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几件心性提升的小故事

更新: 2020年1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之前的十年,我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虽然也会与周边的朋友同事讲大法真相,劝三退,但我自己很少学法,炼功,也没有修心,却还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比常人好。

今年初,由于武汉肺炎,学习、工作、社交都停摆,我得以有长时间在家居住,加之,自己也有想认真好好修炼的愿望,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家人同修的带动下,我一点点的往回返。

一、还清房贷,去除利益心,不给中共输血

我在五年前购入了一套二手房,用的商业贷款,今年得以还清,但在还清房贷前,我产生了很强的利益心。因为大陆这边每年可以提取公积金用于还商业贷款的房屋,只要贷款没结清,每年都能从自己的账户提取公积金。于是我准备还清商业贷款时,特意留了一百多元的贷款没有还,这样我每年都能提取公积金了。我当时还觉的自己“聪明”,用一百多元,换取每年几千元公积金提取的便利,否则,还清贷款,提取公积金的渠道封闭,以后我的公积金都在银行取不出了。我还给自己找理由:“公积金的钱本来就是我的,不取出来难道留给邪党?”

其实,我心里隐隐知道自己不对,一来,修炼人不应该欠银行钱。二来,我取公积金真实目地是为改善生活,而“不留给邪党”是冠冕堂皇的外衣,所以不敢和母亲同修说这件事。但我“不死心”,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就问了父亲(常人)他的看法。我知道他平时最会“算账”“不吃亏”的,但他听了后,语气严厉的说:“为什么不还清,把钱给银行赚(他指的是这剩余一百多元贷款的利息),即使是一分钱也不给它。”我当时愣了一下,知道这是师父在借父亲的口点化我。我很惭愧,回到家立即在网上银行办理了还清贷款的手续。

二、敬师敬法,清洁书房环境

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放在我家书房书柜的最上面两层,下面三层有一格是放供果的,其它就是我和家人工作中的常人书。家中都是母亲负责给师父上香,上供果。有时母亲让我上供果,我都以“你是一家之主”为借口推辞,真实原因是我并没有意识到敬师敬法的重要,也没有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修炼。

一天,我发现放供果的那一格木板烂掉了,我问母亲,她说是供果放的时间太长,结果水果坏了,烂水果把木板泡发,变形脱皮了。我听了默默不做声,心里很惭愧。我想,水果烂了的那几天,师父肯定很伤心,邪恶在另外空间肯定也在嘲笑:“这是什么大法弟子啊!”那之后,我修复了隔板,母亲整理了大法书籍,我也把书柜里“舍不得”的常人工具书卖掉了一些。还整理出学生时期获得的一些奖状,发现上面印有邪党的语言,什么“三好学生”、“德智体美劳”“接班人”之类的,师父点化我,这些都是邪党在灌输它扭曲的价值观,它不就是意图抹去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吗?于是我整理整理把这些东西都丢掉了。

三、与母亲同修的摩擦,发现自己的私心

武汉肺炎发生之后,我就居住在父母家办公了,我自己的房子则出租。因为在家办公,增添了许多物品,我一点点把原来我卧室相连的阳台上母亲的东西清到别处,放上我的物品,母亲不是很开心。再后来,我向母亲提到把客厅或餐厅的一部份划给我做工作区,被她拒绝了。于是我心里积压了怒气,常常埋怨母亲自私,觉的“本来我的卧室阳台就是应该我用呀”、“家里客厅那么大,给我用一点都不行”。为此,我们还激烈的吵过几次。

有一天,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私心。本来我有自己的房子,为了增加收入,把自己的房子出租,住到父母家更得寸進尺的一点点占用阳台架子、客厅,没有达到目地,反而怨恨父母,这不是损公(父母)肥私(自己)嘛。还理所当然的认为向家里交了生活费就可以提要求,而且应该满足我的要求。我早已成年,就人中的理也不应该再依赖家里,更何况,我自己是有条件的,却一再挤压父母的居住环境,自私小气钻营可见一斑,我决定去掉私心。很快,那个星期里,我就在外租了一间办公室,独立办公了。

