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胆小怯懦到正念强大

更新: 2021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怕心极重。修炼后,怕心也没彻底的修下去,一直被掩盖着。我没有真正的向内找,有时用人的狡猾心理蒙混过关,致使关难越来越大。我整天忙于做事,不注重修自己,学人不学法,用做事心来掩盖怕心,遇事不用法来对照,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一八年十月,我在与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了,后被非法判刑两年。这个教训令我痛悔不已。通过深刻的反思,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怕心。下面就自己在黑窝里如何去掉怕心,从胆小怯懦到正念强大的修炼过程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怕心重,怯懦走错路

我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一進大门,我就被恐惧笼罩着。只见入监号的房门两侧各站一个人,脸色黑黄,手里握着杯口粗的木棒,面无表情的样子,就象阎王殿前的小鬼一般。走廊里灯光幽暗,好似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真是怕啥来啥。走進监号,我立刻被“如狼似虎”的犯人们围住。有几个很凶恶的犯人,不怀好意的问了几个她们想知道的问题,然后话锋一转,用威胁的语气说了一大堆“不可以”,一大堆“必须”,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什么也没记住。

第二天一早,一个诈骗犯就命令我用手掏厕所,她看出了我不情愿,就霸道的说,“新人”来了,都得干这个,又阴阳怪气的说了很多刺耳的话来威胁我,我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听惯了表扬和夸奖的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脸上象被巴掌打过一样,热辣难耐,觉的别人都在用奇异的目光盯着我、嘲笑我,其实,这都是人心,还没去掉的执著。

那时我底气不足,没有想起大法,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没有想到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操控。我有怕被群殴,怕这怕那等负面思维,没有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来对待,完全是人心,更想不起反迫害。我只能忍着奇耻大辱,怯懦的顺从了邪恶的安排。

干了几天之后,我忽然想起一句话:韩信受辱于胯下。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悟道。师父说:“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1]我笑了,我一下子挺直了腰板,心想:韩信一个常人都能坦然面对胯下之辱,我还不如一个常人吗?所有委屈和不平瞬间释怀了。

另外空间的邪恶看见我悟到了法理,又来使坏,这次花招升级了。每天坐板时,四、五个诈骗犯轮番用语言羞辱我,而且不管谁做错了事,都把过错赖在我身上,借机攻击我。她们除了没打我之外,想尽各种办法对我進行精神折磨。

二十多天后,胆小懦弱、承受力差、不能吃苦的我承受不住了,被强大的心理压力打垮了。不思饮食,即使勉强咽下几口窝头,也是就着苦涩的泪水。整天昏昏欲睡,清醒的时候心都碎了,头痛欲裂,左耳听力下降,严重健忘,正念跑的无影无踪,经常在被窝里抹着眼泪。我一次又一次的向师尊诉苦:弟子受不了了,我要快点回家,离开这些人渣。

我当时的状态根本想不到相信师尊、相信大法、正念闯关,更想不到利用那个邪恶、复杂的环境去掉纷繁的人心。只恨自己不能肋生双翅飞离黑窝。只想用人的办法:妥协、回家。其实,这正是邪恶对我進行精神折磨的目地。怕心、怯懦,导致我意志薄弱,正念不足,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深深的痛悔!真是对不起师父啊!

二、心中有法,迷途知返

在我走错了路,心力交瘁、孤独无助时,同修们使我增强了正念,慢慢的我走出了泥潭,回归正道。

一位老同修,多次在放风时苦口婆心的劝我:“不要撒开师尊的手,师尊在等你啊!”善良、坚定的小同修,每天都拉着我的手,不断的帮助我坚定正念,眼含热泪的给我背诵《洪吟》,一首一首的背呀、背呀,非常用心的用大法那无边的法理启发着我的正念。

一天,当背到师父说:“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2],那久违的誓约一下子打進了我生命的深处,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是呀,这才是我勇于放下神的光环来到这十恶毒世的初衷啊!我怎么能在这里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向邪恶保证什么呢?!我怕什么呢?!

