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时刻正念足 师尊加持两重天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修炼至今已经二十二年了,在修炼的路途中尽管道路坎坷,但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自己还是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一、身体人格两重天

得法前我是一个要强的上班族,是职工医院护士,工作上争强好胜,因此成了药篓子,心脏病、肝脏病、肾脏病多种疾病缠身,身体很不好。经过同事介绍请回了宝书《转法轮》。当看完一遍之后,全身像通电一样振奋不已,如获至宝。每天早上炼完功上班,晚上下班吃完饭,做完家务,就抱着《转法轮》如饥似渴的读起来,再好看的电视我都不想看。

学大法不久,我全身的疾病师父都给我治好了,业力消除了,我觉的一身轻。得法前上楼梯都累,打扫卫生拖一间办公室都是大汗淋漓,累极了。学法后,我走路生风,精力充沛,在单位一个人兼两个人的工作也不觉的累,年终评先進时我总是谦让,同事都说我学了法轮功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在单位里是领导同事一致公认的好人,年年先進推都推不掉。涨工资也不去争,我变的越来越善。这就是法轮大法造就的我,从此我找到了生命的真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和光明。

二、讲真相救人两重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恶首江魔发起的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使众多无辜民众被邪党的造假谎言蒙骗,仇视大法和大法学员。大法师父慈悲为了挽救这些因谎言毒害的生命,叫弟子们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

(一)国保队长:我们交个朋友吧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下午,我休息在家正在看书,突然当地公安分局六一零系统派出所街办七、八个人闯入我家,到处翻箱倒柜找大法书籍及大法真相资料,为首的说把大法书籍交出来。我说没有,有也不给你们,自己需要学习,凭啥给你们。他们抢到大法书说,你不是说没有吗,哪来的?不弄里進去待几天,你不老实。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为首的说办公室在二楼,上去吧。他走在后面看着,我心里想,我又没有犯法,没有做坏事,修炼大法要求自己做好人,没有错,大不了就是一死,转过背,我就昂首挺胸上了二楼办公室。

進了办公室,国保大队长示意我在她对面坐下,然后转过身来向指导员了解了关于我的一些情况。指导员说家庭情况不错的,爱人单位也不错,工作单位也挺好。上次她去北京上访时,单位领导说,好像要把她当作单位领导三梯队培养。然后国保大队长让我谈一下对法轮功的认识,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给她讲了什么时候炼的功,以前身体如何不好,炼了功后有哪些好处,如何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做好人。她说共产党不让炼,你炼就是违法;跟共产党对着干有什么好处?我说我只知道炼了法轮功身体都非常好,原来的病都没了。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事情处处考虑别人,先人后己,无私无我,在利益面前我不去争不去斗,多为社会做贡献,如果这样都错了,那医院都不应该存在了。队长笑了说:我怎么看你和别的法轮功不一样?你怎么就不怕?我说我炼功做好人,不嫖不赌不偷不抢,使道德回升。假如说人人都炼法轮功,要求自己做好人,社会就稳定了,哪有这么多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她点点头,笑了笑说,我看你这个人很不错,你回去吧;可能家里人等急了。我们交个朋友吧,以后有什么事情找我,我保你。我笑了笑说谢谢你。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与加持下,我就顺利的回家了。

(二)派出所领导:以后有机会我去找你教我炼法轮功

还有一次,我与四位同修大姐在公园讲真相救人。我带上家人和自己的身份证出去办事,办事后家人回去了。我们正在公园凉亭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突然出现四、五个警察,把我们装有真相资料的挎包抢走,并把我们几位同修推上了警车。为首的坐在前面副驾上。我们不断的发着正念,跟他们讲真相。我说不要迫害法轮功,我们在救人,在做大善事。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来早与来迟。你看你们的顶头上司周永康,想当年多狂,一手遮天、不可一世,他当初迫害善良人时,做梦都想不到,他今天会成为阶下囚。你们可不要步他的后尘,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到了派出所,我们在椅子上坐下,他们把包里的资料倒出来,分别点数并做记录,还叫我去做笔录。我拒绝签字。几位年轻警察楼上楼下的跑,说要打电话给当地政府。我们发正念让他们打不通。

在做笔录时,我给一位年轻警察用化名做了三退,并不断的求师父加持弟子。心想,我们还有这么多的众生没有得救,弟子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家人为我们承受的太多了,我们不能让他们为我们担心,我要回家。我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把我身上带的讲真相的语音手机交给一个同修,说:带回去,他们好像针对我来的,不能让他们把手机收去了。同修大姐说,要走,我们一起回家,你没事的。上完厕所回到一楼,心想怎么不见他们的领导呢?这几个警察都听了我们讲真相,只剩他们当官的了。快到九点了,我们几位同修心里都有些怕家人担心,不断的要求他们放人,我们要回家。一个警察说:我们没有打你们吧!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你们没有打人,我们不会冤枉好人的,你放心吧。

不一会儿,一位当官模样的人背着双手从大门進来,问你们是干啥的?为什么在这里?三位同修大姐没有吱声,我起身回答说:我们几位是炼法轮功的,他说:哦,你们怎么不吱声呢?你们应该向她(指我)学习。这样吧,这么晚了,你们回去吧。我说我们遇到好人了,我站起身,正想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你们走吧,以后有机会我去找你教我炼法轮功。我说好。

