当时心里已经摆平了这件事情啊,怎么又不平衡了?我和同修A分析,是自己的观念没有放下,不喜欢被人骗,尤其被同修骗,觉的骗人就是不对的。同修A也说了自己被B耍心眼骗过,不是自己不知道,而是不想和他计较。

事情看似就这样过去了,过了几天,看到关于去怨恨心的修炼体会,我心里一动,我当时愤愤不平的说着同修B的不足,不就是怨恨吗?我努力去回想自己当时向内找的心理过程:同修是在骗人,可是同修的压力太大才这么做的,我应该体谅和理解同修。

我明白了,我当时的向内找不过是给自己不平衡的心找了个平衡的理由:同修做错了,我是对的,对的不和错的计较了。一种自己是对的高高在上的满足感。

如果真的向内找对了,去掉了自己的又一个私心,就应该多一份善念,怎么还会隔了许久还生气?

那是什么造成自己不能真的去找自己?我找到了党文化的恨,嫉恶如仇的恨,还有自大,证实自己的心。觉的同修的错就是绝对的错,他的错不可理喻。这种认识就是一种恨。在恨的意识中,我就把自己摆在一个对的方面。

恨让我没有了善念,不可能真的设身处地的去理解同修。仔细想一想,党文化的恨真的很害人,一点小小的事情就能让同修产生很大的隔阂,看到同修的不足,第一念不是理解,而是看不上。假使没有这种恨,很多的不满都不会存在:谁不会有错,是不是自己有问题?这种恨的背后还有自大的影子,看别人的过错跟火眼金睛一般,相反自己的过错都不算啥。

这么多年,一直觉的自己在许多事情上宽容同修B,写到此,自己真是汗颜,说不定谁在宽容谁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