师父的法点醒了我,我猛醒了,眼里饱含着感激的泪水,心里充盈着无限的感恩。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良苦用心!我在心里大声疾呼:“师尊,弟子错了!弟子马上改正。弟子跟您回家!”

经过和同修交流切磋,我识破了邪恶烂鬼的险恶用心:它们的目地就想毁掉我。我坚决不配合它们。在法院一审开庭时,我放下了怕心,堂堂正正的当众否定了“悔过书”,并理直气壮的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那一瞬间,我觉的自己卸掉了沉重的包袱,压在心上的巨石掉了下来,我顿时感到无比的轻松和快乐!觉的自己就象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得到了原谅,心里无比的温暖,我又回到师尊身边了。我那个高兴啊!

三、庭审中,充实正念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法院对我们非法开庭。那天的场面激动人心,从早上八点一直开到晚上九点多,那强大的正念之场鼓舞着在场的同修们,更令我们信心倍增,更加信师信法。我们清楚的知道,这是师尊的加持,同修们整体配合的结果。

我们七位当事同修个个面带微笑、腰直颈正的稳步走入法庭,人人不惧邪恶。我们配合律师的提问,适时的讲述大法真相。律师为我们進行了有理有据的辩护,辩辞充分、铿锵有力,审判长频频点头,让公诉人理屈词穷,只好几次要求休息,最后公诉人心脏病都犯了,审判长只好宣布短暂休庭。我们知道是邪恶烂鬼撑不住了。

庭审最后,每个当事人做总结发言时,我们都发出了共同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无罪,修炼无罪,我们无罪,我们要求无条件当庭释放。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位律师做总结发言时,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段话:“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不容侵犯。可是全国各地有多少这样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仅仅因为自己的信仰,正在被那些所谓保护他们的警察常年骚扰着。他们(被迫害中)失去公职、失去住房、失去财富、失去家庭、失去事业、失去应该属于他们的一切,乃至生命,甚至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相信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听了这段发人深省的话一定会有所触动。希望他们能锁紧良知,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更希望公检法中的好人在大难中平安!

四、背法后,增加勇气和正念

由于怕心放下了,深感与怕心相连的形形色色的人心少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欲望淡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执著少了很多。特别是开庭以后,通过律师之口,我对法律条文有了一定的了解,掌握了一些反迫害的法律知识,知道如何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了。心路变宽了,胆量增大了。但是我的妒嫉心、争斗心还是挺强。

被劫持入狱那天,我刚進监室,包夹就命令我按照她们的要求码坐。小凳子又矮又小,高难的坐姿就是恶毒的体罚,难受的滋味用不了几分钟,我就体验的非常充份。

入监以前,我的腰就疼的厉害,连一脸盆水都端不了。没过几分钟,我就坚持不住了,包夹立刻辱骂我,嘲讽我,那话污秽不堪,尖酸刻薄。我听师尊的话,守住心性,不气、不怨、不恨,语气平和的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听。我就发正念,清理包夹身后操控她们的邪恶生命。

我不断背诵师尊的法。包夹骂我时,我就背诵《必然》、《报应》、《苦其心志》。包夹打我时,我就背诵《善恶已明》、《秋风凉》。身体撑不住时,我就背诵《心自明》、《正念正行》、《登泰山》、《大觉》和《无存》。怕心上来时,我就背诵《怕啥》、《威德》、《师徒恩》。迷茫、无助时,我就背诵《别哀》、《谁识》、《坚定》、《见真性》等。想家、想儿子时,我就背诵《断》、《痴》、《大舞台》、《戏一台》。

还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师父说的:“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 “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还不断的背诵《精進要旨》中的〈位置〉、〈境界〉、〈真修〉、〈何为忍〉等。