我们走出派出所,打三个车回家了。在车上我给司机退了红领巾。司机说小时候家里成份不好,没有入党团,只戴了个红领巾。回家后,方才想起家人的身份证忘了要回来,怎么办呢?今后办事没有身份证不行啊。当晚我就求师父把我和家人的身份证搬回来吧,第二天正想去要身份证,拿上挎包,拉起拉链,放钥匙,把我惊呆了,三张身份证都在包里。我激动的连声谢谢师父,跑到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敬了一炷香,感激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三)正念清除干扰

再有一次,一个夏日的中午,我一个人出去讲真相救人。到菜市场买了一块豆腐,一份凉粉,正往家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迎面走过来,我笑着上前打招呼,紧接着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他抓住我的手说:你还敢给我宣传法轮功,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专管你们这些法轮功的。说着,一只手拽着我的胳膊,一只手掏出手机打电话让他的同事来。我发正念手机打不通,结果真的没有打通,他架着我的胳膊边走边说跟我到派出所去。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说:我不去,那种地方不是我们这些好人待的地方。我见他没有放我的意思,脑子里闪出师父的《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去派出所跟你的同事讲真相劝三退对吧?好,只要是救人我就跟你走一趟,讲完真相回来。他听我说完,他怔了一下,立刻把我的手松开。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我又一次平安的回到了家。

二零一九年的一个夏日,我与几位同修去一个广场讲真相。广场很大,花草树木很多,环境也好,广场上也十分热闹。我们四位同修分成两个组,两个人一个组,分别去找有缘人讲真相救人。走在广场大梯道旁,看见一年轻女子在玩手机,我上前一步请问小妹妹现在几点了?她告诉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我说谢谢你小妹妹。正准备告诉她真相,只见她抬头看我时,很不友善、眼露凶光,上下不断的打量着我。我心里闪出一念“便衣”,快速的离开。看见一位卖水果的商贩,我给那位商贩讲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了团队,我送了她一个护身符。她高兴的说谢谢。我转过背向后看去,不好,另一组的两个同修正被俩男警围住,在拍照,抢她们的挎包往地上倒真相资料呢,她们被我刚才问时间的那个女便衣举报了。

当时,我心里只有一念,不能让他们迫害同修;我们是一个整体。师父讲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得去跟他们讲真相,为同修解危,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能只顾自己,眼睁睁看着同修被绑架迫害。想到这里,我立刻返回去。距离他们不远时,那位女便衣转过身来发现了我,手指着我向她的同伙说:她们是一起的。一个警察快步走过来架着我的胳膊就走,我用力一甩说:不用你拽,我自己会走;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做坏事,迫害好人,难道你们真的要一条路走到黑吗?就不想想你们的将来吗?他把我的挎包抢过去,往地上倒资料。我的真相资料这时已经发完,还剩几个护身符。另一警察对着我,给我照相。我说你照不到,再照手机就坏了,没有用的。他们说:××党给你们发工资,你们还反党,没有了××党,哪个给你们发工资,你们喝西北风吗?我说:不是共产党给我们发工资,你不辛苦几十年挣来,它能给你发吗?共产党都是靠老百姓的税收在养活他们和他们的贪官污吏,以及养活他们那些贪官的二奶三奶的(围观群众哄堂大笑)。一个警察拉着其中一位八十岁高龄的大姐说:走,到派出所去。我说:不能去,派出所不是我们好人去的。

我们三位同修不断的发着正念,不断的求师父救弟子。这时那位当头的警察抱起地上的资料说,你们还不快走。我上前一步说:这资料都是很珍贵的救人的,你们拿回去给你们的亲朋好友看,你们也是在救他们,做善事,功德无量的。

就这样,在常人眼里那是一场不可逾越的灾难。就这样,被我们慈悲伟大的无所不能的师尊化解了,真正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啊。

三、疫情中救人两重天

师父说:“大法徒 重任担在肩 救度众生讲真相 清除毒害法无边 神路不算远”[3]。

二零二零年一月份以来,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时,我们小区限制出入,一家一户只限一个人出门买一次菜,并且要健康码、通行证。此时正是讲真相、救人的关键时刻,怎么办?每周出门取一次真相小册子,送到各住户门上,让众生先了解真相,为三退做个铺垫,这样遇到有缘人时劝三退就容易多了。

每次出去讲真相,送真相资料,我都先求师父加持弟子,让小区内安装的监控看不见我。每次师尊都保护弟子平平安安出去发完资料,平平安安的回家,风雨无阻。多年来不论严寒酷暑,邪恶疯狂打压跟踪监视,多次上门骚扰,我和同修们为救众生,从未间断过做三件事。常去的地方很多民众都认识我们,知道我们在救人,是在做大善事。有的老远看见我们就与我们打招呼。还有一次在公园里讲真相,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听了我讲真相给他三退后,他非常激动,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钱硬要塞给我,说:你们太辛苦了,这个钱你一定要拿去买点水喝,是个心意。我婉言谢绝,说:救人不要钱,只要你明白真相能得救,我们就为你高兴。要谢,你就谢大法师父吧!

回想起这二十多年来所经历的一切艰难险阻,都是师父为弟子化解、承担,我自己还有许多的执着,如:对亲情、性格急躁、做事容易走极端、易偏执,这些都是修炼的大忌,应该必须去掉的。因此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多救人。在此再次借明慧一角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们在我遇难中给予的各种帮助。

个人体会,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徒 宋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