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经历

更新: 2020年1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大学老师,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有很重的怕心,总是怕这怕那的。修炼后,我知道大法是宇宙的法,无所不能,大法弟子都有师父时时刻刻保护看护着,所以几乎没有了怕心。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非常用心勤奋的洪扬大法。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的怕这怕那的心又返回来了,思想中总是反映出讲真相就会被迫害这不正的念头,排不掉、压不住。而且,怕心使我心神不定,焦虑不安,但是我不管怎么害怕,我都有强烈的救人的心。我都会千方百计的告诉有缘人邪党骗人的伎俩,和法轮大法的美好。

怕心使我的修炼魔难重重。刚开始讲真相,我主要是自己手写真相币,然后自己花费或者兑换给卖菜的朋友。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一次付给收银员五张我自己手写的真相币,回家的路上莫名的恐惧,思想中反映出收银员可能要汇报给领导,领导可能让公安局查笔迹,就这样胡思乱想,越想越害怕。当天晚上我就严重失眠了,从此之后我整夜整夜不能入睡,而且大汗淋漓,衣服头发总是湿漉漉的,痛苦不堪。非常危险的是不敢看、不敢想《转法轮》,不敢看、不敢想师父的法像,不敢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时,我身边又没有认识的同修進行交流切磋,这件事又不能告诉家里人(我家人是部队干部),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家人怕我这样下去有生命危险就把我送去医院住了三个星期,因为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更加严重,就又出院回家了。我整日惶恐不安,六神无主,严重的抑郁了,身体消瘦的皮包骨头,家人都为我非常难过。

但是,我心中始终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始终都有维护大法的为众生着想的心,就在我被邪恶迫害的最痛苦最危险时刻,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拿起了《转法轮》书,虽然很害怕,手和身体都打哆嗦,但是我没有顺着它,而是硬顶着翻开了书,我静静的看着师父的法像,师父一脸的严肃,然后我一页一页默默的读着法,当时我就觉的心里安宁踏实了一些,人也有了精神,有了力气。丈夫下班了,我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好起来了。丈夫听了很高兴。从此我大量学法,心中升起了对大法无比坚定的正念,最后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魔难。我又幸福的汇入到大法弟子救人的队伍中来了。

我经常在学校的班车上给老师们讲大法真相,有一次被学校职工举报到学校领导那里,系主任只是找我谈了话,但是并没有给我施加任何压力,我却在当天晚上我又严重失眠了,而且又出现了我上述的状况。最后还是通过大量学法心中升起了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师父帮我又一次化解了魔难。

由于我在学校的课堂上给学生讲大法真相被举报到学校领导那里,系主任找我谈话,这次学校勒令停止我上课,把我安排到系办公室坐班。我当时表现的还是很镇定的,只是为他们不明白真相,也不想明白真相感到遗憾,可是当天晚上我刚刚躺下准备休息,突然我感受到很多毛茸茸的令人恶心的象动物之类的东西在我的胸前,头部张牙舞爪,而且我强烈感受到这些坏东西想置我于死地。我感到情况危急,我猛的起身穿好衣服和客厅里的家人打了个招呼就急忙跑去同修家里,把情况告诉了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我坚定的信师父信法的正念下,我很快恢复了正常,第二天我就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了。师父帮我再一次化解了魔难。

师父教导弟子“坚修大法紧随师”[1]、“坚修大法心不动”[2],修炼到今天的每个真修弟子都会感到师父的法千真万确。邪恶对大法弟子虎视眈眈,没有对大法对师父坚如磐石的信念,没有师父时时刻刻的保护,我们的生命都难以得到保障,我们又如何能够走过旧势力强加的那些邪恶的考验。我们又如何救得了众生,兑现自己的使命。

我现在每天首先学好法,发好正念,然后怀着一颗慈悲的心,神采奕奕,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上午、下午都要出去,有时晚上也出去,只要出去就有收获,就会有人得救。每天想的都是到哪儿讲真相,怎么讲效果更好。很少想自己了,因为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有时也会有安逸心,我就用师父的法消除它,告诉自己要“逆流而上”[3],决不能顺着它。只要是不符合大法的念头,我就正告它,这不是我 ,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最近两年,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超市、医院、公交站讲真相,感觉非常充实和幸福。我们小区的人总是说我,你怎么天天都往外面跑,我心里告诉他我在家待不住啊。我身负救人的使命啊!

现在的每刻都很关键、很珍贵,我们不懈怠,更加努力精進,才能修好自己,不负师恩,不负众生的期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