我除了背法之外,还不断的求师尊保护我。我紧紧的攥着拳头,咬着牙挺着、忍着,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多。我感到累极了、渴极了、饿极了,实在撑不住了,手都哆嗦了,觉的自己都快不行了。这时,我忽然想起师尊的嘱咐:“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4]于是,我大胆的站起来,告诉包夹,我饿了。

早晨三、四点钟,就把我们叫起来码坐,还不让闭眼,再累也得保持坐姿。她们就想用疲劳战术击垮我们,迫使我们向她们妥协,企图达到“转化”我们的目地。

早饭后,强迫我们看诋毁法轮功的碟片,企图诱导我们邪悟,我们否定了她的提问,她恼羞成怒,强制继续码坐,不许休息。我虽然反感她们的言行,但是不敢反抗,怕招来更严重的迫害。

快到中午时,瘦骨嶙峋的我感觉臀部挨着凳子的地方,好象被刀刮皮一样疼,而且腰痛欲断,整个人就要瘫倒了。法也背不下去了,思想业和负面思维一看我承受不住了,不失时机的蹿了上来,用各种不好的念头疯狂的干扰我,心烦意乱的我认为自己真的不行,真的没有刚劲,真的不是那块料。认为关太大了,过不去了,放弃吧(其实当时就是放不下生死,逃避过关)。就这样,我又妥协了。

我心想这下完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向邪恶妥协,再也没有希望了!这还修啥呀!一到关键时刻就挺不住,一到关口就退缩,完了!完了!果然,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梦。

梦中,我在荒郊野外疲于奔命,不知道什么东西紧追不舍,要取我性命。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啊跑啊,最后实在跑不动了,重重的摔倒在荒野上。虽然又累又饿,可是我不敢停留啊,艰难的爬起来。可是就在我正想跑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的景象好可怕:天空黑云翻滚,就象《西游记》里妖精来了的场景,远方一片黑暗,周围幽暗恐怖,凄风苦雨。我又仓皇而逃,可是我越跑越没路,越逃越惶恐,我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一边大喊着:“师尊救我!”一边跌跌撞撞的跑着。慌乱中,我被烂草绊倒了,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我趴在地上绝望的大哭,意识中知道自己是因为做错了什么大事,才落到如此可怕的境地,冥冥中感到自己犯了大错,只能永远在那里受苦了,再无去处。想到自己可怕的处境,我无比的难过,顿足捶胸的嚎啕大哭,那痛悔的心情无以言表。我撕扯着自己,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嚎着,不住的给师尊磕头,诚心诚意的向师尊认错,恳请师尊再原谅自己一次,恳求师尊再给自己一次改过的机会。可是师尊始终没有出现。我仰望天空,双手合十,恳求师尊现身,可是我依然没有看见师尊。我在原地转圈,四处寻找师尊,没有啊!怎么找都没有啊!我绝望到了极点!眼泪扑簌簌的流啊流啊……

醒来后,我的脸上还挂着泪水,枕头被打湿了一片。那天一整天,我都心情沉重,一直想着梦中的场景,那么真切、那么可怕!我心里嘀咕:难道师尊真的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了?不会,师尊无量慈悲,无比珍惜每一个弟子,不会嫌弃我的。那么师尊为什么不出现呢?想着想着,我忽然想明白了:师尊肯定不会放弃我,一定想救我。但是我得马上行动起来——否定“转化”,回到师尊指引的修炼路上,邪恶就不敢管我了,师尊就能保护我了。