四、修去自己隐藏在“不执著圆满”背后的不坚信修炼的人心

在学法小组上,常常听老同修们谈他们如何修去“不执著圆满”的心,每当这时,我觉的自己是没有这颗心的,我从来不想圆满前人间会发生什么,圆满后会得到什么果位,还剩多少时间什么的,也不执著另外空间,或同修身上发生的神奇故事,但隐隐约约,我觉的自己背后有隐藏很深的人心,我决定好好挖一挖。

在找人心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所谓“不执著圆满”而放松自己到“圆满、不圆满”好像都无所谓的心态——这是我之前无法重视个人修炼的一大障碍;再往深找,好像自己对“正法是否必成”也是无所谓的心态,而这种心态其实就是“怀疑”,对助师正法的不坚信——这是我在讲真相方面提不起劲,放松做三件事的深层执著,也是大忌。面对自己这样一颗不纯的心感到很难堪,但我要修去人心,增添正念正信。通过学法,自己的心态摆正了很多。

五、修去自己隐藏在“不想去海外”背后的三重人心

母亲同修一直都很想去海外,羡慕海外宽松的环境,可以自由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我却从小都“不想去海外”。但最近听说,有一位认识的青年同修“政治避难”申请留在美国后,我心态波动很大,以致让我从新审视自己“不想去海外”这个光鲜理由背后是否隐藏了一些人心执著。

第一层人心:我入职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美国艺术设计类公司在华的办事处,几位合伙人老板是华裔,在美国艺术界有一定声誉的。那几年,我听了很多他们讲述美国当地的文化、艺术、生活的故事,脑袋中满满的憧憬。而随着自己经济、专业的积累,让我有了一颗很隐晦又很强烈的心——希望再积累几年,通过自己的“实力”移民。所以周围人问到移民的问题,我答道“不想去海外”,其实是正话反说,隐藏下自己,希望以后给周围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内心是非常的虚荣了。

第二层人心:随着武汉肺炎爆发,中美关系紧张,移民政策收紧,加之我的事业和收入進入低谷,“以自己努力移民”似乎无法实现了。这时,听到那位青年同修留在美国,而我不会以“政治避难”的身份去达成“移民”,这一点我很坚定。心里巨大的落差,还有以往对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具现代气息,文化包容,自由生活的美好幻想的落空。那一个月,心里非常焦躁。母亲仍然会问我去美国的事情,我反感的说“不想去海外”,真实原因是我去不了了。

第三层人心:当我发觉上面两层人心后,意识到自己思想很不对了,要去掉执著心。破掉自己多少年来对“上层社会”、“发达国家”的自我幻想,这是求名的心、虚荣心;破掉自己得知那位青年同修移民后心里的焦虑,这是妒嫉;破掉事事善于隐藏自己真实想法、自我保护,这是虚伪、不诚实;破掉对于自己财产的执著、这是利益心;安定自己的心,在大陆踏实修炼,做好三件事。

我想,假设这场迫害发生在海外,海外的弟子会怎么做呢?假设把大陆弟子和海外弟子互换,海外弟子在大陆会怎么做呢?我想海外大法弟子一定也会做的很好,与大陆弟子没有差别。只是当初下世,许的愿不同,安排不同罢了。我却还执著于人中地理位置的优劣,执著人中的宽松环境氛围,很不应该了。我把这个心得与母亲同修交流后,她这方面的心也淡了很多。这时我“不想去海外”是真的不想去海外了。

简单一句“不想去海外”,背后却有我这三重不同的心态和执著,不深究,外人也发现不了什么不对劲的。以后,我也会如此,面对自己深层执著,踏实朴实的修正自己。

以上就是我最近经历心性提升的小故事,交流给大家,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