可是,我一想否定“转化”,负面思维和怕心马上就来了。我就背法抵制它们,对着恶徒发正念,并请求师尊加持、保护。可是还是害怕,怕進小号,怕被酷刑。一想表态不转化可能面临的后果,心就收紧了,手都哆嗦了,嘴也张不开了。自己就在人和神之间矛盾着、挣扎着、抉择着、真我和假我对峙着。我想,另外空间里一定是一场正邪大战,我强令自己不能退缩,勇敢出击。我竭尽全力的背诵我能背下来的所有法,反复背诵《论语》、《师徒恩》、《怕啥》和《心自明》,排除杂念,准备了三天。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正好是星期天,组长发笔写周记,组长怕我不会写,还给了我一个写好的样子,让我照着写。我假装写周记,就把“严正声明”写完了。下午,我向组长交本前,心又狂跳不止,我马上背《怕啥》,坚定正念,我努力镇静稳住自己,用师尊的话鼓励着自己:“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5]“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6]“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7]。

想到梦中自己身处那悲惨的境地,那不就是自己无视师尊的忠告,选择转化、选择做人的结局吗?我必须听师尊的话,不能再放纵假我胡来了。我反复背诵《无存》、《只为这一回》、《无阻》、《梅》、《预》、《见真性》等等来加强自己的正念,抵挡邪恶。渐渐的,我觉的不太怕了。我就把本子递给组长,她笑眯眯的接过去,一看内容,立刻变脸了,凶恶的奔我来了。包夹一看组长怒了,呼啦一下包围了我,七手八脚的把我按在那里,摆成一个蹲马步的姿势,那滋味比挨打还难受。恶人们疯狂的骂我打我。又过了很长时间,恶人们看出我真撑不住了,就让我去厕所了,可是我一到蹲位,就昏倒了。

狱警把我送進了狱内医院,一检查血压,190。从此以后,天天逼我吃药。我开始不敢反抗,吃了几次药,后来悟到不能配合包夹们作恶,我就拒医拒药。组长无奈,就把我带到警察办公室。一路上我有点发怵,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样的警察。警察劝我吃药,见我执意不肯,也就不了了之了。我告诉警察修炼人是好人,我修炼法轮功不犯法,我没犯罪,我不转化。警察看我很坚定,也没再逼我。

从那以后,每个周日组长还是逼我们写这写那,我们都不写,恶人们就谤师谤法。我想恶人们是最可怜的,她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不能让她们在无知中造业,得制止她们。于是我在星期天抓住了一个机会震慑了邪恶。

那天又让写材料,我和小同修坚决拒写,所有的包夹都骂我们,我躺在床上不动心,闭目背法。上完厕所回来,一个犯人还肆无忌惮的接着骂我,我制止她不许骂我,我提醒她:我们是好人,不是犯人,你们才是真正的犯人,你没有权力骂好人,你们骂好人犯法。她还骂我,我义正词严的警告她:“如果你再骂我,我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诉你。”她立刻就软了下来。从那以后,恶人们收敛了许多。

又过了一段时间,疫情减轻了,上级领导又要来检查工作,大队长让犯人们背会三十八条迎检。我们不背不念,恶人们抢走了我们的坐垫,还罚我们站了一天。晚上我疲惫的躺在床上,心里盘算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才能破除邪恶的迫害。我决定主动出击要回坐垫,可是组长不给,我就又做了一个新垫,包夹又来抢新垫,我理直气壮的喝令她不许抢我东西。组长大喊大叫,说我们不服从管理就是抗改,就得另眼相看,分别对待,我威严的告诉她们:“大法弟子進监狱是被迫害的。我们是好人,我们没犯法,你们迫害我们,你们在犯法。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迫害我自己!”小同修和我默契配合,组长看她们整不了我们,就自己找个理由把坐垫还给了我们。

这样的交锋发生过几次,都在师尊的加持下有惊无险的过了关,同时也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我们的正念越来越足,邪恶的嚣张气焰越来越小。包夹脸上有了笑容,说话也和气多了,多数人都在向大法弟子示好。经过一年的魔炼,我的怕心已经很小了,正念很强了,不惧邪恶操控的恶人了。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这篇文章我是流着泪写完的,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我会在余下的修炼路上奋起直追,精進不怠。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